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6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9 21:41:00
  更新----------------------
  猫王突然伸了个懒腰,“喵呜”了一声,我悚然一惊:怎的猫王对此人无动于衷?!
  再一看那人的身量,我蓦然醒悟,惊喜道:“你是……明瑶!?”
  “呵!”那人冷笑一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都住到家里了,还假模假样的去找我,什么东西!?”
  这声音不是明瑶的还能是谁的?!
  可是她怎么说这种话?
  “她,是,是人么?”何卫红又问了一句。

  “是鬼!”明瑶猛地把面纱掀开,一张脸满是疤痕,竟比从前更可怖,何卫红“啊”的一声惊呼,明瑶冷冷一笑,把面纱重新遮上。
  “明瑶,我——”我刚一开口,明瑶便厉声道:“闭嘴!真是恶心,以后不许你再叫那两个字!”
  说罢,明瑶一转身,就跑了出去。
  我如遭五雷轰顶,这,这是怎么说的?
  呆了片刻,我急忙追出门去,只见夜色中,明瑶跑的极快,几个闪掠,已从过道口转过。
  “明瑶!”我大喊一声,飞身便追。可是刚掠出去一步,身前便多了道影子,迎面拦住了我:“你干什么去?!”

  听得声音熟悉,我不禁止住脚步一看,竟是娘。
  “娘,您,您也醒了?”我焦急无状,道:“我,我有急事,您先回去睡吧,我很快就回来。”
  说着,我又要走,娘厉声道:“你敢!?”
  “娘!我真有急事!”
  “急事?去追姓蒋的那个妮子?!”

  我怔了怔:“您都听见了?”
  “哼!”娘冷冷道:“我又不是聋子!她来咱们家做什么?”
  日期:2016-03-29 21:42:00
  我道:“是我先去找她的,没有见着她,我就回来了,没想到她跟了来。”

  “大半夜的,一个姑娘家,跑到外村别人家里找男人,真是不知羞耻!”娘啐了一口,道:“你给我回去睡觉!不准再去找她!”
  我气急的语塞难言,眼见何卫红走了出来张望,大门楼的电灯也给开了,我这才注意到,何卫红就只穿了一身暗红色的秋衣,踢了双拖鞋,脚上没穿袜子,小腿还露了一截,头发松散,正是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明瑶为什么那么生气,为什么说那种话了!
  我气急败坏的指着何卫红,道:“她一个姑娘家,穿成这样就出来,这才是不知羞耻!”
  “闭嘴!”娘怒道:“那是我给她的衣服,正儿八经的人才穿成这样!”
  娘说的话,我不敢反驳,但是我情知误会已经造成,而且是极深的误会,心中对何卫红愤恨至极!
  何卫红眼圈通红,眼泪只在眼眶中打转,几欲落下,只听她道:“陈弘道,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我根本就不想和她说话,把头一扭,默然无言!
  “你什么态度!?”娘叱责我道:“就你这样的性子,讨不了喜!”

