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1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样以尽量避免战争为条件入阁的海相岛田本应继承海军反战的一贯立场,但10月27日他的老上司伏见宫私下召见了他。已经66岁的强硬派伏见宫告诉岛田,“除非我们能立即决定开战,不然我们将失去最好的一个机会。”事情有时候就这么简单,反战的岛田马上出现动摇,从10月30日就开始倾向于支持战争,这时候距离他上任才仅仅12天,对局势的判断和事情的来龙去脉根本就不清楚。他对伏见宫鼓吹战争的响应可比裕仁对和平的希望要快得多了。伏见宫和永野对岛田的表现非常满意。用岛田后来的话就是:“如果仅仅因为我个人的横加阻拦就葬送了战争的机遇,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岛田真不如原来的及川,及川还知道沉默是金,而岛田一出口就是一大串的屁话,他和及川一样根本没把自己当海军大臣来对待,也不知道海军大臣到底是干什么的。岛田后来解释说,“如果海军在最后阶段还强烈反战的话,国内就会出现冲突,我们就将会失去一切。为了避免陆海军出现无法调和的冲突,我们除了同意开战之外别无选择”。这时候的岛田想起了精明能干的堀悌吉,他之前早已被“舰队派”清洗。战后岛田说,如果是堀任海军大臣的话,“他一定能从容面对当时的局面”。

  事实上开战之后随着东条越来越强势,岛田海相逐渐沦落为东条的附庸,对东条不敢有半句反抗。由此除了“副官”之外又赢得了“东条裤腰带”的雅称。
  可是岛田也不愿意随便就同意开战,这样太便宜陆军那帮兔孙了,必须以开战为理由换回来更多的东西。堂堂的海军大臣此刻关心的竟然不是国家的命运,而是如何以同意开战为条件与陆军做交易。岛田向东条、杉山要求配属给海军更多的钢铁和物资。陆军也一直认为海军不下定开战的决心是一种为了从陆军那里多分一杯羹的政治游戏,杉山反问道:“如果海军能够如愿得到所需的钢铁,你们是不是就会赞成开战?”岛田点头称是。

  结果在1942年的军需计划中,海军获得的钢铁量为110万吨,而陆军只有79万吨。参谋本部的一位参谋在《秘密战争日记》中鄙夷地写道:“海军不停地说,我们需要钢铁,我们需要铝,我们需要镍,除非你们把这些都给我们,否则我们无法打仗。如果海军主张和美国作战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预算,难道他们不是国家的叛徒吗?海军还是武士和军人吗?在这个将要决定国家命运的关键时刻,却像乞丐一样地乞讨物资,这难道不是他们不下战争决心却要求获得更多战争物资的惯用伎俩吗?毫无原则的海军简直就是一个女人!为了多得到30多万吨钢铁才同意开战,多么可怜的海军呀!呸!”

  战后,海军次官泽本中将曾经对当时的日本军政领导写下过这样的评语:平庸之辈盛行,没有具有优秀能力的杰出领导者。来自下属的压力属于家常便饭,少壮军官不尊重他们的前辈使得问题更加困难。每个人都想逃避责任,没有人有勇气牺牲自己来尽职尽责。当时的气氛助长了陆军和海军的狭隘和自私,国家的命运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上。——每句话都是掷地有声。
  会议不时爆发激烈的争吵。只有当东乡和贺屋以辞职相威胁时,气氛才会稍稍平和一些。东乡提出:“在下这样的决心之前,我们希望设法进行最后一次谈判。因为要在具有二千六百年历史的皇国的重大转折之际,豁出国家的命运搞欺骗外交未免太过分了,我干不了。”
  为争取尽快对美作战而日夜焦虑的冢田次长也是面容憔悴、脸色苍白:“首先应该决定的是两件事:一是决心立即开战,二是在十二月初发动战争,否则统帅部就无能为力了。”
  军令部次长伊藤整一:“海军方面认为外交谈判可以进行到11月20日。”
  冢田:“不行,那样太迟了。陆军方面认为谈判只能进行11月13日,这是最后的期限,再迟的话陆军就会出现哗变。”
  东乡白眼一翻:“就这点时间根本不可能取得任何结果,我无法胜任。干脆别谈了,你们打去吧。”
  东条提议把开战的时间问题同第三方案——“在决定开战的基础上做好战争准备,同时积极进行外交努力”结合起来一起讨论。

