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同志,这就是你妹妹啊?”一个保安凑上来问道。
  “对啊,这就是我妹妹,以后照顾着点”。丁二狗手一扬,将一盒只抽了一支的苏烟扔给了保安  。
  丁二狗从包里拿出新买的羽绒服,打开之后给凌杉穿上,凌杉顿时觉得暖和了很多。
  “你看看你,最近都累瘦了,走,我带你去改善一下伙食,你现在是上学最累的时候,要多吃点好吃的,要是累瘦了可不好,一抓一把骨头”。

  “你才一抓一把骨头呢,要你这么说,那不成了白骨精了”。凌杉嘟着嘴说道。
  “你现在可不就是白骨精吗,我就是唐僧,我这唐僧都送上门来了,你都不动心?”丁二狗说道。
  “去,三句话就下道,你这是专门来看我的吗?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了,给你发短信也不回,给你发十条,就回一两条,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哪能呢,我忙,再说了,你二蛋哥让我离你远点,他一直以为我是在对你图谋不轨,你表嫂也这样说”。
  “切,你不是吗?对了,过了年就要考试了,你说我报哪里好?”

  “当然是北京了,一定要报北京的大学,只要你考得上,北大清华都可以”。
  “我哪有那么厉害,顶多也就是人大之类的”。凌杉骄傲的说道。
  “呵呵,只要你考得上,我就供得起”。丁二狗看看已经走出了学校好远,一伸手,将凌杉搂进了怀里,凌杉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也就听之任之了,但是这时候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在路的对面走出一个白领丽人,当这个白领丽人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时,偶然的一回头,正好看到了丁二狗和凌杉两人。
  白领丽人脸上表现出一点惊喜,想要推开车门上前打个招呼,但是犹豫了一下,又看到丁二狗和那个女孩你侬我侬的样子,不禁摇头笑了一下,开车走了。
  丁二狗没有注意到的这个白领丽人就是司嘉仪,那晚在丨警丨察培训学校后面救得那个女孩,司嘉仪之后一直在找他,但是那个时候丨警丨察培训学校的培训已经结束了,而且打听的结果是丁长生在海阳县的临山镇,她一直想抽个时间去一趟临山镇,但是忙起来就忘记了这事,直到今天再次见到丁二狗。
  “那我学什么呢?我现在很迷茫,整天和同学讨论学什么专业,都快魔怔了”  。
  “嗯,学金融吧,等你毕业了,我给你安排工作”。
  “你,二狗哥,你不是说真的吧,你安排我去哪里啊?临山镇农村信用社?拉倒吧,我可告诉你,我是坚决不会再回临山镇的,我要留在北京或者上海那样的大城市”。
  “没问题,我看,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边吃边聊你的伟大梦想,这都十一点了,也到了饭点了”。
  两人在路边找了一家中档酒店,“你点菜吧,想吃什么尽管点,多点一点,待会带点回去”。丁二狗嘱咐道。
  “那好吧,酱鸡,酱鸭,酱猪脚……”

  “哎哎哎,我说你能点点别的吗,老是跟酱过不去呢……”丁二狗一听差点笑翻了,于是就说了一句,但是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傅品千打来的。
  丁二狗看了看正在点菜的凌杉,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喂,你好,有事吗?”丁二狗轻声问道。
  “他走了,刚刚走”。傅品千声音很低,可能是过度悲伤又或者是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反正是在声音了已经听不出悲伤了,只有一个小女孩低声抽泣的声音。
  “需要我做什么?”丁二狗低声问道。
  凌杉也感觉到丁二狗的不对劲,于是停止了点菜,直盯盯的看着丁二狗。
  “我想让你过来帮帮我,我……”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到”。丁二狗说完挂了电话。
  “你有事?”凌杉问道。
  “对不起,杉杉,我的一个朋友家里死了人,我得马上过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等这些菜做完了,你都打包带走吧,回学校里吃,这是两千块钱,自己打车回去好不好”。
  “行,你快去忙吧,路上慢点”。 
  丁二狗一路小跑到了白山一中门口取了车之后又开完白山市中心医院,虽然他答应过来的,但是来了干什么,他还真是不知道。
  “节哀顺变,保重身体”。丁二狗见到傅品千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不然的话还能说什么。
  傅品千点点头:“谢谢你,我们在白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是一个孤儿,而我为了和他在一起,不惜和家里闹翻了,所以到现在没有人会帮我们,说句不好听的话,除了同事,在白山我只认识你”。
  “你有什么打算,需要我做什么?”丁二狗问道。

  “我想,还是把他火化了吧,反正也不会有人来吊唁了”。
  “别,该有仪式还是要有的,就在火葬场布置一个灵堂吧,我来当那个吊唁的人,毕竟,我和他也有过一面之缘”。丁二狗说道。
  苗苗此时就挽着傅品千的胳膊,一边抽泣着一边听两人的谈话,她突然感觉到,丁二狗真的是一个好人,就像是今天这样,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帮她们,但是妈妈只打了一个电话,这个人就来了,而且之前还给了五万块钱,爸爸说,有那些钱,他多活了一个月。
  “我先去布置一下,你们随后打车去火葬场吧”。

  虽然苗方明没有什么朋友,但是丁二狗还是请人将灵堂布置一新,苗方明就躺在鲜花翠柏从中,两旁全是花圈,反正都是租来的  。
  “老板,我看你们家这灵堂冷冷,要不要请人热闹热闹?”一个工作人员说道。
  丁二狗一愣:“什么意思?”
  “咱这火葬场提供一条龙服务,这人要走了,不能这么冷冷清清的走,到了阴间也受其他小鬼的欺负,这要是弄得阵仗大一点,还能给家人带来好运气……”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喋喋不休的说道。
  “行了,你就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噢,不瞒您说,我就是干哭活的,你要是需要人,我给你拉人去,保管来了之后磕头大哭,弄得悲悲切切,热热闹闹的走,怎么样?”

  丁二狗一愣,还有干这活的,真是没有听说过,不过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苗方明在本地没有亲戚,只有老婆孩子二人,就是再加上他也不过三个人,这冷冷清清的,的确不好看。
  “怎么收费啊?”
  “每人一百元,哭半个小时”。
  “好,给我来两千块钱的”。
  “好,您就擎好吧”。

  等丁二狗布置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傅品千也来了,可是刚刚走进灵堂,就看见陆陆续续有人戴着孝服,穿着孝衣进来了,也不多说话,跪倒就哭,有哭哥哥的,有哭叔叔的,还有哭大爷的,反正是热热闹闹的,而且屋里还放着哀乐,而苗方明收拾的干干净净,躺在屋子中间。
  正中的墙上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著名书画家苗方明同志’,下面是苗方明的黑白色遗像,这架势,颇有点八宝山革命公墓的架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