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哪里买的,霍所,我喝不了这么多啊”。丁二狗上前接过霍吕茂手里的烟酒。
  “哎,这哪是买的,也不知道谁的嘴这么快,这临山镇好像都知道我要走了,这是陈兵和张强还有所里其他几个同事买的,你说大家都是同事,犯得着玩这一套吗?”
  “咳,这还不清楚,大家这是都盼着你走呢,是你自己没觉悟”。
  “这话怎么说?”
  “你走了,人家好提拔啊,你要是不升,人家往哪儿升?”

  “你这个臭小子,要是让张强他们知道,还不得扒了你的皮”。 
  丁二狗和霍吕茂相对而坐,而田鄂茹则坐在两人中间,不大的一个小炕桌上摆满了菜,三人都是盘腿坐在炕桌边。
  丁二狗的心理素质现在是相当的好,刚才还和田鄂茹搂在一起,现在就能面不改色的和霍吕茂面对着喝酒,脸皮练不到一定的程度是绝对做不出来这事的。
  刚开始的时候丁二狗还有些负罪感,毕竟霍吕茂对自己不错,可是到了后来,随着和田鄂茹的次数在不断的增多,那种负罪的感觉已经逐渐消失了,反而是有点寻求刺激的感觉。

  “霍所,你这一走,谁接你的班啊?”
  “这个不属于我管,这个是陈局长说了算,不过他也征求过我的意见”。
  “那里推荐的谁?陈兵?”
  “按照规矩是这样啊,一把手走了二把手顶上”。
  “霍所,我觉得你这件事做得不对,你不应该推荐陈指导员”。

  “为什么,那么该推荐谁?”
  “呵呵,你该推荐嫂子啊,你是一把手,嫂子就是二把手”  。丁二狗看了一眼田鄂茹说道。
  “去,瞎说什么,你以为这派出所是夫妻店啊,你哥走了我来当?”田鄂茹白了一眼说道。
  “这有什么,哎,对了,霍所,你这一走,嫂子怎么办?跟你一块走啊?”
  “我打算是这样,但是我这刚刚办完,一时半会肯定办不了,再说了,现在这里的户政大厅就她自己一个人撑着,就是走的话,也得调一个人来接手啊”。霍吕茂说道。
  丁二狗就是想试探一下霍吕茂对田鄂茹的安排,也想看看田鄂茹的反应。

  果然,对于这句话,田鄂茹很不满意,悄悄的又白了丁二狗一眼,而且趁着霍吕茂仰头喝酒的功夫,她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扭了丁二狗一把。
  “别光让我喝,你也喝啊,小田,给二狗倒上”。霍吕茂喝了一会,舌头就开始有点大了。
  田鄂茹负责倒酒,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丁二狗的杯子里已经被田鄂茹换成了白开水,但是霍吕茂的杯子里却是实实在在的五十二度白酒,这一辈子就是三两酒。
  田鄂茹白了丁二狗一眼,示意他不要吱声,得,有这样的女人,何愁绿帽子不是满车往家里批发啊。
  田鄂茹自有她的打算,她可不想让丁二狗喝成一滩死肉,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她已经又有几个月没有和丁二狗在一起了,对于这样一个虎狼之年的她的确是实实在在的折磨,所以今晚这个机会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
  终于,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一斤白酒有八两进了霍吕茂的胃里,而霍吕茂平时只有半斤的量,所以他就直接倒在了炕桌边睡着了,田鄂茹看了一眼丁二狗,拿过一床被子给霍吕茂盖上,然后下了炕,收拾了炕桌上的东西出了房门去厨房了  。
  丁二狗现在是色胆包天,再加上喝了酒,酒壮怂人胆,立即趿拉上鞋尾随田鄂茹去了厨房,可是进屋一看并没有看到人,正想回头看看时,田鄂茹突然从厨房的门后面关上了门,并且把灯也拉灭了。
  “色鬼,你跟我来干什么?”田鄂茹一边亲吻着丁二狗的脖子,一边扭着他的耳朵问道。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你这个荡*,老公在家里都敢和别人偷青,真是一个荡*,我们去堂屋里好不好,就在炕上做怎么样?”
  “你当我不敢啊,走啊”。听到丁二狗如此说,田鄂茹愈加的感觉到刺激,越是将手伸进了丁二狗的腰间,轻而易举的将腰带解开又拉开拉链。
  这是她钟情的东西,拿在手里不停的把玩着,丁二狗敢打赌,如果他肯将这个东西割下来送给她,那么她以后或许就再也不会来找他了。

  突然,田鄂茹再也不满足就这样用手抚摸,她舍弃了和丁二狗高贵的法国湿吻,整个人秃噜到了地上,就这样跪在冰凉的地板上,将那一根她日思夜想的狗东西含在了嘴里,丝毫没有前奏,一贯到底,丁二狗甚至感觉到了冠状沟被卡住的感觉。
  不得不说,田鄂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她能将男人刺激到极点,刺激到你实在是舍不得将它拿出来,因为她的口腔胜过了她身上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孔洞。
  丁二狗把手探到田鄂茹的衣服里,将香软的双峰紧紧握在手心里。捏着她的嫩肉,田鄂茹开始发出嗯嗯的低吼声,丁二狗的手指开始在嫩白的山峰上抚摸,两个大拇指在樱桃上轻捏,用指甲刮着她那粉红色的已经挺立的红樱桃。田鄂茹开始发出轻微的叫声,丁二狗开始用手捉住她的双峰使它们尽量往中间挤压,一道深深的丨乳丨沟就这样呈现在眼前,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句话,说时间就像是女人的丨乳丨沟,挤挤总是有的。

  过了一会,田鄂茹一副等不及的样子,起身趴在了灶台上,白花花的丰臀在那里摇晃着,像是在呼唤丁二狗,这让他兴奋的不能自已,他举起神枪一贯到底,一番大力进出,田鄂茹的花蕊差点被捣成肉泥,欢快地哼哼着,脸上洋溢着醉意,嘴里不住地*吟着。那身子在丁二狗的猛烈撞击下一阵阵的抖动着,很快就不顾一切地喷了个干净。 
  “哥们,非得这样吗?好好一车,你要是这样下了手,我可真是心疼啊”。甄世建看着柯子华手里拿着一截铁链子走向那辆汽车,心里在滴血啊。
  “那小子是个猴精,这车这么新,要是没有点破损,你说我要是开去了,是我的智商有问题,还是你的嘴有问题,你说得清楚吗?”
  “行,我进屋去,你慢慢弄,到时候别再让我找人修啊?”

  “修的事你不用考虑了”。柯子华抡起铁链子咣当一声砸向汽车,可是由于第一下没舍得使劲,勇士的铁皮也是厚了点,所以只有一道白印,间或有几个小坑,这下他恼了,这下使了*奶的劲了。
  甄世建躲在屋里不敢露头,他是真的心疼,这辆车他早就看上了,但是他惹不起柯子华,更惹不起成功,于是这辆车被柯子华以十万的价格买了下来,实际上这辆勇士汽车是去年的新车,开了不到五万公里,新车将近二十万左右,没办法,柯子华对这件事很上心,今天正好被他看见了这辆车,实在是抹不开这个面子,只能是卖给了柯子华。
  过了一会,柯子华气喘吁吁的进了办公室,“妈的,这车真是皮实,累死我了”。
  “破相了?”
  “嗯,破了点,让丁二狗自己修去吧,对了,驾照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