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庆喜怕的不是仲华,而是丁二狗手里的那份录音录像,这样的情形他在电视上看过不少,很多比他大得多的官员都因为记者爆料或者是偷拍而被关注,继而纪委深入调查,百分之九十九都会查出经济问题,这样就有了将其绳之以法的理由,他真正惧怕的是这个。
  徐庆喜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县长,放我一马,我今生今世就是县长的人,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放我这一回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干了”。
  徐庆喜今年四十一岁,从一个海阳县化肥厂的工人熬到现在的确不容易,所以当这间屋子里只有仲华和他时,他再也顾不上什么廉耻,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轻易下跪,但是要看跪是谁,为什么而跪,现在这么紧急关头,关心到自己的前途命运时,一跪又有什么呢? 
  仲华也是无可奈何,要是放在以前,嫉恶如仇的他肯定会将这件事捅到常委会上,可以肯定,徐庆喜这个镇长当不过这个星期,而且徐庆喜并不是郑明堂的嫡系,所以肯定会给这个新来的年轻县长一个面子。
  但是那样又能如何呢?他这个外来户还是没有自己的羽翼,开会时他就常想,台下这些人有哪个是他的人,或许这有点太江湖味,可是官场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果你想做点事,没有几个左膀右臂哪行,所以本来今天很愤怒的他,意外的憋住了自己的怒气,不得不违背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原谅了徐庆喜。
  丁二狗看着徐庆喜低着头跟在仲华身后出了门,他一点都没有惊讶,既然仲华将几个人都赶了出来,那么自己这个老板肯定会利用这件事和徐庆喜做个交易,至于是什么交易,那就难说了。
  “好了,你不要跟着了,上好你的班”  。仲华对身后的徐庆喜说道。
  丁二狗跟着仲华出了镇政府大门,上车之后就出了镇子,看起来是回县城的路,但是出了镇子没多久,汽车就拐向了一个山路,一直开到不能开车为止,丁二狗小心的将车掉转了头,期间真是险象环生,但是没有办法,再往前恐怕是连掉头都困难了。 
  “我从来没有到乡下来过,不瞒你说,上次去你们那个梨园村,还是第一次下到这么基层的地方,但是现在突然不得不下乡,我才知道光在上面听听汇报材料真是太荒唐了,汇报材料的人不可信,你想想,材料能可信吗?”仲华有感而发。
  “怪不得以前的干部都讲究下基层,现在少了,打个电话,听听汇报,下面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有时候领导可能知道这事有假,可是为了某种利益,又或者懒得去认真,所以也就过去了”。丁二狗边看着仲华的脸色,边慢慢说道。
  “长生,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不用像其他人那样畏畏缩缩,如果在你这里也听不到真话,那我可就真的聋了”。仲华看了一眼丁二狗说道。
  “领导,我一直都纳闷,为什么会选我做你的秘书,我可听说常主任为这事没少费劲”。
  “有没有费劲那是他自己的事,他该管这个”。
  “领导,前面有个村庄,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走,去看看,哎,这个村是什么村?”
  丁二狗根本没有来过这里,哪知道这是什么村啊,于是打开手机地图,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仲华看了看捣鼓手机的丁二狗,这个时候看地图有什么用,这荒山野岭的难道也能显示出来。
  “老乡,这是什么村?”仲华看到山包转角处过来一个背着孩子的农村妇女,问道。
  “郑家村,前面就是郑家村”。说着话,背上的孩子又哭了,于是这个妇女急忙带着孩子继续赶向郑家村。
  “老乡,这孩子怎么了?”仲华已经有了孩子,所以听得出孩子的哭声不像是一般的哭  。
  “发烧,我要带她赶紧去郑家村看病”。妇女边说边加快了脚步。
  “领导,前面这个村叫郑家村,好像是姓郑的人家比较多”。丁二狗赶上来说道。

  “长生,你们村的人如果得了病,一般都去哪里看病?”
  “临山镇啊,我们村离镇上的距离还算可以,像梨园村就惨了,只能是依靠村上的赤脚医生,往往会贻误病情,每年都有因为耽误治疗而转化成其他并发症的,严重的就直接死亡了,老人和孩子比较多”。
  “所以梨园村的村民修路的热情很高?”仲华问道。
  “其实山里人看病都很困难,以前有很多赤脚医生,后来因为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很多赤脚医生都转行了,导致农村严重的缺医少药,这情况在整个海阳县都很普遍”。丁二狗说道。
  “真是不下来看看不知道,这些事我一点报告都没有看到过,所以对这件事完全没有概念,其实今天下来也想看看实际情况,没有想到又发现了这么多情况,这一趟来的值啊”。仲华说道。
  郑家村应该是方圆几十里地之内最大的一个村了,所以这里基本上承担了安山镇的角色,虽然只是一个村落,倒好像比镇上还要热闹。村口就是一个小学,这个时候学校已经放寒假了,所以学校里空荡荡的,但是教室里还传来一阵阵读书声。
  “进去看看?这个时候还在上课吗?不是说不让在假期里补课吗?”仲华看了一眼丁二狗说道。
  “这应该是一个兴趣班吧,领导,你听,教的是英语,应该不是正式上课”。
  俩个人慢慢踱到教室后面,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年轻女子站在讲台上,一手拿着教鞭,一手拿着一本书,带领一大群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孩子在读单词。
  年轻女子也注意到了后窗户有人在偷看,于是指了指前面一个小孩站起来带领大家读,而她则放下了教鞭和课本走了出来,正好将丁二狗和仲华堵在教室后面的夹道里。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我们,我们就是看看,哎,对了,不是现在不让寒假补课吗?你们怎么又开始上课了,不怕教育局罚你们”。丁二狗先发制人的说道。
  红衣女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是教育局的?这可新鲜了,一年到头都不来一趟,这快到过年了到来了,又想来收什么钱,我可告诉你们,要的多了我可没有,不行就从我工资里扣吧,这些孩子是不会给你们交钱的”。红衣女子说的有点委屈,但是又有点央求的味道在里面。
  仲华也听出味道来了,这里面肯定有教育局吃拿卡要的事,于是问道:“你是说教育局的人来收过费用,不是教材免费,学费全免了吗?”仲华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这位先生,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上课去了,你们要是罚钱的话,就从我工资里扣吧,这些孩子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上课的时候还好说点,一到了放假,那就成了野马了,到处乱跑,他们父母还没有回来,就怕这段时间出事,所以集中起来学点东西,更多的是看孩子,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过了年我也不打算回来了”。红衣女子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
  仲华看了丁二狗一眼,使了个眼色,丁二狗上前说道:“红老师,别急着走,是这样的,这是咱们海阳县的县长,今天下来看看乡亲们,走到这里,听见学校里面有人念书,所以进来看看,红老师,看起来你不是本地人吧”。  丁二狗开始套近乎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