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长,说实话,我认为这件案子并不是简单的交通事故,估计这里面有谋杀的意图,而且,这里面还关系到您的秘书,所以,我先来请示一下,想听听您的意见”。陈军伟态度虽然端正,可是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就是来听一个确切的指令的,对于这个案子下面干警已经有意见了,所以他必须要一个准话。
  其实他也是在赌,就赌仲华现在还不敢和郑明堂当面锣对面鼓的对阵,毕竟,你还是一个代县长,还有人代会这一关没过呢。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
  “嗯,这是我根据同志们侦查到的信息分析出来的,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进展”  。陈军伟很谨慎的回答道。
  “看来手法很熟练啊,应该是个惯犯,陈局长,我倒是这样想的,既然暂时没有什么进展,就先让同志们撤了吧,但是这个案子不能销,既然是惯犯,就还会再作案,和公丨安丨系统其他地区的同志们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类似的案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会有破案的那一天”。
  “是,县长,我回去就安排这件事”。陈军伟站起来说道。
  “好吧,你先回去吧,这个案子,要保密,说不定将来会有大收获的”。仲华站起来象征性的隔着桌子和陈军伟握了握手说道。
  陈军伟也是见过风浪的人了,当这个公丨安丨局长时间也不短了,可是和仲华这样不苟言笑的人谈话,他还是感觉到了压力,而且仲华的谈话很有技巧,不会让你从中挑出任何的瑕疵,相反,你要时刻提防着他会在你的话语里挑出你的不是。
  陈军伟低头下了楼,正好遇到丁二狗从外面进来。
  “陈局长,来找领导啊?”
  “呵呵,是丁大秘,怎么样,最近有没有时间,找个机会我们两个喝几杯”。陈军伟真是感到晦气,最不想看见谁,偏偏遇到谁,可是人家已经不是自己手下那个小民警了,不可同日而语了。
  “别别,陈局,别人这样说我可能还和他客气客气,你可不能这样说,当初我去警校培训还是你力主的,说起来,你对我有恩呢,这酒该我请,这样吧,我这住了几天院,手里压了不少事,过几天我一定请您,你看怎么样?”丁二狗说道,满脸的热诚,看不出意思虚伪或者客套。
  这倒使得陈军伟心里一阵温暖,这小子还是挺记恩的,伸出手握住丁二狗的手,“好,我就等你请我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好,陈局,我送送你”。
  “不用,你回去吧”。陈军伟摆摆手上了自己的车,丁二狗站在楼下,一直到陈军伟的车消失在大门口才转身上楼,而这一切都被陈军伟在后视镜里看的清清楚楚。 

  丁二狗将胡佳佳的话想了又想,自己是一个秘书,应该为自己的老板分忧,可是关系到小煤矿的事,这可不单单是分忧的问题,还可能惹祸,所以思来想去,这件事还是得向仲华汇报。
  “看大陈军伟了?”看到丁二狗进来,仲华停下手里的笔问道,同时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丁二狗坐下。
  “嗯,看见了,还说了几句话呢”。
  “你以前和他很熟吗?哦,我想起来了,你以前做过丨警丨察”。仲华饶有兴趣的看着丁二狗说道。

  “咳,领导,就别提那事了,那也是阴差阳错,陈局长来是不是汇报案子的事?”丁二狗试探性的问道,按说这样的事他是不能问的,但是这件事关系到自己,所以嘴快了点  。
  “你猜猜他怎么说?”仲华问道,他还真拿丁二狗这个二把刀丨警丨察当回事了。
  丁二狗看着仲华,沉吟了一下,又想到刚才遇到陈军伟的情况,犹豫了一下说道:“肯定是遥遥无期了吧”。
  “哦?这话怎么说?”仲华一听来了兴致。
  “刚才在楼底下遇到陈局长时,他一脑门子官司,要不是我叫他,他都没有看见我,你又这么问,我就猜到,这件事肯定是没办好,要不然陈局长也不会这么郁闷”。丁二狗猜到。
  “你猜对了一半,陈军伟没有和你说什么?”仲华问道。
  “没有,只是叙了叙旧”。

  “他说这起交通事故不是那么简单,有可能是一起谋杀,而且车已经找到了,被沉在县郊的一个水塘里,而且有可能是老手作案,但是目前已经没有了进一步的进展”。仲华说的很慢,担心丁二狗听了一下子受到惊吓什么的,所以给丁二狗留出了足够的思索时间。
  丁二狗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没事吧”。仲华站起来用一次性杯子给丁二狗接了点水放到丁二狗面前,丁二狗急忙站起来双手接过来,待人接物没有任何的不同。
  “你怎么看陈军伟的说法?”
  “在医院躺的这几天,我也反复想过这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要说是交通事故,这也说得过去,但是我想,如果是一般的没有预谋的交通事故,那么肯定能找到车和人,而且第一时间不应该是将车毁掉,而应该是将车修起来以遮掩被撞的痕迹,而他们采取了偷车毁车的做法,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干完这一票,掐断所有线索,就这么简单,让你即使找到车,也没辙,所以案子性质就很明显了”。

  “嘿嘿,长生,不愧是干过丨警丨察,你说的没错,所以你以后出去要小心点,我不希望再有什么不测发生,那样的话,很不值”。
  “谢谢领导关心,我知道,其实他们做的还不够彻底,要是想不让人怀疑,最好是花钱找个替罪羊出来,将一切责任都担起来,即便是撞死我,也不过是个交通事故罪,所以,看起来他们并没有想让我死,估计是警告之类的吧”  。丁二狗慢慢说道。
  仲华的眼睛慢慢眯起来,其实还是丁二狗跟着仲华的时间比较短,还不了解仲华的习性,一般出现这样眯眼睛的时候,都是他眼露凶光的时候,他是借此来掩饰自己的目光。
  “领导,一进来就说这事,我把正事给忘了”。看到仲华的摸样,丁二狗说道。
  “哦,什么事,你说”。仲华也是在片刻就恢复了正常,虽然两人现在都心知肚明这起交通事故是怎么回事,但是都没有挑明了说,因为有些话可以意会不可言传。
  “就是关于全县中小学生桌椅板凳的事,我和胡主任商量过了,胡主任出了一个主意,我觉得不错,但是风险也不小,我特意来请示下”。
  “嗯,她怎么说?”

  “她说在县里这些企业身上割不了多少肉,原来我也不知道,原来独山镇有一些小煤矿,都是附近村民偷开的,挖的是旧矿集团的煤,她建议找这些人去要钱,这些小矿主肯定有钱,我虽然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小煤矿,但是我想一旦县政府要了这些钱,以后小煤矿出了事,这将是一个大麻烦”。丁二狗斟酌着说道。
  “独山镇有煤矿?这可是第一次听说啊,这样,你和她先去一趟,探探底,既然独山镇有煤矿,看看独山镇的领导干部有没有参与的,其他县领导知道吗?”
  “胡主任知道,至于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丁二狗老实回答道。
  “小煤矿,小煤矿,这些小煤矿现在看似没什么,一旦出事就是大事,你把胡佳佳叫来,我有话问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