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81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又问:“那么……那个老专家有没有解释,珠子表面那层氤氲是什么?”高紫萱说:“他说那是宝珠感应天地精华、海浪潮汐规律而形成的,有点海市蜃楼的味道。”李睿当然不满意这个解释,心下寻思,既然是动物身体里生出来的珠子,那多半跟珍珠的性质差不多吧,珍珠十几年甚至几年就能生出来,且表面有很漂亮的光晕,而这颗宝珠要孕育数百上千年,那么它表面产生会动的氤氲也就可以理解了,道:“也就是说,那个老专家其实并不知道这颗宝珠的质地,只是觉得跟传说中的玳瑁是一样的?就认定它是玳瑁!”

  高紫萱抿着嘴点了几下头,道:“我问他这颗珠子价值多少,他说以前从来没见过,无法估价,但是,不说别的,就说珠子表面那层氤氲,再加上它会发光,就是价值连城。”李睿道:“价值连城这个说法太虚幻缥缈了,能说个具体数字吗?”高紫萱道:“当时我也是这么问的,老头想了想,说,这颗珠子要是拿到国际著名的拍卖会上,譬如苏富比拍卖会,拍十亿可能,拍一百亿也可能,就看有没有人喜欢了。”李睿早就预料到这颗珠子价值过亿,闻言也不惊讶,只是内心稍微有点小遗憾:“这颗宝贝就这么送给了高大小姐,自己可真的舍得吗?”高紫萱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小腿一摆,秀气的鞋尖踢了他一下子。

  李睿恍然醒过神来,失声道:“啊……踢我干什么?”高紫萱美眸微微眯起,妩媚的觑着他,道:“是不是后悔了?呶,你要是后悔了,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可以要回去。你选吧,是要这颗珠子,还是要我这个朋友。”说完,下颌微抬,高傲而审视的看着他。
  李睿仿佛受辱了一样,破口大骂:“特么的,你这是侮辱我。我既然已经送给你了,哪还有要回来的道理?别管它值十亿还是一百亿,我都不放在心上。我要你!”
  高紫萱听得莞尔一笑,道:“你知道嘛,你现在特别可爱。”李睿愤愤地说:“可爱又怎样?”高紫萱抿嘴一笑,两腮现出两个浅显的梨涡,说道:“我想亲亲你。”李睿瞬间就呆住了,刚要问她真的假的,高大小姐已经凑过上身来,不由分说,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李睿立时石化,还好这个吻突如其来,之前又没有任何的调笑,所以才没惊动小家伙,要不然就会支起帐篷,当众丢人的了。

  高紫萱在他脸上吻了一口,又亲昵的凑脸上去,跟他脸颊贴着脸颊。李睿可以完全感受到她脸蛋的温热腻滑,就跟上面涂了一层银粉似的,别提多滑了,那种感觉爽得简直没法形容,整个人都飘到天上去了似的。高紫萱眼睛看着洗手间的门户,在他耳畔低声道:“我没别的意思,就只是想亲亲你,别多想哦!呵呵。”说完这话,才坐回身去。
  李睿瞠目结舌的看着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在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她亲我了,她竟然主动亲我了!”心底另有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喊:“她为什么不亲嘴呢?”
  高紫萱已经恢复正色,道:“我所有的资产财富加到一起,也不如你给我的这颗珠子值钱。”李睿暗想,我这也是慷他人之慨,赚个顺水人情,如果这珠子真是我自己的,我未必会心甘情愿送给你呢。高紫萱道:“所以,我有必要重复当日在车里跟你说过的话,我所有的一切,也都属于你。”李睿讪笑道:“紫萱,你太……”高紫萱道:“你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你是回家呢,还是也在这儿住?如果你想,我可以搬出去,留给你们享受二人世界的空间。”李睿道:“呃,你又来了,我不是那种人,我跟青曼清清白白,要等婚后才……”高紫萱嗤笑道:“虚伪!”

