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1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4 22:07:48
  (正文)
  1884年12月30日,东条英机出生在日本岩手县的一个武士家庭。出生不久便举家迁往东京,所以说应该算是城里人。其父东条英教我们前边多次提过,日本陆军大学的“首期首席”,绝对属于牛叉中的牛叉叉。据称东条英教是日本陆军中能够看懂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的第一人,——第二个就是昭和三大参谋之首的石原莞尔。东条英教曾经参加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其在战争的表现可以很好地诠释“高分低能”这一词语。由于没有特殊的战功加上长期受长州藩派系的压制,其最高职务只干到少将旅团长,退役时才安慰性地晋升陆军中将。东条英机是英教的第三个儿子。由于前两个儿子出生不久就相继夭折,因此英机被郁郁不得志的父亲寄托了毕生未酬的壮志和希望。

  为了儿子的教育东条英教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他强迫在贵族学校就读的东条英机自带饭盒徒步上学,聘请著名武士传授儿子武术。这样的教育使得东条英机自幼就立志成为一名帝国军人,能够驰骋疆场为天皇效命。少年时代的东条英机并不是省油的灯,对学习丝毫不感兴趣却以调皮捣蛋著称,在小学就赢得了“打架王”的美誉。
  1899年东条英机进入东京地方陆军幼年学校,同学中就有同样大名鼎鼎的土肥原贤二。东条英教的出类拔萃似乎带走了家族的所有灵气,他的高智商并没有遗传到儿子身上,资质平平的东条英机在校成绩非常一般。和其他陆军将领的经历类似,1904年5月21岁的东条英机进入陆军士官学校第17期,第二年的4月就以陆军少尉的身份参加了日俄战争。在“陆士”期间东条仍然看不出有任何过人之处。

  为了能够进入陆军都最高学府“陆大”深造,东条整整考了三次才如愿以偿。就这还有人说是“陆大”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看在他爹“首期首席”的面子才破格录取的。老酒窃以为这很可能是有人故意出息他,凭东条能干到陆军大臣、内阁首相的能力,想考个首席或军刀组有点难,但考上“陆大”还是不成问题的。1915年东条从“陆大”第27期毕业时已经31岁,距离他走出“陆士”已经有了整整十年。

  “陆大”毕业后的东条进入了陆军省,接着被外放任日本驻德国使馆武官。要知道日本陆海军中只有出类拔萃的青年军官才会获得外放镀金的机会,所以过分强调东条的平庸不一定科学。与东条一起外放的还有他的同龄人山本五十六,不过山本是到美国使馆当的海军武官。在德国东条有幸和永田铁山、冈村宁次、小敏畑四郎结识,成为“巴登巴登”四人帮的一员并从此暂露头角。由于和永田铁山的观点近似,东条在永田被刺杀后逐渐成为“统制派”的核心人物之一。

  从欧洲回国后东条先后当过陆军大学教官、陆军省军务局参谋等职,1929年8月45岁时才成为步兵第1联队的大佐联队长,说大器晚成都实在勉强,晚也不能晚成这样子呀。1931年8月东条到参谋本部任整备局动员课课长。1933年3月,49岁的东条终于晋升陆军少将。当时的陆军省军务局长、“统制派”总瓢把子永田铁山以其敏锐的洞察力说过一句足以让东条受用终生的话:“东条君是肩负大日本帝国陆军未来的扛鼎人物。”能获得永田如此评价的东条可谓是受宠若惊。

  由于过早被刺杀,永田铁山并没有成为东条英机后来平步青云的提携者。日本陆军内部对东条的看法可谓毁誉参半。东条短于思考长于行动,办事雷厉风行,以永田铁山为代表的一类人对其干练果断的执行力赞誉有加。但更多的人对其思想能力提出质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便是被誉为日本第一兵家的石原莞尔,在石原眼中东条不仅无德而且无能。俗话说“仇人眼里出东施”,石原甚至连东条的相貌都难以忍受,背地里说东条的坏话可谓张口就来。石原对东条的评价是:“他的能力只能保管好仓库里的二十挺机关枪,超过二十挺就无能为力了。他能不厌其烦地把所有资料全部记在笔记本上,但如何运用这些笔记的内容就超出了他的智力范围。”石原曾当面讥讽当时已经晋升陆军中将的东条英机为“东条上等兵”,引得周围的人无不像石原的名字那样“莞尔”。战后东京审判时盟军检查官问石原是不是曾经和东条意见对立,石原的回答是:绝对没有。东条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意见,和没有意见的人怎么可能发生意见对立?如果将两人的素质和经历做一对比的话,石原拥有谋略却缺乏机遇,东条办事干练却缺乏谋略。

  相对于石原的恣意妄为和不修边幅,东条永远是一脸严肃衣帽整齐,可谓站有站像坐有坐相。日本陆军元老级人物宇垣一成与东条素来不睦,日本战败投降后他曾经回忆说:“提起东条,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动不动就拿出笔记本不停地记这记那,根本就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也能当上一国的内阁大臣。”看来石原“东条上等兵”的说法并非没有知音。
  东条还真有自知之明。青年时期的他就曾经说过:“我并不聪明,除非我特别努力,否则我不会成为伟人。”在成为高级将领后他又说过:“努力和勤奋是我终生的朋友,因为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不具备卓越的才能。”尽管资质并不出众,但东条相信“天道酬勤、勤能补拙”,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兢兢业业、殚精竭虑。——这样的人显然是缺乏个人魅力的。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遵守纪律和效忠天皇,他要求别人也必须这样做。他的名言就是,“军人每天的二十四小时包括吃饭和睡觉在内都在为天皇效忠”。他还有一句更著名的话:“天皇是神不是人!”

  东条生活自律为官廉洁,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任用部属均以能力和经验为标准,放在当今绝对是官员的楷模。他追求平等,鄙视裙带关系,反对特殊化,喜欢与下属吃一样的饭菜,对细节的关注几乎到了神经质的地步。东条最为人诟病的就是他的笔记强迫症。每天他都要同时在三个不同的笔记本上记录自己经手的所有事件,还按照时间对这些笔记小心翼翼地归类整理,梳理出哪些事情是正在做的,哪些已经结束,哪些需要向上级汇报,哪些要向下级训示。整理这些资料东条从不要任何助手帮忙,这是他每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据说他在外驻军时连给夫人的家信都要认真进行编号,以方便管理防止丢失。在当了首相之后他经常在早上抽时间去检查路边的垃圾箱,看看里边有没有鱼骨头,借以观察日本民众是不是吃得好。对于东条的做法有人赞赏,认为他是关心民众疾苦的亲民首相。也有人反感,认为他是在作秀,并讥讽他为“垃圾首相”。

  东条可以是一个杰出的行政官,但不是天才或目光远大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的身上有很多普通人的缺点。他不邪恶但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对外界的批评非常敏感,会严厉报复那些批评他的人。有一次军事参议官西尾寿造大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随口说了句“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你去问那个每天早上翻垃圾箱的家伙吧,他清楚。”这显然是在讽刺东条,西尾很快就被打入了预备役。东条在和平年代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官吏,但他显然缺乏领袖能力和气质。借用咱们的一句古话,东条可以是“治世之能臣”却无法成为“乱世之奸雄”。他可以当好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市长,却当不了一个正确把握全局和方向的市委书记。

  日期:2016-03-24 22:09:37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