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84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安妮带着一肚子怒火与悔恨回到家里,看看时间已过零点,却如若不见,从包里摸出手机,在电话薄里翻找一阵,给其中一人打去了电话。
  电话半天才被接听,刘安妮强自压抑着身体里的激动说道:“是小军吧?”彼端响起一个迷迷糊糊的男子声音:“哎呀我的老姐,你大半夜的骚扰我干什么呀?我睡得正特么香呢……”刘安妮截口道:“小军,我是不是你干姐?”小军奇道:“是啊,当然是啊,不只是干姐,你比我亲姐还亲呢。要没有你,我句晓军现在还特么狗屁不是呢,你就是我亲妈呀……咦,大半夜的你跟我说这个干毛?你发癔症了啊?”

  刘安妮道:“你记得不,你每次见面都跟我吹嘘,说手底下有一帮兄弟,对你怎么怎么忠心,打架怎么怎么凶狠,我问你,你这帮兄弟现在还在不?”句晓军道:“在啊,都在我公司呢,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刘安妮道:“我有件事要求你帮忙,你给我从你这帮兄弟里边,挑出两个最忠诚最凶狠的家伙来,去省城帮我砍一个人。事成之后,每人五十万。这事你亲自带队过去,我给你一百万。”句晓军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说:“妈呀……不是……姐呀,你没开玩笑吧?你怎么突然发起狠来了?这是要砍谁啊?他又怎么会在省城呢?你是要砍死他吗?”

  刘安妮冷冷的说:“不要砍死,千万千万不要砍死,砍死了我一分钱都不给,而且出了事你们自己扛。”句晓军哈哈笑道:“不砍死啊,那没问题,干了!特么的,现在有钱了,不像以前穷光蛋一个,什么都不怕,现在还真怕弄死人呢。不过,姐啊,咱可不是外人,什么钱不钱的,要没有你恩义照顾,兄弟们哪有饭吃?咱们一直想报答你都没机会呢,这次就当是给我们报恩的机会吧。我们一分钱不要,尽快给你办妥这事。你说吧,那家伙叫什么,在哪住,明天我们就出发去省城砍他。妈的比,敢惹我姐,我特么非得让他知道知道教训不可。”

  刘安妮淡淡的道:“你们想报答我,有这份心就足够了,但是我不能凭白使唤兄弟们。而且,这件事关系重大,我不能让他们凭空冒险。这些钱,既有酬劳的意思在里边,也有风险金的意思。一旦出了事,让兄弟们自己扛下来,千万别连累你我。你还要放下话去,哪个兄弟为此担上干系坐了牢,我刘安妮再单独给他一百万当做补偿。”句晓军赞道:“姐你真仗义,有你这话,兄弟们为你卖命都值了。你说吧,到底砍谁。”

  刘安妮道:“这个人叫张子豪,三十岁上下,身材较高,开着一辆奔驰,车牌号是南A一六六八八,是省城一家信托投资公司的老总。可惜我这里没有他的照片……”句晓军叫道:“那我们怎么认出他来呢?”刘安妮道:“我有他公司的地址,到时候你们就去他公司停车场附近蹲守,等他上下班的时候,通过他那辆奔驰车把他找出来,然后找机会把他砍了,砍完后给我拍几张照片,带回来给我看,我看了没问题就会给你们钱。”句晓军爽快地说:“完全没问题啊姐,你说吧,砍他哪,要手还是要脚?”

  刘安妮冷笑道:“我不要他手,更不要他脚,你给我听清楚喽,把他手筋脚筋一共四根,全给我砍断。另外,再把他变成太监,明白我的意思吗?”句晓军倒吸一口凉气,道:“我擦,姐,你这实在太狠了吧。虽然不是断手断脚,可比断了手脚更特么受罪啊。还有,你要把他鸟剁下来,这……实在没法说了,艹,够狠!我特么服了!怪不得你是我姐呢,就是比我狠啊!”刘安妮纠正他的话道:“我特意问了一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果然没明白。”

  句晓军奇道:“我哪不明白了?要砍他手筋脚筋,再把他鸟剁下来让他变太监,不是吗?”刘安妮丝毫不介意他出言粗鲁,道:“变太监,小军,是变太监!难道只剁下那玩意来就变太监了?”句晓军道:“难道不是吗?太监不是下边的鸟儿没有了吗?”刘安妮语气恶毒的说:“太监是下边都没有了!”句晓军惊讶地说:“你这意思,不仅要剁他鸟,也要把他老蛋都剁下来?”刘安妮如同巫婆一样恶毒的叫道:“我要让他断子绝孙!我要让他一辈子坐在轮椅上度日!”句晓军听得冷冰冰打了个寒战,陪笑道:“特么的,看武侠小说的时候,说江湖上有四种人不能惹……”

  刘安妮截口问道:“哪四种人?”句晓军道:“道士,书生,女人,还有小孩。靠,果然啊,女人就是不能惹啊。听你说得我刚才触了触下边,还好还好,几巴跟老蛋还在,可吓死我了。”刘安妮忍俊不禁,笑道:“又不是剁你的,你胆小干什么?”句晓军道:“我怕我得罪过的女人找人来砍我啊。”刘安妮笑了笑,道:“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小军,话我都说明白了,有不明白的赶紧问,都明白了就赶紧动手,办完事回来领钱。”

  句晓军沉吟一番,道:“我打算带两个兄弟过去,先花两天时间把那个家伙的行踪摸清楚咯,再找个好机会下手。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也就是三四天的事情。你在青阳等我的好消息。”刘安妮叮嘱道:“要挑最可靠的兄弟,动手的时候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要被人看到,更不要被人抓了。万一,我说是万一,一旦被人抓了,就自己把事扛了。你们事先串好口供,找一个砍他的理由,别到时候被抓了你说这个理由他说那个原因,那就完了。”

  句晓军奇怪的说道:“哎呀我的亲姐,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啊?这些应该就算是反侦察经验了吧?”刘安妮冷笑道:“我跟你说过嘛,我没做广告部主任之前,做过市台法制频道的主持人,警方破案那套程续我懂。”句晓军笑道:“成嘞!有你这个高手坐镇指挥,保证出不了岔子。”刘安妮道:“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挂了吧。”
  这个电话从开始接听到最后结束,刘安妮固然是没提要砍张子豪的理由,句晓军也半句没问,就好像张子豪被砍是天经地义一样。
  李睿在回家的路上,找了家加油站,进去把Q5油箱加满了,又开了票,票据开的自然是秘书一处。这么做,虽然有点沾公家便宜的意思,但时至今日,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也就不算什么问题了。君不见,又有哪个领导干部是因为公款报销私家车油钱被处理的?
  回到小区后,他把车停在董婕妤的车库门前,从车里钻出来,仰头望了望她家窗户,里面自然是黑漆漆的,一点光都没有,虽然看不到她,但想到自己跟她的感情,心里还是甜丝丝的,温馨的笑了笑,举步回家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