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1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
  我望着虫虫羞红着脸,转身离去,呆呆地坐在地上,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翻了脸呢?
  难道是我刚才太主动,吓到她了么?
  可是,男女朋友之间,如果有情意的话,做些亲昵的事情,不是能够蜜里调油,越发增进情感么?
  难道我以前的经验,并不适应现在的情况?
  我一个人靠着墙,想了许久都不明白,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贼眉鼠眼地走了进来,瞧见我恍然若失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说怎么了,还以为你们两个会滚床单呢,咋这么快就结束了呢?
  杂毛小道在江湖上的名声顶天大,不过在我的面前,却如同一个熟识很久的朋友。
  我没有对他如长辈一般礼遇,而是像朋友一般,苦笑着说:“女孩心海底针,我真的摸不透啊?”

  杂毛小道猛然一挥手,说嗨,你是想太多了,她主要是害羞,你只要扑过去,将她给就地正法了,以后绝对服服帖帖,整日都黏着你,让你害怕!
  我的笑容更苦了,说主要是我打不过她……
  杂毛小道这才想起来,说也对,那还是算了,要万一你来强的,给打成猪头的模样,那问题可就大了。
  我听闻,下意识地捂着脸,而就在这时,他突然伸手,按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我一愣,说萧哥你干嘛?
  杂毛小道手指按在我的太阳穴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刚才昏倒的时候,我给你行气推穴,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雷意剑心,好精纯的雷意,比我师父传给我的,还要强大。告诉我,怎么来的?”
  呃?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萧哥,我不想骗你,又不能说原因,所以……”
  杂毛小道说道:“雷意剑心,那可是茅山掌门绝技,神剑引雷术最重要的东西,它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是不是你离魂之时,曾经遇到过我茅山的先辈,然后传给你的”

  这家伙别看整日浪荡,然而脑袋却是十分清楚的,居然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基本真相都给说清楚了。
  我闭上眼睛,说萧哥,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所以求你别问了;如果你觉得需要清理门户的话,杀了我便是,我反正是死也不会说的。
  瞧见我一副革命烈士的模样,杂毛小道松开了我太阳穴上的手指。
  他苦笑了一声,说清理门户?毛线,老子掌门之位都已经被撸了,清理个屁啊?我问你,只是想跟你确认一下,教你手段的,到底是哪位先祖——以后老子到底是该叫你师叔祖呢,还是太师叔祖,还是太太太……
  对于杂毛小道的担心,我连忙表示,说你可别多想,我只是学了点儿皮毛,与茅山宗无关。
  再说了,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前辈,这个辈分不会乱。
  杂毛小道嘿然而笑,说我刚吓你的,我跟长老会那帮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可不一样;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我听说茅山宗现在上台的,是我那符钧师兄,他可是绝对的保守派,所以你在人前的时候,千万不要露出这等手段来。
  听到他的劝告,我心中稍安,说好,我记得了。
  杂毛小道伸了一下懒腰,说好了,虽然在你昏迷的时候,小妖跟我讲了一些,但我听说当初茅山长老会罢免我的时候,你可在现场。你跟我说一说,当时什么个情况吧。
  我瞧见他这般问起,便问道:“怎么,不能释怀?”
  他哈哈一笑,说如果真的不能释怀,我就中规中矩地守在茅山宗里了,又何必冒险来到这幽府呢?
  我一想也对,于是就从我北上之时,在滇南林中碰到布鱼余佳源,开始讲起。
  我前往茅山,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各种各样的人物关系也颇为复杂,所以我尽量抱着客观的态度说话。
  待我将整个过程讲完妥当,杂毛小道一声长叹,幽幽说道:“如此说来,我这个茅山掌教之位,却是我大师兄亲手帮我给撸下来的咯?”
  我想起那天茅山传功长老与萧应颜之间的争吵,点了点头,说对。
  杂毛小道长吸了一口气,然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许久之后,他问我,说陆言,你见过我大师兄,对吧?
  我点头,说见过两次。
  杂毛小道抬手,说你讲一讲,对我大师兄的印象。

  我沉思了一下,回忆涌上心头,说除了在茅山大殿,我与他私底下见过两面——第一面是在茅山后院的草庐,他在跟你小姑吵架,我们打了一个照面,没有说话;第二次是在金陵,小妖当时为了掩护我和虫虫,被人毁去了身子,然后当时陈志程亲自过来审理,问了我几个问题,十分礼貌得体。
  杂毛小道盯着我,说谈印象。
  我抿着嘴,仔细斟酌道:“威严,庄重,得体,跟印象中的高级官员差不多……说实在的,我有些怕他。”
  杂毛小道皱眉,说怕他?

  我点头,说对,他身上不自觉地会流露出一股威严的寒意,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甚至不寒而栗。
  杂毛小道待我说完,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瞧见他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慎重,忍不住问,说难道他有什么问题么?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有个情况,可能没有人跟你提起过,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大师兄,也就是陈志程,他其实是我的小姑父?

  啊?
  我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说啊,你是说,他是你小姑萧应颜的丈夫?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大师兄的命理,是山鬼老魅聚邪纹的脉相,身负十八劫,不但会让自己受苦,而且还祸及亲人,所以才会隐匿这婚姻;不过在我看来,他对我小姑是极为挚爱和尊重的,几乎没有跟她吵过架……
  我不以为然,说两口子怎么可能没吵过架呢?
  杂毛小道看了我一眼,说你这么说,是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而且大师兄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为人厚重,极重情义,绝对不是你眼中的那样一个人。

  我说人总有内外亲疏之别,你眼中的他,我和眼中的他,到底还是有区别的吧?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是,如果你堂哥在的话,应该会理解我的意思。事实上,小毒物对于他来说,也是个陌生人,不过大师兄却一直都在提携他,然而这一次小毒物出事,大师兄却一直袖手旁观;不但如此,还有推波助澜的意思,你不觉得十分诡异么?
  我想起布鱼、林齐鸣和老家亮司河滩上的白衣女子,不由得点了点头,说对,小妖对他也很忌惮。
  杂毛小道摸着下巴,说对陆左如此,他对我也是如此,虽说他知道我并不愿意当这个掌教真人,但因为是师父的遗愿,所以他一直给予了最强力的支持,当初也是力排众议,扶我上去的;现如今却一力将我扯了下来,这里面的原因,细思极恐啊!
  我打量着杂毛小道的脸,说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陈志程转变的态度?
  他摇头,说我不知道,也许他在下一盘大棋,也许是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这些都得等我回去了,才能够验证,不管怎么说,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
  日期:2016-01-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