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什么?谁这么无聊,是不是常晓春?”胡佳佳一下子站了起来,酒杯也一下子顿在了茶几上,由于气愤,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而且开始喘粗气,饱满丰盈的胸口更加跌宕起伏。
  “胡姐,你看看,我就知道你是冤枉的,但是据说人家有证据,这件事仲县长也很为难,所以我没有请示领导,这大半夜的就来找你通风报信,你说我这算不算家贼啊?”丁二狗放下酒杯一脸忐忑的说道。
  胡佳佳看着丁二狗的样子,忽然间她觉得有点不对,至于哪里不对,一时间还没有想起来,可是这个丁秘书表现的有点怪,这才来了几天,按说自己和他没有过多的交往,更谈不上交情了,他为什么会跑来告诉自己这件事?
  事若反常必为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想到这里,胡佳佳反倒是不急了,慢慢坐下,脸上浮现出狐狸般的微笑。

  “那我真是谢谢丁秘书了,反正呢,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谁爱举报谁举报,大不了来查我就是了”。胡佳佳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丁二狗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嫩了点,谈这件事的切入口不对,导致了谈话的夹生。
  “实话说了吧,胡姐,的确是有人在仲县长那里递了小话,不过呢,仲县长没有表态,只是先让我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所以我说的不对的,你也别往心里去,仲县长绝不相信你会有这方面的问题,他说,楚县长既然那么信任你,你肯定有众所周知的优点,仲县长呢,刚来咱们海阳县,对很多情况还不是很熟悉,我呢,虽然是海阳人,可是我对县里的情况同样不熟悉,我们很需要一个像胡姐这样的人,既有工作能力,又能协调各种关系”。丁二狗觉得话说到这里,胡佳佳应该明白了,要是再说明白点,那就太直白了,反倒是不好讨价还价了。

  “丁秘书,你没有搞错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政府办副主任,我能有什么本事,再说了,我连一个食堂都管不好,更管不好别的事了”。胡佳佳开始要价了。
  其实从胡佳佳这里下手,既有利也有弊,女人嘛,如果没有特别亲密的关系连接上忠诚这根纽带,忠诚这种东西只是因为背叛的砝码太低,但是如果砝码足够重,女人比男人还要容易背叛,尤其是在官场上。
  但是自从仲华来了之后,常晓春一味的求稳,没有积极的靠过来,这样的人作为一个政府大管家,是无论如何不能被接受的,或许是以前采取这样的方案使他成了不倒翁,可是这很不对急于打开局面的仲华的胃口,所以,常晓春已经划出了仲华招揽的范围。
  “胡姐,你真是说笑了,大家都知道,后勤是最难管的,所谓众口难调就是这样,但是大家都看到了,胡姐管的井井有条,仲县长说,能管好后勤的人都有大智慧,要不然现在家家都是女人当家呢,所以说,即便是让胡姐你管理整个县政府,那也是不在话下的”。丁二狗说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刺刀见红了,再说就没意思了。 

  既然条件已经谈妥,那么剩下的话题就轻松了许多,丁二狗离开胡佳佳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在这期间,胡佳佳已经表示一定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当好政府这边的管家,绝不会出什么差错。
  而且通过似有似乎的暗示或明示,丁二狗已经对县里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谁和谁走的比较近,谁和谁有矛盾,谁和谁是铁杆,基本上都打听清楚了,而这些恰恰是仲华最需要的,哪些是可以拉拢的,哪些是可以离间分化的,哪些是必须予以打击的,分清敌我,是政治斗争的前提所在,不然不是误伤就是达不到效果  。
  “领导,我们今天去人大吗?”丁二狗将一杯冲好的咖啡放在仲华的桌角上,他有早晨喝一杯咖啡的习惯,说早晨喝一杯咖啡,这一上午都有精神。
  仲华看了看丁二狗,没说话,没说话不代表没有意思。他在等丁二狗接下来的话。

  “人大林主任在干部中很有威望,凑着春节,正好去走访一下,年纪大了,喜欢热闹”。丁二狗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这里面的意思很丰富。
  第一,林主任是一个老干部,在这县里的老干部,肯定都有自己的一帮嫡系,而且按照宪法规定,人大主任应该是二把手,虽然这在基层政府有点名不符实。 WWW.
  第二,林主任好像不像以前那么受人重视了,所以有时候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别人可以不去,但是如果这个行政一把手去,那就是另外的意思了,何况人大主任是常委,如果能够联合,这是很有助力的。
  “准备了什么?”仲华喝了口咖啡问道。
  “林主任没有别的嗜好,尤其钟爱咱们白山酒厂出的白山特曲,我那里正好有几瓶,就给他带着吧”。丁二狗说道。
  仲华笑笑没说话,其实别的他不知道,但是早晨的时候他发现丁二狗的勇士并没有在大楼后面的停车场里,至于去了哪里,他原本不知道,但是现在算是知道了,这小子肯定是半夜跑了一趟白山。
  仲华猜的没错,要说白山特曲没有什么好的,但是如果是在白山酒厂现打出来的,那就不一样了,这酒是丁二狗半夜给打电话给柯子华要的,柯子华正好是当班,要不然非得骂死他不可。

  柯子华开始有点佩服成功的眼光了,丁二狗真是能折腾,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又跟县长混上了,看来这事不单单是一句走了狗屎运就能解释的。
  所以丁二狗的事就是他的事,大半夜敲人家酒厂的门,把人家酒厂老板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前几天票女昌的事犯了呢,于是赶紧将还没有勾兑的粮食原酒拿出来给柯子华灌了五十斤  。
  “给林主任的秘书打个电话,问问林主任中午有没有时间,如果还没有别的安排,一起吃个饭”。仲华点点头说道。
  “好,我马上去办”。丁二狗答应着出去了。
  看着丁二狗将门关上出去了,仲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这小子的脑子不是一般的好用,领导想到的,他想到了,领导没有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虽然两会选县长是等额选举,一般不会有什么差池,可是不能将这种侥幸心理拿到官场上来,谁要是在官场上抱有侥幸,那么官场肯定会将谁浇醒,他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郑明堂一定会维护组织意图上,他要有自己的力量,没错,无论是结盟还是利用,从现在就得开始了。
  “哎呦,仲县长,你看看,这一到年底事就多,就还抽出时间来人大,我真是感觉很不好意思啊”。人大主任林德荣是在让贤了县委副书记才得到这个位置的,所以他在县委里是自成一系,既不合郑明堂一伙,也不和原来的楚鹤轩一伙,这正是楚鹤轩一直斗不过郑明堂的原因,虽然两人都对林德荣有拉拢之意,可是林德荣一直是装聋作哑,这样更加显得他的势力重要。

  “林主任,我是晚辈,你不会怪我来海阳县这么长时间了没来看你吧”。仲华话说的调非常低,没办法,当你不如别人时,适当的低头和弯腰都是蓄势待发的必要准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