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吕茂愣怔了一会,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对讲机出去了,在开门的瞬间,他说道:“他今晚会去找我喝酒”。说完,毅然推开门,迎面走出了酒店大厅。
  看着咣当关上的门,郑老三仰天大笑,只是没有出声,他又赢了,权力的诱惑又将一个人推向了他的身边  。
  由于家里铺的地暖,所以只要一回来,田鄂茹就会脱掉厚重的外衣,只穿家庭睡衣光着脚在木地板上走来走去,正当坐在沙发上看着韩剧啃苹果时,传来了敲门上。
  她从猫眼里一看,顿时一阵惊喜。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她一下子拉开门,对门外的丁二狗说道。
  “霍所给我发的短信,我来找他喝酒”。丁二狗一边进屋换鞋,一边打量着里面的房间。
  “别看了,还没回来呢”。田鄂茹在他身后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腰,劲特别大,死活不松开。
  “田姐,快松开,待会他回来了就麻烦了”。丁二狗虽然有时候狗胆包天,但是有时候又胆小如鼠,今天中午的一幕,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总感觉哪地方不对劲,可是就是说不出来,所以他此时一点兴趣都没有。
  “给,这是给他的酒,不知道你在,早知道也给你买束花啊”。丁二狗总算是将她劝开了,丁二狗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说道。

  “没良心的,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拿我当什么了?”田鄂茹不依不饶的在沙发上抱住丁二狗的胳膊不放手。
  “咳,这事,到现在都一定呢,现在还在试用期呢,干不好随时走人,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十拿九稳了,我谁也不告诉,丢不起那人”。丁二狗展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道。
  “你说的是真的?”田鄂茹显然也不是小孩子,所以半信半疑道。
  “当然是真的,这不,我今天来找霍所也是有事求他,惹上点小麻烦”。

  “啊,怎么了?要不要我帮你?”
  “你帮我?你认识谁啊?”
  “我姐啊,我二姐,你忘了,检察院的检察长”。
  “奥,我想起来了,不过这事她还真帮不上,看看再说吧,霍所能搞定最好”。 
  “行啊,他要是能帮你最好了,可是我先给你打个招呼,他这个人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是最近这几年才发现的,以前这个人虽然脾气犟一点,但是至少还不算坏,可是这两年不行了,我发现一个人的脾性坏了,这个人也就没救了”。田鄂茹幽幽说道。
  “不会吧,我觉得霍所还行啊,你不会是想说好话讨好我吧”。丁二狗伸出手托着田鄂茹的下巴说道。
  “不信你就试试,反正我提醒你了,对了,我不准备回去再派出所干了,我想调到县里来”。田鄂茹一脸兴奋的说道。
  “为什么,在临山镇不是好好的吗,活又不累,又自由,你来了,我回去找谁啊?”丁二狗继续施展自己的毒舌说道。
  “你回去?你什么时候回去,你还说回去看我,你现在是秘书,能有自己多少自由时间,所以你甭想蒙我,我已经在活动了,我想调到县法院去”  。
  “唉,有关系就是好啊,我想调个工作求爷爷告奶奶也没用,你这倒好,想去哪里去哪里,真是人的命不能强求啊”。
  “甭在这里瞎说了,你要是真想调到县里来,我去求我姐就是了,偏偏你还是一个犟脾气,谁都不让帮,我是不是给你说过要给你弄到县里来,是你自己说不用的……”田鄂茹话还没有说完,两人听见了钥匙转动的声音,田鄂茹立即从丁二狗身边站起来跑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坐着去了。 
  “霍所回来了”。丁二狗则站起来到了门厅处,正好霍吕茂开门进来。
  “嗯,有事耽误了,你来了一会了?”霍吕茂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看到丁二狗时,心里微微的不舒服了一下,他虽然不知道今晚郑老三会不会对付丁二狗,但是至少自己做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而且或许这也会成为郑老三要挟自己的把柄,但是谁知道呢,对于他来说,作为男人的兴趣已经远远被权力的掌握欲望取代。
  霍吕茂进来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田鄂茹,“你没做饭啊?”

  “你也没有说回来吃啊,一天到晚,你哪顿饭在家里吃过?”田鄂茹不紧不慢的说道。
  “今天二狗不是来了嘛,快去做饭,饿了,我待会和二狗喝几杯”。霍吕茂耐着性子说道。
  “今天不舒服,叫外卖吧,门口就有酒店,要不出去吃?”田鄂茹还是不为所动。
  “对对,要不出去吃吧,我请客,这到县里来了,还没有请你们吃过饭,再怎么着,我也是高升了,给我贺贺”。丁二狗一看气氛不对,连忙接上话头说道。
  要是以前,霍吕茂肯定会同意,但是今天不行,他不能让丁二狗在他面前出事,而且郑老三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谁知道什么时候下手,但是再怎么说,他们还不敢到自己家里来对丁二狗不利,所以,今天坚决不能出去。
  在海阳县郊区的一幢大院子里,郑老三坐在大厅的单人真皮沙发上,旁边是一个女人在仔细的给他清理脸上和鼻孔里的血迹,茶几上到处散放着带血的棉球,这个时候大门开了,牛二笨进来,惹得院子里的几条獒犬一阵狂吠  。
  “三爷,都安排好了,今晚就会行动”。
  “人可靠吗?”郑老三睁开一只眼,皱着眉头,由于女人夹着棉球的镊子往里了点,弄得他很想打个喷嚏,可是又打不出来,所以不上不下的感觉很难受。

  “绝对可靠,不是咱本地人,干完就走”。
  “嗯,一定要将尾巴弄干净,今天刚刚发生了这事,肯定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所以一定要做的干净”。
  “三爷,您放心吧,这将是一次很完美的交通事故,这小子干这件事不是第一次了,火候把握的很准”。牛二笨再三保证道。
  霍吕茂又给丁二狗倒上,到现在丁二狗已经喝了半斤白酒了。他虽然酒量还行,但是考虑到待会还得开车,所以坚决不喝了。
  “你今天怎么了,你想灌死他呀,他带会不是还得开车吗?要不这样,二狗,来咱两个喝一杯,你今晚别走了,这里有客房”。田鄂茹看出了霍吕茂今天就是想灌丁二狗,于是赌气的说道。
  霍吕茂一愣,笑了笑,将酒瓶放下,“好,改天再喝,要不今晚别走了,住下?”这样的问句谁听不出来,丁二狗笑笑说道,“算了吧,我现在是领导的秘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找我,不敢在外留宿,还是回去吧”。
  三人又聊了一会天,喝了点水,丁二狗就告辞了,这次田鄂茹没有留他,自己的男人都没有出言挽留,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开的了这个口,于是看着丁二狗摇晃着出了门,下了楼。

  “小心点,回去来个电话”。田鄂茹嘱咐道。
  丁二狗开开车门坐了进去,但是并没有马上走,而是闭目假寐,在消化着胃里的酒精,今天的确喝了不少,酒精在胃里烧的厉害,他有一个毛病,稳坐着喝酒可以,喝多点也没有问题,但是就怕喝完酒乱动,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就犯了他的忌讳,所以即便是坐在车上坐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要吐,于是在实在是压不住了时,推开车门跑向了绿化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