  这天夜里,李睿注定无法入眠,躺在席梦思上,干瞪着眼看着屋顶,却怎么也睡不着,兴奋得要命,两件事耿耿于怀:第一件,高紫萱主动吻了自己,吻了就吻了吧,还让自己不要多想,靠,都这样了还不让多想,这是自欺欺人还是故意挑逗自己啊?欺负老实人也不带这样欺负的呀。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就算感动于自己送她价值过亿的宝珠,也有别的很多方式可以表达感激之情嘛,何必非要上嘴?这一上嘴,就算没有暖昧关系,不也就生成了?就算她觉得这样很平常很普通,不算暖昧,自己还觉得很暖昧呢。唉,女人心,海底针,真是搞不懂。

  第二件,想不到稀里糊涂从古墓中得到的一颗珠子,赫然是传说中的神奇珠宝玳瑁,而且价值上亿甚至数十亿上百亿。这样的盖世奇宝,却稀里糊涂的送给了高大小姐,就算表面上显得再大方再潇洒,也完全掩饰不了内心存有的芥蒂。人啊,到底还是自私的,只不过有人能把这种自私隐藏得很好,让人看不出来。
  他胡思乱想到半夜两点多,这才睡了过去,睡着没多久,只穿着一层薄纱睡衣的高大小姐就从梦中走来,直接扑到他身上求欢,口称“报答赠珠美意”。他连仰卧的姿势都没变,就跟高大小姐做到了一处。高大小姐骑在他身上,场面之香艳,是白日里完全不能想象的。在这样一幅活色生香的诱人场景中,他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跑马了。
  次日早上醒来,他感受到仍然潮湿的裤衩,老脸颇有几分脸红,忙下席梦思去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吃过饭后,带上林雅霏“抽奖抽中”后送给自己那部新的水果机,跟老周往青阳宾馆去了。
  宋朝阳倒是好心好意给他放了一上午的假,他却不能当真,否则未免有失秘书应有的责任心。正好,青曼上午要跟高紫萱去工地现场查看宝马4S店的建设进度,完全用不着他陪,所以他就大可以毫无牵挂的去陪老板加班。
  一号车里,老周凝神驾车,李睿则摸出手机给程松华拨去了电话,之所以昨晚上没给他去电话说明方芷彤父亲扎伤城管马队长那件事,是觉得那件事并不算太严重,耽误一半天的也没什么关系,再加上当时时间过晚,也不方便给他打电话,所以才拖到今天早上打。反正甭管早晚,能把事办了就行。
  电话接通后,两人寒暄几句,李睿就切入正题,将昨晚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程松华失声道:“啊,那个伤人的小老板是老弟你朋友的爸爸?这……这回可是麻烦了!”李睿听得很是奇怪,道:“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城管马队长死了吗?不会吧,他应该只是受了轻伤,我走的时候还没事呢。”程松华道:“不是,没死,是这么回事:事件发生以后,区城管分局局长跟分管城管的副区长都给我们局里打来了电话,让我们在调查真相的时候,注意维护城管干部的正面高大形象,争取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对方头上去。”

  李睿吃惊地说:“啊,他们这么吩咐的?还真是照顾自己人啊。”程松华道:“他们的意思是,抓住这个机会,来个严打重办,杀鸡儆猴,免得以后在市区内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件。他们担心,要是处罚不痛不痒的话,以后小商小贩们更不把城管放在眼里了,还不得都拿着刀子剪子扎人啊?”李睿道:“我理解他们的担忧,可是也不能这样办啊。这不是把被欺压的善良百姓当成恶霸刁民处理了吗?哪有这么干的呀?”程松华叹道:“要不我说这事麻烦呢。要是没有领导的吩咐,老哥我那是二话不说,马上就按你的意思办了,可现在……唉!”

  李睿自然不会坐视方芷彤的父亲被打成刁民,脑袋里开始思虑对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