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心里其实也不想到秦书凯面前来讨没趣,他心里非常明白秦书凯对他的种种仇恨的心理,对于金大洲来说,找秦书凯帮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老婆的事情,他特意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去给赵喜海送礼,拎着贵重的礼物站在赵喜海门前的时候,他心里的感受是可想而知的,自己是副处级干部,赵喜海也是副处级干部,自己却要被逼着给赵喜海送礼。
  赵喜海开门后,对金大洲的态度却相当的勉强,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金大洲憋着满肚子的火气,脸上堆着笑对赵喜海说,赵书记,大家原本都是认识的,自从自己调动到了浦和县当副区长之后,回来跟兄弟们喝酒的时间就少了,自己老婆的事情可能是其中又什么误会,还请赵书记手下留情。

  赵喜海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一脸严肃的表情说,金区长,你也是领导干部,要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 ,我总不能因为犯错的人是你金县长的老婆,就无缘无故的把她给放了,这话要是传出去,我这个纪委书记还怎么当,再说,你老婆的事情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核实。
  金大洲见赵喜海跟自己要理由,赶紧把早就给赵喜海准备好的贵重礼物往赵喜海的桌上一放说,赵书记,这是我在外地出差的时候,特意给弟妹买的一套首饰,虽然说不值什么钱,却也算是高档货,相信弟妹一定会喜欢的。
  赵喜海见金大洲捧出一份重礼想要击倒自己,心里尽管有些心痒,却还是不敢松口,要是放了金大洲的老婆,那就是跟秦书凯过不去,要是不放金大洲的老婆,那就是跟金大洲过不去,跟金大洲过不去,就算是少收点财物,倒也没什么大碍,如果跟秦书凯过不去,那可就惨了,自己有可能位置不保,还要声誉扫地。再说,只要和秦书凯等人搞好关系,那么开发区周德东那儿,随便的赏赐自己一下,那就是发大财。

  这里头的轻重,赵喜海自然是心里很清楚的,因此他随手推了一下金大洲摆在自己眼前的首饰说,金县长这是什么意思,咱们都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你知不知道,就凭着面前这些东西,我完全可以算你一个行贿的罪名,到时候只怕金县长的脸上也不好看。
  金大洲气的差点吐血,这样的话,赵喜海也能说得出来,真***实在是让听的人都觉的恶心,尽管金大洲心里感觉特别的不舒服,可毕竟是自己在低头求人,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对赵喜海说,兄弟,现在我这是遇上了难处,正好求到兄弟你这里来了。
  金大洲继续说,赵书记,你听我说,我这人是什么样的人,你时间长了,就明白了,我不是那种喜欢搬弄口舌之人,也知道做事的分寸,这次兄弟你帮了我的忙,以后你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必定会肝脑涂地,以报兄弟今日大恩。
  金大洲就差跪下求赵喜海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其实不管是头颅还是内心都已经冲着赵喜海低头了,作为一个在官场中混了这么多年,并有些职位的男人,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当真是不易的。
  赵喜海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不敢,也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到了普水也听说金大洲的副处级可是黄玉婷和王耀中当时和马成龙斗争帮助要来了,可是金大洲这个人却在后来背叛了秦书凯等人,说明此人根本就不值得信赖,更不谈什么道义。
  赵喜海心里也不由叹了一口气,对金大洲说,谢谢金县长这么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兄弟,只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个忙,我真是无能为力,我作为纪委书记,只能按照规矩做事。
  赵喜海说完,做出一个送客的姿势,金大洲见赵喜海的嘴巴把的相当严实,根本就不给自己任何见缝插针的机会,心知,今天的事情是没什么指望了,只好悻悻的从赵喜海的住处告辞出来。
  当晚,一种说不出的屈辱感让金大洲夜不能寐,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到市里,想要打听一下赵喜海究竟什么背景,究竟从哪一条线上下手,能够把他给打通了。
  恰好,在路上遇到贾仁达副市长,金大洲从贾仁达处得知,赵喜海还是非常牛逼的,他的老婆就是现任市长唐小平的情啊人,有着这一层关系,一般人还真是不敢得罪他,但是赵喜海看起来似乎很听秦书凯的话,说起来,有可能是已经对秦书凯归心了。
  金大洲得到了这两个重要信息后,心里一下子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有了醒悟,他这时才意识到,真正在背后对付自己的,很有可能并不是出面得罪人的赵喜海,而是赵喜海身后的操纵者,金大洲怀疑,整件事根本就是秦书凯弄出来的阴谋。
  金大洲这样想着,心里却也不敢确定,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赵喜海初到普水的时候,第一刀就看向了秦书凯一手提携起来的赵晨阳,这其中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每个局外人都看的很清楚的。
  当时,赵晨阳刚刚掌权时间不长,尽管分管的是最吃香的基础建设这一块,毕竟当领导的时间短,能查出什么大事来,赵喜海的目标无非是想要借着查赵晨阳,把目标暗地里对准秦书凯。

  当时,金大洲以为赵喜海是张富贵一个阵营的人,所以帮助张富贵对付秦书凯而已,没想到事情闹到最后,赵喜海却反而转变成秦书凯的铁杆,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猫腻,金大洲不清楚,但是既然连贾仁达都说,秦书凯说的话,赵喜海是肯定听的,他只好抱着一线希望,来求秦书凯帮忙。
  尽管,秦书凯的态度很冷淡,金大洲还是把自己想要求秦书凯帮忙跟赵喜海打招呼事情,说了出来。
  秦书凯简直要佩服金大洲的脸皮厚度了,他跟自己明里暗里的斗来斗去到这种地步,竟然还好意思来找自己帮他把老婆给捞出来,这不是异想天开是什么?
  秦书凯冷冷的说,金县长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你要是想要让赵喜海对你老婆的事情网开一面,应该直接去找赵喜海才对,我可是已经离开了普水,这人走茶凉的说话哪里能管用呢?
  金大洲脸上堆着笑说,秦主任,开玩笑了,你在普水的时候,听说赵喜海书记跟你的关系就处的不错,你要是帮忙说句话,可是抵得上我跑断腿呢,现在很多时候,没有交情,那是不行的。
  秦书凯依旧是冷着一张脸说,金县长听谁说这话呢,我跟赵喜海关系什么时候就处的不错了?赵喜海可是张富贵书记圈子里的人,你再怎么找也不该找到我这里来的?
  金大洲见秦书凯的话里全是推脱的意思,于是装出一副动情的模样说,秦主任,我承认,以前,我金大洲的确有没良心的地方,做了对不起兄弟的事情,要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过来找兄弟帮忙,秦主任,看在咱们以前的老交情上,你就帮我一把吧,我金大洲一定今生今世记住秦主任的大恩大德。
  日期:2016-03-2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