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1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6 22:34:07
  (正文)
  1.10.6 最后的外交努力
  离开皇宫之后的新首相东条英机没有立即返回自己的陆相官邸,他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第二站是东乡神社,在追忆了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的丰功伟绩之后,最后一站东条到了靖国神社,拜祭那些先前的牺牲者,为自己的“不妥”之处表示“歉意”。
  1941年10月18日下午15:00,日本第40任首相东条英机向天皇呈交了新内阁成员名单,改变日本历史命运的东条内阁就此诞生。——此时距太平洋战争爆发仅仅只剩下51天。

  因为时局紧迫,陆军三长官会议决定由东条继续兼任陆军大臣。杉山参谋总长起初考虑如果长期兼任似乎不妥,但觉得暂时也可以试一试,便不再提出反对。按照日本陆海军的规定,现役军官必须服役“定年”后才能晋升。规定的“定年”是中将四年、少将三年、佐官两年。1936年12月1日才晋升陆军中将的东条离五年还差四十多天,不具备晋升大将的基本条件。但杉山参谋总长提议特殊时期要办特殊之事,对于东条应作为特例予以晋级,如果当上首相连个大将都弄不上也实在不够意思。都是陆军自己人,大家也就纷纷表示赞成。这样东条四喜临门,以陆军大将身份同时身领首相、陆相、内相之职。

  即使在之前无比强硬,即使也曾对近卫说过“眼睛一闭跳下去”的话,但真轮到自己的时候东条还是把眼给睁开了。他也清楚日本一旦与美国开战胜算甚微,在觐见天皇时裕仁也要求东条要想尽办法“避免与美国的战争”,重新作出和平的努力。对天皇无比忠诚的东条下决心按裕仁的要求去做,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扭转局面。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尽快恢复早已陷入僵局的美日会谈。
  新内阁的海军大臣变成了岛田繁太郎海军大将。之所以选择岛田,除了他和伏见宫博恭王关系密切之外,还在于相比前任及川古志郎来说岛田更加老实听话。在海军中岛田以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著称,在大家眼里他似乎一点脾气都没有。伏见宫在当军令部总长的时候,岛田在他手下当过多年的军令部次长和作战部长,对伏见宫可谓是言听计从。在出任海军大臣之前,作为一个多年舰队军官的岛田离开东京已达四年之久,以前也从未接触过政治,说实话根本就不是海军大臣的料。海军省千早正隆中佐对此曾经说,“岛田大将是一个具有东方式英雄特征的人,十分粗糙,缺乏周密的思考和明确的责任感”。战后日本海军参谋们曾有这样的说法:“山本五十六和岛田繁太郎安反了位置”。意思是说岛田应该去当联合舰队司令官,而山本则应该来当海军大臣,这样才适得其所。个人没什么主见的岛田是一个随大溜的附和着,一遇到问题就会立即去找同样毫无见识却积极主战的伏见宫。岛田和及川的更替验证了中国的一句老话:老鼠下崽一个不如一个。

  在觐见天皇时裕仁曾经指示陆军出身的东条要努力搞好与海军的关系,东条也认为保持陆海军的团结非常重要,因此上任伊始就邀请岛田海相一起去参拜靖国神社,以便在国民面前表示出陆海军之间的“亲密关系”。这样明显带有的作秀色彩的活动当然不会少了记者随行,很快二人共同参拜的照片就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岛田由于顾虑到东条是首相同时兼任的陆军大臣,所以在参拜时向后退了一步没有敢和东条并列,因此在照片上就给人一种海军大臣追随陆军大臣的印象,——岛田由此得到了一个“东条副官”的雅号。海军对此相当不满,此举不但伤害了海军的感情,也进一步加深了陆海军的矛盾。本来想做的好事最后反而弄巧成拙。

  本来水平就有限,整天闭着嘴的前海相及川还没有好好跟岛田交接。他告诉岛田,所有的文件都在柜子里,想看自己看去,然后就挥挥手扬长而去。岛田翻看了那些文件才知道7月2日和9月6日两次重要御前会议的内容,他为此异常震惊。就在这时他接到了“海兵”同班同学山本五十六大将一封深感绝望的信件,在信中山本请求老同学不能像他的前任及川那样随波逐流,必须担起海军大臣的责任,尽一切可能避免与美国进行一场毫无胜利希望的战争。信的结尾山本说,“当然做出这样的努力需要忍受难以言表的苦衷,还需要非凡的勇气和信心”。山本也属于死马当活马医,他非常清楚他的同学缺少的恰恰正是这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岛田内心是反对与英美开战的。

  外相东乡茂德和藏相贺屋兴宣也都是反战派人士。本来如果决心对英美开战的话就是让老酒去当外相也不耽误事,但东条还想遵从圣意通过外交打开局面,至少也要将外交作为掩盖战争的手段,所以还是选择了经验丰富的东乡茂德。
  新外务大臣兼拓务大臣东乡茂德大家并不陌生,在之前已经多次露过脸,尽管大多是跑龙套的角色。比起前任丰田贞次郎来说,满头白发的东乡担任外相的确是合适和明智的选择。东乡是日本二战期间经验丰富的职业外交家,在任驻苏大使期间曾强力协调苏联停止对蒋介石的援助未果。他在日本终战投降前还要再次出场,恰好又构成一个“圆满”。
  在美国驻日大使格鲁看来,东乡属于冷酷的“超缄默型”。他不同于大多数外交家善于隐瞒真实的观点,而是坦率直白直言不讳,以致给人有粗鲁之感。东乡娶了一个德国寡妇,也曾经研究过德国文学,但他不喜欢纳粹,不亲美也不亲德。和山本五十六与日本海军之父山本权兵卫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一样,东乡茂德和东乡平八郎也是八竿子打不着。他的先祖是姓朴的朝鲜人,作为陶工在十六世纪被劫掠到日本。接到东条的邀请时东乡一开始坚辞不就,并坦率表示,“如果陆军方面继续对中国驻军问题采取强硬态度,外交交涉难以进行”,他认为陆军必须在中国驻军以及其他问题上“作出真正的让步”。东条表示这些都不是问题,“包括中国驻兵问题,将就日美交涉的诸问题予以重新考虑”。得到承诺的东乡才答应重出江湖。

  选择东乡茂德出任外相等于同时释放出一种信号。因为东乡始终如一地致力于改善日苏关系,他的任命显然是为了向苏联表示和解的一种姿态,也是日本不打算联合德国进攻苏联的一种暗示,这是华盛顿十分关注的问题。不仅如此,连新外务次官西春彦也是日苏问题专家,在苏联呆过多年。
  在“二二六事件”中被刺杀的高桥是清曾经八次出任过大藏大臣,他遇到经济难题时都会以大臣之身屈尊去找手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儿商量讨教,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贺屋兴宣。有“理财圣手”之称的新藏相贺屋前边也露过脸。伦敦裁军会议上代表大藏省参加会议的贺屋因为赞成裁军差点被代表海军省的山本五十六打耳光。近卫第一次内阁时贺屋就是大藏大臣,他成功打造了中日战争时期的日本战时经济体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