《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59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永立把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杨宗何也是有些怀疑了,但是看当时魏松和何云早的表现,又感觉不大像,也许他们的行为真是群众举报,而不是魏松在其中搞的鬼呢?
  一时之间不好判断,但是孙永立却是不禁怀疑起来了,县里面查处干部赌博,虽然是叶平宇的主意,但是魏中江会不会故意借这个机会来整治他的人?
  梁争远走出来之后就看见了杨宗何,一看见杨宗何,他不禁拉下了脸道:“你们一起聚众赌博,居然还打人,你说你还像个领导干部吗?”
  杨宗何看到梁争远也生气了,连忙解释道:“梁书记,我不是故意的,当时相互推搡了几下,一不小心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您我说可能会故意打何主任不?绝对不可能啊!”
  “这个先不说,我问你们几个人一起赌博的?”梁争远就是问起他赌博的事,这件事逼得他不得不处理了,否则没法向何云早等纪检干部交代,也没法向叶平宇交代。
  “梁书记,我们哪有赌什么博啊,只不过是吃饭之余打个扑克,根本没有赌博的事,一定是要有人故意在栽赃我们,说我们在赌博,害得何主任急匆匆地赶去出了这事。”杨宗何开始推脱责任了。
  看到他不承认赌博的事,梁争远不愿意与他多浪费口舌,说道:“这个将来自然会调查,我希望你们能主动承认错误,这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说完这话,梁争远就离开了县医院,在他走了之后,杨宗何急忙给高洪等几个人打电话,让他们统一口径,就说只是打扑克,没有赌博,只要没有赌博,县里拿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第二天,副县长何云伟知道自己胞弟被打,便急忙去医院看望,一看没什么大问题,放了一下心,但一听到事情的原委,那就怒了,这杨宗何胆大包天,居然敢打他的弟弟,如果就此放过,他们何家的脸往哪放?他们何家虽然不算什么豪门大族,但是在广清县也有一定的实力,否则以他的脾气,魏中江早就想办法收拾他了,现在自己的弟弟让人给打了,这笔帐必须得算!
  何云伟看望完何云早,便气冲冲地来到了县委大院,他本来是想去找梁争远的,看一看梁争远是什么态度,如果梁争远态度暧昧,他就直接去找叶平宇,让叶平宇给作主。
  但是一到县纪委发现梁争远没在,想了一想,觉得梁争远就是一个滑头,未必能为自己的弟弟作主,不如直接去找叶平宇吧。
  一念之下,何云伟就直接来到了叶平宇的办公室,一敲开门就发现梁争远也在叶平宇的办公室,原来是梁争远过来向叶平宇汇报这件事的,这件事非常重大,如果他不及时汇报的话,别人也会告诉叶平宇,他先来汇报是有利于他的。

  一看到何云伟来到,叶平宇便知他来的用意,没有让梁争远回避,就让他走了进来。
  一走进叶平宇的办公室,付云伟便大声地说道:“梁书记也在,倒是不用我专门去找了,我要为我弟弟付云早讨个公道。”
  付云伟的话说得比较直接,叶平宇让他坐下,付云伟看了梁争远一眼就坐下了。
  “云伟县长,你是为付云早的事情来的吧?”叶平宇在付云伟坐下之后向其问道。
  付云伟道:“没错,付云早去查处杨宗何赌博,杨宗何却是把人给打了,这还像话吗?叶书记你刚刚提出要整治干部赌博风,杨宗何敢逆风而上,如果不重重地处理,县委的威信何在?”

  梁争远听了他的话,坐在一旁没有说话,他正在与叶平宇商议这事,自己的手下被人打了,现在汇报给叶平宇,听一听叶平宇是什么意见。
  叶平宇看了付云伟一眼,想了一想说道:“这个事情县委会严肃处理,云伟县长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现在正在与梁书记商量这事,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付云伟看到叶平宇和梁争远正在商议这个事情,心里的火消了一些,说道:“杨宗何动手打人,而且还聚众赌博,这样的干部如果不重重处理,以后没人会把党纪国法当回事了,请叶书记严肃处理这事,还付云早一个公道。”
  听了付云伟的话,叶平宇点头道:“这件事的性质很严重,我和梁书记商议一下,召开一次紧急会议来研究这个事情,云伟县长到时候你也可以发表一下意见。”
  听到叶平宇有这样的决定,付云伟就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看到叶平宇和梁争远两人正在商量事情,说了一会话就走了出去。
  在他走出去之后,叶平宇对梁争远道:“你亲自去调查一下这个事情的原委,下午我们召开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大会,共同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看到叶平宇要召开全县县处级以上干部大会来商量这个问题,梁争远就感到叶平宇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对杨宗何会如何处理,处理到何种程度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而至于对高洪等人的处理也不在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梁争远离开叶平宇的办公室之后,便通知杨宗何等人到县纪委接受调查,由于是他本人亲自发话,就是高洪也不敢不来,原本以为这件事会不了了之的高洪在得知杨宗何打了何云早之后就感到事情闹大了,他也是没想到杨宗何会打了何云早,这一打性质就转变了,虽然定下了攻守同盟说当时没有赌博,但是谁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情况?
  高洪和国地税的副局长三人一起来到了县纪委,杨宗何也是情绪很沮丧地到了这里,他现在想着向何云早道歉能减轻一下对他的处罚,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他的命运左右在形势的发展上,就看下一步局势会如何发展了。
  梁争远把他们四个人叫过来,就询问他们有关赌博的事,现在四人一齐向梁争远说明,他们当时不是赌博只是扑克娱乐,付云早当时误解了他们,所以才产生了冲突。
  而高洪则是说明当时有人打电话给他,说有案子,才急急忙忙地离开了酒店,并不是想逃避调查。
  四个人这样一说,梁争远就感觉他们是在对抗调查了,付云早明明看到桌子上有钱,怎么说不是赌博呢?
  看着四个人统一口径的样子,梁争远没有办法,只好将魏松给叫过来,让他来证明他们四人当时是赌博了,魏松本来还想做好人,不愿意将情况说出来,虽然这里面有着魏中江的吩咐,但是,他也不想以后难做人啊!
  犹豫了半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证明不了杨宗何等人是在赌博,案子就没法查下去,人也不好处理,整个事情就得翻转,何云早的被打就变成何云早无理取闹,然后杨宗何一时激愤就把何云早打了的意外事件。
  这个结果不但何云早本人无法接受,就是叶平宇那里也没法交差,显得他这个纪委书记太无能了。
  梁争远给魏中江打了个电话,要求他给魏松去个电话,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出来作证,否则事情就比较难办,问题将更加严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