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8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中全回答:“是这样的,那天我和建德同志从您这回去后,关于就上次水患问题长清区领导班子该挑什么样的责任的问题商量了一下,我们两个这几天初步拟定了一个方案,今天来是想拿过来给书记您过过目,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说着,纪中全递过了一份文件。梁健本以为是从闫国强身上挖出了什么料来,原来是这件事。他这几天一忙,这件事都已经忘了。他接过文件,打开细细看了一下,纪中全和于建德商量出来的最后结果,在梁健看来较轻。但其中利害关系,那天他和于建德都已经讨论过了。如此来看,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最合适的。

  梁健说:“行,那就这样吧。其他还有什么事吗?”纪中全摇头,说:“其他没有了。”
  梁健有些失望,但也没办法。
  等纪中全走后,梁健将常建叫了进来。常建走进来后,他才想起,这常建,他这有几日没见过了。平常有什么事,都是通过沈连清。这几日不见,看到常建,忽然发现,他憔悴了很多。整个人都感觉瘦了,也没那么精神了。梁健皱了下眉头,问:“你怎么了?人不舒服?”
  常建摇头,回答:“没事。谢谢梁书记关心。”

  梁健仔细看了他两眼,眼袋很重,眼圈黑黑的,整个人都看上去没精打采的,不像是没事的人。梁健本想交给他的文件,也放下了,说:“要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家休息几天。这工作虽然重要,但身体还是第一位的。身体要是拖垮了,可是划不来的。”
  梁健这话本是好意,但常建却似乎并不领情,话说出来有些冷,还有些生硬:“我没事。梁书记放心好啦,反正这个位子上也呆不长了,无论怎么样,这么几天我还是坚持得住的。”
  这话,已经是赤地闹情绪了。梁健见他不领情,自然也不高兴再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了。梁健说:“那就随你吧。但你现在这么个状态,我这工作也不放心交给你做,算了,你出去吧。帮我把小沈叫进来。”
  常建看了梁健一眼,眼神有些愤恨。梁健看到了,但就当没看到。自己要把他赶走,他对自己有些愤怒也是正常的。
  沈连清进来后,梁健把原本准备让常建去安排的事情交给沈连清去安排了。沈连清听完梁健的工作安排后,忽然问:“书记,你有没有觉得常秘书长最近有点怪怪的?”
  梁健愣了一下,问:“为什么这么说?”
  沈连清说:“我这两天听人说,他最近总是在办公室呆到很晚,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有时候,办公室里还有些很怪的声音发出来。这晚上巡逻的保安都听到过好几次了,刚开始以为是小偷,后来敲门开了,才发现是他,还被他骂了一顿。”
  梁健皱了下眉头,问:“有这种事?”沈连清点头:“应该是真的。这几天,单位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应该不是假的。”
  梁健想起刚才常建憔悴的样子,加上他从办公室离开的时候,那一个愤恨的眼神,心里忽然突突了起来,别该不会是要想不开吧?想到这,梁健顿时有些紧张了。他虽然不喜欢他工作当的一些作风和方式,但毕竟他和他之间没什么私人恩怨,更没什么深仇大恨。如果因为他想换掉他,因此而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的话,那梁健心里可是一辈子都愧疚的。
  梁健想着,立马就对沈连清说:“你这两天帮忙多留意一点。”

  沈连清点点头。等他出去后,梁健坐在那里细细想了想,意识到自己有些方面,可能还是不够成熟,对于情绪的掌控并不是那么的熟练,心里有些什么想法,也是直接的说出来了。这一点,可能跟他一直以来的为人处事的方式有关系。梁健认为,唯有带人以真诚才能得到真诚。可是,他忘了,有些话委婉一点不代表就不是真诚了。梁健忽然想起,曾经看过一个视屏,视屏里曾提到过一句话,一句话也是能杀人的。

  很多时候,大多人都会将自己那些锋利得仿佛要将人戳个千疮百孔的话当做是真诚。对方如果生气了,就说一句:我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如果对方还往心里去,那就是对方气量小。可是,为什么对方一定要原谅你的口无遮拦?
  有些话,梁健明明可以委婉一点。比如之前那一句:“你现在这个工作状态,我的工作也不放心交给你来做”,明明可以委婉一点,有更多的人情味一点。放心不放心,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何必说出来。虽然说,常建确实有些错,可自己毕竟是个领导。领导该有领导的风度和涵养。
  或许,很多时候,那种瞬间的反应,梁健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领导了。虽然不大,但也是一方父母官。看来,这还真是一场修炼啊。说话是一门艺术,这门艺术,梁健也得好好修炼修炼。
  接下去的几天,用夜里巡逻的那几个保安的话来说,这常秘书长是越来越‘奇怪’了。机关单位里,有一点点八卦就会传得人尽皆知。梁健的秘书长现在变得神经兮兮外加神秘无比,这八卦可大了。梁健每次在楼里碰到个人,总觉得他们连看他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梁健觉得,或许是应该找常建好好谈一下。
  会议室出来,梁健和沈连清正往回走。沈连清忽然说道:“书记,常秘书长在后面呢。他这脸色很差,整个人都感觉瘦了一圈了。”

  听沈连清这么忧心忡忡地语气,梁健停了下来,转头看去,常建低着个头,身上穿了件深蓝色的西装和西裤。可能是因为最近瘦了的缘故,这一身西装穿在他身上,有些不太合身,显得狼狈和颓废。
  梁健没动,想等他走近后,叫住他,趁着这机会,跟他聊两句。谁料,这常建走过来后,恍若没看到梁健一般,径直就往梁健他们身前走了过去。后面的几个人看到了这一幕,纷纷窃窃私语。梁健看了他们一眼,忙惊慌地收了声音,散了。
  沈连清看不下去,上前一步,喊住了常建:“常秘书长,你等等。”常建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沈连清,脸上透出些厌恶,不耐地问:“有什么事?有事快说。”
  不等沈连清回答,梁健走了上去,说道:“很忙吗?不忙的话,我们聊两句。”
  常建看了梁健一眼,然后说道:“书记想跟我聊什么?”

  梁健转头看了一眼走廊外面,阳光正好,微风徐徐。这段时间,温度已经下降了很多,这个天气,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候。梁健说:“去下面走走吧,天气这么好,也不能全浪费在办公室里,对不对。”
  梁健说完,就一个人往前走去。沈连清忙跟了上去。常建盯着梁健的背影,在原地站了两三秒钟后,才一咬牙,跟了过去。
  一出楼下的大门,风就迎面吹了过来。外面树上的树叶还没黄,但风已经有了股秋天的味道了。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那股味道从鼻腔灌入胸腔,微凉,一下子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心里的那些烦闷也少了一些。

  常建跟在身后,一声不响。梁健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另一边的沈连清说:“你先上去吧。万一有人过来,你就先让他们坐坐,我跟常秘书长聊一会再上来。”
  日期:2015-09-23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