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6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6 20:13:00
  更新线----------------------
  老爹沉吟了片刻,突然缓缓摇头,道:“观其面相,听其音相,是有心学好,看其行相,恐无力回天啊。”
  我道:“什么意思?”
  老爹道:“我看他多半是活不到六十岁了。”

  “啊?!”我一阵骇然。
  “人各有命,不必强求。”叔父道:“曹步廊有自己的造化,不提他了。道儿啊,你也收拾收拾然后歇一会儿吧,等到天蒙蒙亮,咱就得走啦!”
  我道:“何卫红呢?”
  叔父道:“睡了。你赶紧趁她睡着的时候收拾东西去。我们也该歇会儿了。”
  “中。”我应了一声,便奔卧室去,弘德睡得死,我随便提了两身衣服,打成包裹。找来暗扣、皮囊,从曹步廊给的绑带里取下来三十枚铁钉放在皮囊里,拿针线来,把绑带缝在自己的袖子里,虽不美观,可试着用手指勾动铁钉,倒也十分方便。

  收拾完毕,坐在床边,拿出和合偶摩挲片刻,听着外面没了动静,心想老爹和叔父应该都去睡了,我便又偷偷溜出屋子。
  猫王在门口狐疑的看我,我朝它摆了摆手,低声道:“这次不带你。”
  猫王的眼神十分不屑,我悄悄地推了大门楼里的自行车,抬出门槛,跑了几步,然后骑上去,往蒋家村飞驰而去。
  日期:2016-03-26 20:16:00
  到了蒋赫地家外,我把自行车往门口一扎,先爬在门缝上往里面瞧了瞧,院子里黑压压的无灯无火,屋门屋窗都紧闭着,料想这档口他们都已经熟睡了。
  又瞅了几眼,连大黑狗也不见扑来看看,以它之能,应该是听见我的动静了吧?这懒货!
  我有心想叫几声明瑶的名字,但是这黑灯瞎火的,如果叫邻居们听到,说是有男人半夜隔墙叫门,不指定会怎么想,乱嚼口舌出去,没来由坏了明瑶的名声。也会惹的蒋赫地不高兴。
  要不然我翻墙进去,跑到明瑶的卧室窗户底下,去拍拍玻璃?那样明瑶必定能听到,也不会吵到左邻右舍。
  可是翻墙进院好似做贼,实在是有些下作。
  我在蒋家大院门口就踌躇起来, 心中暗骂自己愚蠢,其实是应该带猫王来的,叫猫王翻墙进去,隔着玻璃叫唤两声,明瑶也必定会知道是我来了,现在倒好,大黑狗不知道睡死在哪里去了,连面都不露,有心唤它帮忙,此时也不能为——总不能再回家去把猫王带来吧?

  思来想去,蓦地一咬牙关,男子汉大丈夫,不拘什么小节!又不是真做贼,翻墙!说什么也得见一面!
  日期:2016-03-26 20:21:00
  我倒退后,助跑几步,然后轻轻跃上墙头,往院子里张望一番,仍然没有见着大黑狗,心中虽然稍稍狐疑,但还是跳了下去。
  不提防,我双脚刚一沾地,背后就猛然起了股恶风,不及回头,我立时斜刺里闪过,扭头看时,两道绿幽幽的光迎面扑来!

  是大黑狗!
  这货怎么连我也咬!?得了疯狗病?
  我侧避开,伸手在大黑狗背上揪了一下,把它掀翻在地,嘴里低声喝道:“是我!”
  那大黑狗见不是对手,“嗷”的一声就叫唤起来。
  我吃了一惊,这狗真是疯了!
  “别叫!”我喝了一声,那大黑狗不但不听,反而还蹿着叫。我也急了,这本不是做贼的,倒弄得跟做贼似的!
  我连忙赶上前去,骑在大黑狗背上,双腿一夹,大黑狗不能动弹,我又双手抱住狗头,捂住狗嘴,扳着它的脸,让它看我,道:“死老黑,不认识我了?!”

  那大黑狗拼命挣扎,力气大的惊人,可是在我手中哪里能脱得开?它不得已看了我几眼,眨巴眨巴眼睛,又使劲嗅了几口,忽的安静下来,还伸舌头来舔我的手掌心。
  我一时间苦笑不得,这货,感情是直到现在才认出我来!
  日期:2016-03-26 20:23:00
  想来我刚到门外的时候,它就已经听见外面有动静了。都说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唤,叫唤的狗不咬人。这大黑狗属于前者,听见我翻墙,就偷偷藏在墙角里,等我跳下来的时候,冷不防背后偷袭!亏得是我,要是换成真的贼偷,就算没被咬死,也得被吓死!
  我低声道:“蠢狗,别再叫唤了啊,不然狗毛给你揪掉几撮。你知道我是来找谁的吧?去她门口……”
  话还没说完,突然听到一道破空之音“嗤”的打来,势头极快,情急之下,我抱着狗合身一滚,只听身后“噗”的一声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进墙里头去了。
  “咦?!”有人讶然一声。
  我抬头看时,早见一道人影扑来,黑灯瞎火的,不辨是谁,只觉得高低矮胖不是蒋明义,也不是蒋赫地,正待细辩,那人忽然一扬手,“嘭”的一股白烟散开,朝我裹来!
  我双脚蹬地,直挺挺的跃过那团白雾,半空中一折腰,直翻到那人背后去,勾手再一抓,那人还不及回身,肩膀便被我拿住!
  “提千斤”的力道何等厉害,那人当即“哎唷”一声,翻身就倒。

  我听得声音熟悉,觉得好似是潘清源,可又奇怪他怎么变得这般孱弱不堪?正要发问,却听他高声叫道:“大侄女婿快来!”
  日期:2016-03-26 20:27:00
  这次离得近,听得清楚,那声音就是潘清源的!
  我“嘻嘻”的一笑,把手松了开来,正想说:“是我。”却猛觉背后一股森寒之气如虹贯来,霎时间,头皮都麻了起来,话到嘴边,也喊不出来,下意识的屈膝缩颈,把身子活活矮了半截,才觉那股森寒之气擦着头皮过去!

  惊吓出一声冷汗之余,斜身抬头看时,月光下,只见一柄如水长剑,白芒森然!
  只来得及看了这一眼,那剑就又朝我刺了过来,只瞧见剑尖一点寒光抖动,刹那间就化作无数璀芒,好似烟花迸落满地,又似流星坠落天际,一招之间,幻化万千,竟直指我身上十余处要穴,端的是剑法惊人!
  我缩身往后一退,堪堪避过锋芒,那剑却如影随形,又刺了上来!
  好厉害!

  我倒抽冷气,使剑的这人是谁?!
  这等剑法,我只见过封从龙使——对了,潘清源叫“大侄女婿”,那不正是封从龙吗!?
  我有心要喊住手,可是这档口我又正在施展“抟扶摇”的身法躲避剑招,气息错乱不得,只要我一出声,脚步就会乱!以封从龙的剑法,眼中不揉沙,得势不饶人,一着不慎,我就得死在他的手里!
  日期:2016-03-27 20:11:00
  更新线----------------------
  以封从龙的剑法,眼中不揉沙,得势不饶人,一着不慎,我就得死在他的手里!
  而今无计可施,只得再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