  讨不了喜就讨不了喜,我本就不愿意讨她的喜!我唯一想讨喜的人,也不理会我的喜了!
  日期:2016-03-29 21:42:00
  “道儿,回来吧!”叔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横了娘一眼,道:“你去我那屋里睡会儿,明早还得起来赶路,离家呐!”
  叔父故意把“离家”儿子说的极重,我审时度势,情知此时此刻再去追明瑶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权宜之下,只能是跟叔父走了。
  “娘,我回去睡了。”我低声的说了一句:“您也早点回去休息。”
  “站住!”娘不等我走,便恨恨道:“我睡不着了!我还有话要说!”
  “大嫂,您还是省省力气吧。”叔父道:“您睡了大半夜了,睡不着情有可原,可道儿还没沾床呐!再有个把时辰,我们就得赶路,您这当娘的也得体谅体谅儿子吧,啊?”
  说罢,叔父拉着我就走。
  娘在后面跺脚道:“陈汉琪,你天天在我们母子之间搬弄是非!我算是白白的给你生了个儿子!”
  “哎呀嫂子,可不敢这么说!”叔父回头严肃道:“叫人家听见,了以为咱叔嫂俩咋着了似的。”
  “你——”娘气的脸色都变了。
  叔父已拉着我扬长而去。
  我从何卫红身边经过的时候,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何卫红吓得缩了缩身子,嚅嗫着嘴唇,只不敢说话。
  走过去片刻,我听见娘在身后说道:“好闺女,走吧,回去睡觉。”
  我心中莫名的一阵凄苦,实在不知道娘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自己儿子真正喜欢的人,她坚决阻绝,自己儿子不喜欢的人,她却一意拉拢,这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难道真是像叔父说的那样,她仇恨两情相悦的人?
  日期:2016-03-29 21:43:00
  到了叔父的屋里,叔父关上屋门,瞥了我一眼,说:“道儿啊,你也是够毒的啊。”
  “啊?”我被叔父这句话弄得摸不着头脑:“我,我怎么毒了?”
  “我瞧出来了,那个何卫红对你痴迷的很啊。”叔父道:“你就算是瞧不上她,也不该对她恶语相向,你没瞅见,她都哭了!就那样,你走过去的时候,还瞪人家一眼?”
  我忿忿道:“如果不是她,明瑶又怎么会误会我?现在可倒好了,明瑶肯定是以为我和这个何卫红怎么怎么着了!以后我和明瑶还怎么办?”
  “这一晚上的热闹可是有够瞧的。”叔父道:“我先是听见你出去了,后来又听见你回来了,然后又听见你喊明瑶那妮子,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也睡不着了,看叔父也精神,索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叔父听了,道:“这事儿也巧的很啊,误打误撞都撞枪口上了。不过明瑶那妮子也够怪的,有啥事儿非憋着不见你?”
  我道:“我原本是以为阿罗他们在捣鬼,现在看来是我误会阿罗他们了,明瑶没事。可是现在倒好,没事儿变成有事儿了,明瑶必定恼死我了,她走时候说的话,唉……”

  想到明瑶决绝的语气,我便忍不住哀怨。
  叔父沉吟了片刻,忽然狐疑道:“照你那么说,明瑶一直跟着你,你都不知道?”
  “嗯。”我随口应了一声。
  “那就不对劲儿了。”叔父道:“蒋赫地有几斤几两重我清楚的很,他的御灵术一流,别的本事撑死算三流,他养出来的女儿能有多厉害?不要说你现在的功力比之从前提升了许多,就算是从前,那妮子跟着你,你也不会发现不了啊。”

  叔父这么一说,我也起了疑:“是啊,明瑶的本事原来就不如我,现在更不用说,她如果一直跟着我,我怎么会不知道?”
  叔父道:“她跟着你,你发现不了,只有一个说法,那就是她的本事也提升了许多,现在已不在你之下!”
  日期:2016-03-29 21:43:00
  我吃了一惊,沉默了片刻,迟疑道:“难道,蒋家所谓的大喜事,就是这个?”
  叔父道:“那还能是别的啥?”
  我想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别的我哪里知道。”
  叔父“嗯”了一声,道:“可惜你们俩这误会可就深了!你想想,何卫红住在咱们家里,大半夜的还跟你在一块,那一身衣裳,啧啧……”
  叔父这么一说,我愈发觉得绝望,又想起明瑶脸上的疤痕比从前更甚,心中更多了层隐忧,难道明瑶是在练什么功除了差错,所以才闭门不出,躲着不见我?不禁道:“大,要不我再去蒋家村一趟?”
  “你省省吧!”叔父道:“不看看几点了?哪有时间!男子汉大丈夫,得知道事情轻重缓急!别弄得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再说,你娘现在像防贼一样防着你,你能去得了?歇会吧!”

  我只得作罢。
  叔父道:“折腾了大半宿,来调息运功,打会儿坐,缓缓精神。”
  我道:“现在我静不下心来。”
  叔父道:“我助你一把。”
  我们叔侄在功房里打起坐来,运气调息数周天,不觉时间飞快,只闻村中打鸣的公鸡一声长啼,我豁然睁开眼来,神清气爽,如同大睡过一场,周身舒泰,连心情都好了些。

  “二弟、弘道,去吃点饭吧。”老爹在外面说道:“六叔、三弟、五弟、七弟他们已经动身了。”
  “是。”我应了一声,看窗外,天色已然发亮,是时候该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