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6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提一口气,拧步折腰,胸骨后缩,刚避开那一剑,已听见潘清源叫道:“大侄子快住手!是自己人!”
  我在心中不禁暗骂潘清源眼瘸,我黑灯瞎火的看不见他是谁还算情有可原,但他可是在黑暗里过惯了的人,他的眼睛在黑夜里比我好使的多,居然也到这时候才看见是我!
  晚了!
  就在潘清源喊话的那档口,封从龙又抖了一剑刺来,剑芒都送到我胸前了,如此凌厉狠辣的招数,岂是说停就能停的?!连封从龙自己也收不住!
  我早已经算定了距离,若是再往后躲,就要退到围墙上,那时候,这剑只需再往前轻轻一送,我无处可逃,便难逃胸前穿刃之祸!
  不及多想,我把手指一勾,急伸手往前去迎那剑,潘清源在旁边叫道:“不能用手啊!”

  “当!”
  一声清脆的撞击音,剑尖触到硬物,一削而断,两截残物跌落尘埃,封从龙恰借势后撤,停手了,我已汗流浃背。
  潘清源跑了过来,道:“快,快找找你的断指,我给你接上去!”
  我喘息几声,道:“什么断指?”
  日期:2016-03-27 20:11:00
  “我都听见‘当’的一声了,肯定是砍到骨头了!”潘清源还满地乱看,嘴里嚷道:“我侄女婿的剑快,砍断了你的指头你也未必知道疼,快找,别叫大黑狗给吞了,它可馋得很……”
  我捏着手里的两根半截铁钉,道:“封前辈砍断的是铁钉,不是我的手指。”
  潘清源往前一凑看,讶然道:“你从哪儿弄来的铁钉?!你迎上去的时候,我明明瞧着你手里什么也没有!”
  这也是我在间不容发之际,指头拨动衣袖内的塑胶缩紧口,捏了两根铁钉在手,挡了封从龙一剑,要不然,我真的要掉两根指头!
  这也是我首次使用铁钉,没料想竟也救了自己一次,亏得我学得认真,也亏得我晚上收拾东西的时候把绑带缝在了衣袖内,真是福大命大!
  “是弘道啊。”阿罗从屋中快步走了出来,道:“怎么是你?”
  “不是我是谁?”我没好气道:“你们怎么一上来都不问问是谁就打,而且还都下死手?”
  劫后余生,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我本事比以前好了些,今晚就得莫名其妙死这里了!我怎么能不生气?
  阿罗道:“我们都听见大黑狗在叫,还以为是家里进了贼,谁能想到是你?怎么大黑狗连你也咬?它不认得你么?”
  “谁知道这蠢狗害的什么病”我恨恨的看了一眼大黑狗,那货此时此刻正看着我摇头摆尾,舌头伸得老长,一副贱相。
  日期:2016-03-27 20:12:00
  “我出来的时候还看见你正要把大黑狗捂死呢!”潘清源道:“这大黑狗可是个厉害的宝贝,一般人哪能降得住它?我一看你那么凶残,怕大黑狗死你手里了,就先打了个暗器,不料又被你躲了过去,我便以为是个大对头。要不然我也不会不问缘由就下死手啊。”
  “大黑狗乱叫,我是捂着它的嘴不让它叫。”我道:“咱们都交手了,你还没认出我来?”
  “我本来瞥了一眼像是你,可你的本事……”潘清源咂咂嘴道:“奇怪,弘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的本事实在是跟之前相差太多,我不敢认。大侄女婿,你说呢?”
  封从龙身在黑暗中,也不见他动,直像根电线杆子戳在那里似的,只听他生硬的说道:“与之前天差地别,我若无剑,非他对手。”
  “啊?”阿罗吃了一惊,道:“当真?”
  潘清源道:“大侄女婿拿剑偷袭他,被他赤手空拳躲过去了四招,最后他还用两根铁钉破了大侄女婿的势,你说是真的假的?”
  “那怪不得大黑狗认不出你!”阿罗惊叹道:“这么说来你整个人的气息都已经变了,大黑狗一时间如何能认得出?”
  我这才恍悟,原来如此,倒是我误会大黑狗了。
  日期:2016-03-27 20:12:00
  老爹和叔父都说过,术界中人,随着修行,是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的,修行到一定境界,甚至可以脱胎换骨,跟之前完全判若两人。莫非我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

  想到此处,不由得心中一阵暗喜。
  潘清源道:“弘道,你练了什么功,怎么变得这般厉害?”
  我道:“一言难尽,这些天得了奇遇。对了,怎么不见蒋伯父和蒋大哥出来?”
  我们在院子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按理说,蒋赫地早骂骂咧咧的跑出来了,蒋明义也不是沉得住气的人,现在他们父子两人居然都不露面,也是怪事。

  阿罗道:“今天遇到了高兴事儿,他们父子二人喝了个酩酊大醉,到现在还昏天黑地,不省人事呢。”
  我惊喜道:“真的?”
  阿罗道:“当然是真的,要不然他们能不出来收拾你么?”
  我心中大喜过望,这可真是天助我也!没了蒋赫地搅局,见明瑶可就方便多了。
  我道:“阿罗,明瑶呢?她睡了?”

  “嗯。”阿罗道:“这么晚了,不睡觉做什么?”
  我抓耳挠腮,嚅嗫道:“这,这么大的动静,她怎么不起来看看?”
  阿罗道:“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今天人逢喜事精神爽,早早睡下,睡得很沉重。”
  日期:2016-03-27 20:13:00
  “是么?”我狐疑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喜事?”
  “这……”阿罗突然诡谲的一笑,道:“这可不能告诉你。”
  我失声道:“为什么?”
  阿罗又笑:“不能告诉你就是不能告诉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转眼去看潘清源,潘清源也摇头,道:“我也不说。”
  我心中郁闷,道:“阿罗,你去告诉明瑶一声,说我来了,我想见她。”
  我已经很焦急了,这么大的动静,明瑶是术界中人,本事不低,就算睡得再死,也该听到,怎么到现在还不出来?
  难不成是还不想见我?
  既然如此,就叫阿罗请她出来。

  不料阿罗却道:“明瑶已经睡了,你先回去吧,等她醒了,我会告诉她的。”
  我有些发恼,道:“我有急事!你能不能把她叫醒?”
  这时候,屋中突然传出一声婴儿啼哭,封从龙收剑入鞘,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往屋里去了。
  我愣了愣,然后忍不住道:“刚才那哭声是鬼婴的么?封从龙一家三口都在这里?”

  “嗯。”阿罗道:“鬼婴已经被张家给医好了,是我和阿源一起去禹都张家把他们三口接了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