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8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况,对于这件事,秦书凯能够前来跟自己商量,这个态度,张达明还是很满意的,毕竟秦书凯刚来,底子没弄清楚之前,维持两人之间表面的默契还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呢,张达明却不怎么同意拿掉冯志宏,原因很简单,如果秦书凯借题发挥,以拿下冯志宏来立威,那这位新来的主任,可就很快要在单位站稳脚跟了。到那时候,还能不能维持住着这表面的默契,可就很难讲了,说不定以后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事情,自己真的无法控制了,虽然是相对独立的,毕竟现在公务员管理办公室没设立党组,这是自己唯一能拿得住秦书凯的法宝,只要是涉及到动人的问题,他必须要听自己的。

  从权利架构的角度讲,现在的人事局里头,现在秦书凯是最具备跟自己叫板的实力,毕竟名义上秦书凯是副书记、副局长,实际上,秦书凯跟张达明一样是正处级领导干部,这种情况下,张达明要想掌控大局,就必须削弱秦书凯的权力,而想要削弱秦书凯,最好的办法,就是拉拢单天阳。
  冯志宏微不足道,但恰巧他就是单天阳最倚重的下属,张达明不想拿掉冯志宏,是要借此让单天阳服从自己。 这一招,叫做“养狼逐虎”,用单天阳这条恶狼,去驱赶秦书凯这条猛虎,如此一来自己才能坐收渔利。
  张达明现在心里还有一个顾虑,眼下单位里,单天阳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实力派,甚至在党组会议上都敢跟自己叫板,尽管他表面上整天笑呵呵的,其实对单天阳心里却也恨透了,单天阳幸亏没竞争上公务员管理中心的主任,否则,这人事局眼下保持的局面,很可能会失控,自己说不定那天就被单天阳给弄走了。
  单天阳如果继续张狂下去,也不是什么好苗头,所以现在的张达明心里也有些拿不住,他在考虑,自己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养狼,这条恶狼,可随时都会对自己进行反噬啊。
  良久之后,直到那只烟烧到了手指,张达明才回过神来,快速把烟掐死在烟灰缸里后,转脸对秦书凯说:“秦书凯同志,处理一个干部要多考虑,如果就这么拿下,这是不是有点草率了?至少也要听一听冯志宏的解释嘛,不管怎么讲,他也是组织上培养出来的中层干部,犯了错误要吃板子,那是必然的,但也不能一板子打死嘛!”

  秦书凯拿着杯子转了转,只是这一会工夫,自己在张达明的嘴里,已经由“秦书凯同志”升格为“秦书凯老弟”,然后再次降为“秦书凯同志”,就算张达明别的话不讲一句,秦书凯也明白张达明的意思了。
  “张局长,只有惩前,才能毖后啊!”秦书凯表明了自己的不满,这次他是铁了心,要办这个冯志宏,今日不同往日,自己已经是堂堂一位正处级领导干部,具备了很大的权限,要是拿不下冯志宏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那今后要在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开展工作,谁还能听自己的招呼。
  有人说,古代的君王,很多时候是“杀人”立威,其实, “杀人立威”,这是古今中外许多专啊制的权力者为建立、确立自己的权威所惯用的手段。但是,只要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杀人立威”所杀之人,常常都是自己人,这“威”也才立得起来。杀本来的敌人杀得再多,也给自己立不起多少威来。
  《资治通鉴》里有这样一个故事:西北某少数民族地区,一位“可汗”的儿子处心积虑想抢班夺啊权,于是训练了几十名亲兵。一日,他突然下令亲兵们把他一匹最心爱的战马当目标,向其射箭。有的人犹豫着不敢射,他毫不留情地将那些犹豫者杀掉。过了些日子,他又下令亲兵们把他最从爱的一个妃子当目标,向其射箭。又有几个人不敢射,他也毫不留情地将不敢射者杀掉。有了这两次经验,亲兵中再也没人敢丝毫懈怠他的命令了。他也觉得时机成熟了,一日,突然下令亲兵们把他的“可汗”父亲当目标,向其射箭。可怜他父亲瞬间便死在箭下,他也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可汗”之位。他的绝对权威乃是通过杀自己人(爱马、爱妃)建立和确立起来的。从此,没有人不怕他。试想,他连自己的爱妃、父亲都敢杀,还有什么人不敢杀吗?

  这次的人秦书凯却没有杀自己的人,而是杀对手的亲信,来控制单天阳,因为秦书凯从牛大茂那儿知道了一些情况,这个冯志宏手里的东西太多了,控制了这个人,那么单天阳就会有顾忌的。
  “秦书凯同志,你的说法也有道理!”张达明仰起脖子,思索片刻,道:“不过这件事也不是你我能决定了,这样吧,下次开党组会,我们议一议,兼听则明嘛!”
  秦书凯就站起来告辞,张达明把话讲到这个份上,秦书凯就没有再商量下去的必要了,自己初来乍到,在党组会中票数有限,张达明要上会讨论,摆明了就是不准备拿下冯志宏了,表面就不和自己站在同一个战线上了。
  “那就按照局长的意思,上党组会议会讨论吧。我就不打搅局长的宝贵时间了,先告辞了。”
  “我送送你!”张达明笑着起身,把秦书凯送出了办公室。
  两人客气地道别,丝毫没有不欢而散的意思,心里的隔阂却已经形成,秦书凯认为,我和你商议,那是尊重你,你***不给尊重,以后的事情我也没有必要尊重你。而张达明认为,你和我说什么就什么,你把我这个党组书记当成什么,要想达到目的,必须听我的。
  虽然现在上党组会,秦书凯肯定处于劣势,但秦书凯并不怕上会讨论,一个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主任手里掌握的权力,是非常大的,要拿下冯志宏,还有很多种办法来操作。
  按照现在的权力制衡关系,秦书凯和张达明天然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为秦书凯来的目的,很多人认为那就是要张达明的位置,那么作为张达明要捍卫自己的位置,也是必然的,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官场。
  秦书凯也听说了关于此类的风言风语,王子成上班头一天就向自己汇报了张达明司机在小车班里说出此类话的事情,所以秦书凯明白张达明的想法,特意过来跟他做个沟通,目的是尽量减少摩擦,但张达明顾虑太深、对自己的决定不支持,秦书凯也就没办法了,看来这件事只能凭借自己个人的实力来干了。
  张达明等到秦书凯走后,一个人坐在那儿也考虑了很久。张达明知道,这件事情后,自己和秦书凯之间的不和好就算是拉开了序幕,如果以后秦书凯以人事局的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还是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一把手的身份跟自己对抗的话,自己对于人事局的很多工作安排上,一定得不到他的全力支持,单位的一二把手之间有了矛盾,影响工作进度是必然的,但是中国偏偏实施的是首长负责制,真要是工作上出现什么问题,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板子,头一个还是要打在自己身上。

  但是,张达明也很无奈,不这样做又能怎么样呢?昨天冯志宏的事情发生后,单天阳立即到了张达明的办公室,说白了,就是为了冯志宏说情来了。按照单天阳的说法,这次的事情,冯志宏的确有错,错就错在处理问题的方式过于简单粗暴,但是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工作态度问题,秦书凯这么紧抓不放,还说要严惩,这也太有些小题大做了,哪里还有一点领导人该有的大度呢?
  日期:2016-03-25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