  “外交谈判不得妨碍作战准备,谈判最后期限定为11月13日。”冢田开始高声叫嚣,“外交期限必须严格地履行,11月13日之前可以寻求外交解决方案。但这一天之后任何举动都是对最高统帅权的侵犯。”
  东乡:“就给我这12天时间?11月13日未免太苛刻了,海军不是说11月20日吗?”
  冢田:“那是不可能的,谈判以到11月13日为宜,超过这个期限就会打乱统帅部的总体部署。”
  于是大家就停止外交谈判的期限展开了激烈争论。眼看会议争执不下,东条决定临时休会二十分钟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愤。会间休息时,陆海军统帅部都没闲着,两个作战部长田中新一和福留繁都来到了会场之外。总长、次长、作战部长和军务局长临时召开了碰头会,同意做出最大的让步:外交谈判可以进行到11月30日。
  会议继续进行。针对统帅部提出的新时限东条提出:“是否可以定在12月1日?即使推迟一天也好,因为这样可以使外交谈判的时间长一点,行吗?”
  冢田:“绝对不行。超出11月一天也不行,这是最后的让步。”
  岛田:“冢田,11月30日到几点为止呢?到午夜24点行吧?”

  “那好吧,”冢田终于做出让了步,他冷冷地强调,“可以到午夜24点为止,再晚一分钟都不行”。就这样停止外交谈判的最终期限就定在了12月1日凌晨零时。
  马拉松会议最终形成如下决议,也就新的《帝国国策施行要领》:
  一、帝国为打开目前之危局,自存自卫,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现决心对美、英、荷开战。
  二、发动武装进攻之时间定于十二月初,陆海军应根据此时间完成作战准备。
  三、对美谈判按《甲案》和《乙案》进行。
  四、力求加强与德、意两国之合作。
  五、在发动武装进攻前,与泰国密切建立军事联系。
  六、对美谈判若在12月1日凌晨零时以前获得成功,立即停止发动武装进攻。
  接着会议转入讨论外交谈判的条件,也就是对之前初步拟订的《甲案》和《乙案》进行研究。
  代表陆军的杉山总长、冢田次长又开始强烈反对《乙案》。其理由是:不涉及关键性的中国问题而单单从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撤兵是不可能的,万一我们撤了美国立即进驻怎么办?如果美国占据了这一地区,就会立即切断我们的补给线。他们不按照承诺向我们供应物资怎么办?这样半年以后战机就会丧失贻尽。杉山和冢田两人坚决主张只能按《甲案》进行谈判。
  在合起来一起对付政府这一点上海军和陆军倒是配合默契,永野马上跟着来凑热闹:“赞同陆军的意见,反对用《乙案》与美国谈判。”
  东乡外相也毫不让步,“《甲案》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因而我希望根据《乙案》进行谈判。这个方案是尽最大努力进行外交谈判的最后途径。如果堵塞此路,那我无法承担外务大臣的责任。”
  会议若在这样险恶的气氛中再继续讨论下去的话就可能涉及到东乡的去留问题。东乡辞职同样能导致内阁倒台。陆军军务局局长武藤章建议休会十分钟,再给大家一个开小会的时间。休息时东条、武藤、杉山、冢田在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进行了协调。东条规劝陆军将领要做出让步,因为天皇的也是要“还原到白纸上”。
  大家认为如果继续坚持的话,如果东乡真的一拍屁股走了,东条内阁势必倒台。新内阁在决心开战之前还需要时间,可是此时是不容许拖延时间的。最终陆军勉强接受《乙案》,但提出必须补充附注:美国不能干涉日本与中国的和解过程。

  杉山再三强调必须在《甲案》美国不接受后才能抛出《乙案》,他担心陆军中的激进分子在得悉日本作出如此可耻的让步后可能哗变,东条承诺“如果那样的话我有办法”。
  在争取《乙案》的斗争中东乡取得了胜利,但他知道即使这个方案美国人接受的可能性也不大,——后来罗斯福还真对《乙案》动了心,差点酿成了“东方慕尼黑阴谋”。
  东条还向东乡做出了庄严承诺:将全力支持外交工作,不论备战进行到何种程度,只要还没有打出第一枪,外交上一旦取得突破就立即停止军事活动。
  散会后气愤难平的东乡连夜走访了前首相和四次担任外务大臣的广田弘毅。东乡告诉广田,这活儿他娘的简直不是人干的,实在不行的话就辞职。广田先是劝东乡冷静下来,然后提出:假如你和贺屋都辞职的话,今后一定会任命主战的外相和藏相。与其出现那样的情况,还不如你们留在内阁,抓住最后一线希望将和平努力进行到最后一分钟。
  “这样说的话,您是不赞成我辞职了?”
  “这样明摆着就是让内阁另找支持战争的外相和藏相。”
  “我们的辞职也是警告军部,能够再慎重商定国策,为日本的未来留一条活路。”
  “太晚了,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军部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明白了,总之我先试试。”
  “拜托您了,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广田低下头向东乡托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