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6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8 18:57:00
  更新线-------------------
  这时候,屋中突然传出一声婴儿啼哭,封从龙收剑入鞘,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往屋里去了。
  我愣了愣,然后忍不住道:“刚才那哭声是鬼婴的么?封从龙一家三口都在这里?”
  “嗯。”阿罗道:“鬼婴已经被张家医好了,是我和阿源一起去禹都张家把他们三口接了回来。”

  “好啊!”我心里有气道:“你们什么事情都瞒着我,瞒着陈家!不要忘了,鬼婴是我爹娘救的,封从龙和李玉兰也是我爹带回来的!怎么?鬼婴治好了,连陈家村都不回了?过河拆桥么!?”
  “不是,不是。”阿罗笑道:“你误会了!我和阿源是到张家去切磋医术了,刚巧鬼婴被医好,玉兰和封从龙要离开张家,我们就给顺道带了回来。也才是傍晚时候的事情,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么?”
  潘清源道:“就是这样。”
  我“哼”了一声,道:“那你们去把明瑶叫醒,我确实有急事!”

  “你怎么就一根筋呢?”阿罗道:“你先回去不成吗?”
  “不中!”我怒道:“你们两个推三阻四的干什么!?就算是她真不想见我,总有个说法,告诉我因为什么吧?你们要是不去叫她,我自己去!”
  阿罗把手一拦,道:“弘道,你先回去!”
  我听阿罗的语气不容置疑,又见潘清源和她站成一道,成拦阻之势,不禁惊疑:“你们干什么?”
  日期:2016-03-28 18:58:00
  “你要是不听话,我们可就跟你翻脸了。”阿罗道:“我把我侄女婿叫出来,咱们再打一架,看看你的本事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了。”
  我勃然变色,道:“阿罗,你居然跟我说出这种话?!”
  阿罗脸色也是稍有变化,却仍旧斩钉截铁道:“你先回去!”
  我心中怒气翻滚,几乎要忍不住动手,跟他们姐弟打上一架,但是转念一想,他们这般作为,必定是受了明瑶嘱咐,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强求?

  刹那间,满腔怒火化作万念俱灰,我叹了口气,道:“那等她醒了以后,你们告诉她,就说我要出趟远门,明天清晨就出发了。”
  说罢,我扭头就走,身后阿罗叫道:“你明天就走?!”
  我也不应声,已走到围墙下。
  阿罗又问:“能不能迟些?”
  我还是不应,翻身上了墙头。
  阿罗大声道:“你几时回来?”

  我跃下地去,径直去推自行车。
  骑上车片刻之后,蒋家的院子大门开了,我隐隐听到阿罗说话:“他可真是个急性子!”我的心中不由得又起一阵烦躁,骑的愈发的快了。
  日期:2016-03-28 18:58:00
  一路上,我的脑子里都是乱糟糟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其实翻来覆去只觉身子有几处难受,心口那里空落落的,像是缺点东西,胃也很不舒服,仿佛饿了许久。

  恍恍惚惚的,就到了陈家村村口,正要下村路,我脑海中猛然一个激灵:会不会是明瑶遭遇了什么不测?
  一起这个念头,我便开始清醒起来——好家伙,这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奇怪啊!
  明瑶好端端的,却突然不见我,而时间正是从阿罗和潘清源到蒋家开始!此后,我和明瑶几日不见,也不闻消息,今晚去看,不但没有见着她的面,就连蒋赫地、蒋明义父子也都不曾露面,难道真的像阿罗所说的那样,遇到了什么喜事喝的酩酊大醉?而明瑶则是睡得太死太沉,所以才没有醒过来?
  另外,封从龙、李玉兰、鬼婴从张家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爹娘,难道真的是来不及?潘清源和封从龙真的是因为没有看清楚我才下死手?
  件件事情都透着可疑!
  这几日的功夫,蒋家能遇到什么天大的喜事?!而明瑶这几天又因为什么而睡眠不足以至于今晚睡得死沉?!如果真是遇到天大的喜事又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无法可解!

  日期:2016-03-28 18:58:00
  我真糊涂!
  一切都是听阿罗的一面之词!我应该进屋去看看的,万一明瑶真的遇到了什么祸事,甚或她根本就不在家中呢!?
  刹那间,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只觉夜风寒意浸人,冰凉难以忍受!
  “不行!”我自言自语说道:“我得再回蒋家村一趟!这次要亲自进屋,去看看明瑶究竟在不在!”

  本想推了自行车掉头回去,可转念又一想,阿罗姐弟和封从龙夫妇都在蒋家,我一个难敌他们四人,万一他们真有什么阴谋,我这般贸然前去,不但救不出明瑶,自己恐怕也要折里面去!
  保险起见,我应该是先回家叫上叔父,顺手再带上猫王,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想到此处,我便匆匆奔家而去!
  夜里遇上村中巡逻的族人,都奇怪我怎么深夜外出,我只说有事,也不跟他们念缠。
  到了家门前,我把自行车靠墙停下,便悄悄推门入院。
  其实,我自己是知道的,以老爹的本事,我的动静绝对难逃他的耳目,他不吭声,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是我,他必定早就知是我潜入潜出,只暗暗纵容我罢了。

  至于娘知不知道,那就另说了。我见她施展本事的机会有限,虽说不低,可绝比不上老爹。
  日期:2016-03-28 18:59:00
  猫王在大门楼里,见我回来,百无聊赖的瞥了我一眼,正要再趴下,突然一抖身子,跳了起来。
  我稍稍一愣,猛地听见屋门响动,有脚步声传来,沉重拖沓,不似修行之人轻盈,料想是弘德起来撒尿。

  在门楼中顿了顿,我心中暗道:弘德估计已经发现我不在屋里,如果去了茅房仍然没看见我,以他的性格,肯定要大呼小叫,把爹娘都弄醒。到那时候,老爹倒是无碍,只怕娘究问起来。
  念及此,我便从门楼里走出,想着露个面,跟弘德交待一声,不料甫一露面,便呆住了——院子里确实站着个人,但并不是弘德,而是何卫红!
  她就站在我对面!此时此刻,与我四目相对!
  “弘道?”何卫红看见是我,又惊又喜,道:“你怎么还没睡?我正想起来看看,你练完功了没有。”
  我心中暗道一声:“晦气!”不欲搭理她许多,先进卧室,关了屋门,就不信她还纠缠。等她无趣了,自然也进屋睡觉,那时候我再出来。
  日期:2016-03-28 19:03:00
  不料我刚准备走,何卫红却“啊”的一声惊叫,脸色煞白,伸手指着我道:“你,你身后是谁?”

  “嗯?”我愣了愣,虽以为何卫红大惊小怪,却仍旧不禁扭头去看,只见我身后竟然真的立着一个人影!
  我也吃了一惊,而何卫红已扑到我身边,抱住我的胳膊,道:“是,是人还是……”
  那人身材娇小,头上带着一顶草帽,帽檐上垂下来一片面纱,遮住了脸,再加上夜色昏沉,我看不见是谁,而且对方能悄无声息的跟到我身后,也着实可怖!
  我把何卫红推开,问那人道:“你是谁?”
  那人定定的立在那里,许久不动,我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猫王突然伸了个懒腰,“喵呜”了一声,我悚然一惊:怎的猫王对此人无动于衷?!
  再一看那人的身量,我蓦然醒悟,惊喜道:“你是……明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