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82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叹道:“我还没尽兴呢,青曼你呢?”吕青曼红着脸说:“我……还行吧,你真是……”李睿见她欲言又止,问道:“我怎么了?”吕青曼笑道:“你真是难以满足。”李睿笑道:“废话,这才玩了多一会儿啊?我先去会会他个老家伙,回来咱俩继续。”吕青曼吓得忙道:“不继续了,等你回来咱俩去看房,想要……晚上再说。”
  李睿走出家门,到了楼下一看,外面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老头,看年纪六十多岁,短发,浓眉大眼的,眉毛鬓发都白了,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却别有一副气势,心里有点纳闷,这人是谁,自己怎么从来不认识?倒是看着有点耳熟,似乎就是小区里的人,可从来没跟他打过交道啊。他今天突然上门来干什么?
  这人大喇喇的道:“我就说吧,你肯定在家,干吗呢?睡觉呐?给领导当秘书累吧?”说着,从兜里摸出一盒中华烟,捏出两颗,递了一颗过去。李睿陪着笑接到手里,道:“隋叔?您……我看着眼熟,您也住咱小区?”这人道:“废话,跟你一块住了七八年了你竟然不认识?”说着又摸出打火机,打着火以后先递了给他。李睿忙谦逊道:“您先来。”说着把他手握住,推向他那一边。这人就缩手回去给自己点上,吸了一口后道:“嗯,不错,没有因为给市委书记当了秘书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对你隋叔我还算有礼貌。”说着把打火机递给他。

  李睿虽然已经不抽烟了,但礼貌起见,还是点着了火,淡淡的吸了一口,凝目打量这个隋叔,从他的气度以及说话的语气判断的出来,这位是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笑道:“隋叔,您找我有什么吩咐?”隋叔道:“我听说你要当咱们小区业主委员会的主任?”
  李睿听得为之一滞,忽然想起这个隋叔是谁了,记得上次老爸提到小区成立业主委员会的时候,曾经说过,委员会主任本来是同小区住着的一个区里退休的政协副主席来当,姓隋,不过老爸跟他不对眼,就把自己的旗号打出去,愣是从他手里把主任的帽子抢了过来,强插到自己头上,自己当时还曾埋怨了老爸一番,现在看来,这位隋主席是过来找晦气来啦?疑惑的说:“没有啊,我不知道啊,这事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最近忙得要死,成天不着家,根本不知道有这事。”

  隋叔嘿嘿笑道:“你不知道?你是可能不知道,不过你爸知道。他要让你当这个委员会主任。”李睿道:“那怎么可能呢?我爸也不能代表小区所有业主啊,怎么可能他让我当我就能当了?隋叔你别开玩笑。”隋叔道:“他当然代表不了所有小区业主,可这业主委员会也是由物业促成建立的,说起来还是物业说了算。物业那帮人都生着势利眼,眼看你李睿得势,给市委书记当秘书,自然要捧你的脚丫子了。”

  人们平时说起拍谁的马屁,通常都会说“捧某人的臭脚”,没谁会说“捧谁的脚丫子”。
  因此,李睿听隋叔说物业捧自己的脚丫子,其实就是当面说捧自己的臭脚,只不过他到底没那个胆子说明白,只把臭脚换成了脚丫子,饶是如此,意思却一样,心里暗暗有气,脸上却没表现出来,道:“原来是这回事。业主委员会的主任也挺忙的吧?我平时那么忙,哪有时间做这个主任?还是让他们另选高明吧。”隋叔忙道:“原先可是定我当这个主任的,你要是不当了,就还让我当,好不好?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这么个事儿。”

  李睿这才明白,他不是来寻自己晦气的,而是想让自己把主任的所谓官衔转到他头上,心里也不无好笑,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个官迷,在台上的时候当官也就算了,怎么退休了也要想方设法的当官?难道真有传说中的“官瘾”存在?想要答应他,又怕老爸听了不高兴,便道:“行,这事我看下,抽时间找物业主任说说。”隋叔道:“这事你可得当个事儿办,要不然真让你当选了这个主任,以后你都没时间维护业主们的利益。”

  李睿暗想,按青曼的意思,差不多明年婚后就要搬到新房里住去了,而新房肯定不会在这个小区,那么自己还真是没必要也不可能再当这个小区业主委员会的主任,等老爸回来,劝劝他,让他别跟这个隋主席较真,然后自己再把主任的头衔让出去,便点头道:“好,好,隋叔你放心,我尽快办好。”隋叔满意的说:“你为人处事方面比你爸强,怪不得市委书记选你当秘书。好好干,以后前途不在我之下。”说完乐呵呵的走了。

  李睿当然不会对他的夸赞之辞信以为真,像他这样这样曾经当过领导的人,夸人的话随口就来,要不然怎么驾驭属下?对于领导来说,表扬与批评就是两门驾驭属下的艺术,也能说是高超的绝技,横向里可以比较“九阴真经”“九阳神功”那样的绝世秘籍,这两门绝技若是全部掌握,可以说日常管理工作就不在话下了,既可以轻易让下属带着开心的笑容为你卖命,也能很快在身边聚拢一群亲信,妙处之多,无法想象。可以这么说,不懂得表扬与批评的领导不是一个好领导,只懂得其中之一的领导也不是一个好领导。

  说白了,什么是领导呢?领导就是一手捏面包,一手持大棒的人,可以让你吃得笑逐颜开,也能让你哭得畏惧服从。他能轻易引导你的情绪,让你随时变幻脸色,大部分时间都在领着你干点什么好事或者坏事。一边领着你,一边引导指导或者教导你,这就是领导。
  饶是李睿明白这些道理,但还是被这位已退休的区政协副主席夸得心里美滋滋甜丝丝的,目送他远去后,心想,以后要多向这人学习,尽快掌握“表扬”这门官场最高绝学之一,自己不可能一直给老板当秘书的,以后迟早会出去主政一方,手下有那么多人要管,没点领导艺术还行?
  他带着笑容回往楼上,刚到门口,吕青曼已经拎着包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人撞个当面,吕青曼道:“走吧,去看房子。”李睿悻悻的小声道:“可是老婆,我还没……”吕青曼嗔道:“急什么呀,我又不跑,等回来再说,大不了我晚上不走了,这下你满意了吧?”李睿嘿嘿笑道:“那多不好啊,我得维护你的清誉。”吕青曼道:“哎呀别废话了,快走吧,这都几点了。”
  李睿见她催得这么急,也没办法,进屋拿上随身应用之物,出来后关上屋门,跟她下楼钻进车里,掉头驶出小区,寻找市内正在销售的小区楼盘。
  在市区道路上没头苍蝇一般乱撞的时候,李睿忽然间想起了刘丽萍,要是她不自掘坟墓的话,现在还在当售楼经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找她买房呢?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又想,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那摊官司算是彻底平息了,她应该又回到劳教所接受再教育去了吧,她家又赔了那个被她扎伤的妇女多少赔偿金呢?眼睛都给扎瞎了,算是重度致残吧,估计少赔偿不了。
  吕青曼问道:“你说你原先的单位分职工自建集资房,什么时候能下来?”李睿说:“你说起这个来我可得好好跟你说说,局里的老领导给我留了一个指标,对应一套大面积的房子,而且位置是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虎仙桥,毗邻火车站,无论交通还是购物都是上上之选。目前正在筹建,如果建设速度快的话,明年年底差不多就下来了,最晚也就是后年初,到时候咱孩子也就出来了吧。”吕青曼想了想,道:“咱们今天先转一转,看有没有喜欢的房子,如果有就下定,如果没有,那就等你这套房子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