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8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正扬话里把自己的态度表达的很明显,现在没有人愿意接受河流乡这块烫手山芋,关国将已经因为此事被弄进去了,连号称处事谨慎的贾珍园都躲的远远的,自己更不会去插手此事。
  毕竟,赵正扬现在不可能为了帮刘云若把自己给弄进去,这个河流乡的项目从建设到现在,自己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却要惹的一身骚,谁也不会傻到这种地步。
  刘云若说,赵县长,在普水的地盘上发生的事情,县政府肯定要帮助解决,再说,普水县政府也一直承诺所谓的什么“101%服务”。

  赵正扬说,刘总,你说的很实际,关键现在要有合适的人接手,不容易啊。
  刘云若就说,县长,你是普水的人,知道何人能够处理此事?
  赵正扬若有所指的说,刘总,其实开发区特别是河流乡的情况,秦书凯书记是最熟悉的,刘总要是请他出面,说不定能很快控制局面。如果秦书凯不放方便,那么周德东最为合适,毕竟他还是河流乡的书记啊。
  刘云若挂了赵正扬的电话,现在真是感到相当后悔,早知道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当初何必又要把贾珍园推到前面来,直接让周德东把事情办妥,给他想要的位置,哪里还有这次的突发事件呢。
  刘云若不好意思跟周德东直接联系,只好把电话打到了秦书凯的手机上。秦书凯看到刘云若的电话号码,心里跟明啊镜似的,他故意拖了很长时间才接听刘云若的电话,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问刘云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吗?

  刘云若不得不说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就是请秦书凯帮忙,把河流乡的事情摆平。
  秦书凯故意装出惊讶的口气说,刘总,怎么会这样呢?周德东对当地情况相当熟悉,他不是已经出面处理了吗?按理说,不可能再出现这种情况啊?普水没有人能够有周德东熟悉那边的工作了。
  刘云若有些尴尬的说,秦书记,这段时间,正好周德东生病了,所以贾珍园副县长代替他在河流乡里做些工作,可能是不熟悉情况,处理问题的手段有点偏激,这不,突然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只好把电话打到秦主任这里来了,请你出个注意啊。
  刘云若特意把“主任”两个字说的稍稍重一些,以提醒秦书凯,他可是刚被顾大海提拔过,这个时候,也是该报恩的时候了。
  秦书凯只当没听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心里想,***,老子的提拔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这样高高在上的和老子说话,如果不是季云涛的原因,顾大海能够提拔自己,那是门都没有,现在出事了,就想到老子了,老子不是傻逼,不会被你想用就用。

  秦书凯有些为难的口气说,刘总,既然周德东病了,他必定没有精力处理此事,这件事到底该找谁接手比较妥当呢?不清楚情况的人出面,肯定是不行的。
  刘云若以为秦书凯没听明白自己话里意思,于是赶紧解释说,秦主任,周德东既然原先把事情处理的很好,这次让他继续把事情处理完就是了,毕竟,河流乡里的情况,他是最熟悉的。
  秦书凯心里想,你以为你是谁,你有本事就让周德东出面,何必要找我,于是慢吞吞的说,刘总,周德东现在正身体不好,这个时候请他出来帮忙,不知道他的身体是不是能吃得消?也不知道周德东会不会答应帮忙?不经我已经走出了普水,人走茶凉啊。
  刘云若以为秦书凯也想要推脱,赶紧说,秦主任,你放心,你帮我联系一下周德东,我做东请周德东吃顿饭,有些话,咱们见面再说,尽快把事情处理好。

  秦书凯听了这话,也很爽快的说,行,我一定尽力把请周德东出面,但是,效果如何,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刘云若话里有所指的口气说,秦主任,周德东毕竟是你的下属,要是连你都请不动他,那他的架子可就拉的太大了。
  秦书凯听着刘云若说话的口气里,依旧有种高高在上的味道,心里不由暗暗鄙夷,这娘们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说话像放屁一样,连个准都没有,明明已经把开发区书记的位置承诺给了周德东,却又转瞬翻脸,这样的女人,简直不能当她是个人,尽管她现在的身份是普安市的第一夫人,人品上的评价估计应该排到倒数。
  秦书凯只当没听见刘云若最后说的那几句废话,勉强应付了几句话后,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刘云若心里也是憋的一肚子气,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无论如何她也不想跟周德东这个人有任何的交集,现在倒好,不仅要交集,而且还要答应周德东的条件才行,这次只怕真是没有任何退路了,想要不答应都不行。

  刘云若心里感觉窝心透了,作为普安市的第一夫人,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憋屈。刘云若正考虑着,这件事要怎么再次劝说顾大海改变主意,这样出尔反尔的不要说顾大海,就连自己心里都有些烦躁了。
  刘云若正一个人想心思,顾大海的电话却打过来了,电话一接通,顾大海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说,刘云若,这个河流乡又出事了,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是不是等到事情闹到省里,你才会告诉我?
  刘云若赶紧说,我这不是也刚刚得到消息,正联系着呢吗?谁知道现在这事情是如此的反复,我也是很心烦。
  顾大海根本不想听什么抱怨,问,现在联系的怎么样了?贾珍园提出什么解决方案没有?

  刘云若有些怯怯的口气说,牢这件事,我准备请周德东解决,贾珍园可能不行。
  顾大海先是一愣,瞬即有些怀疑的口气问道,刘云若,你说什么?你怎么把合作对象又改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刘云若明白自己说出这句话后,顾大海必定是这样的反应,于是赶紧解释说,这样做很简单,那就是周德东对河流乡的情况是最熟悉的,也只有他能彻底的解决问题,我刚才问过了赵正扬,他也是这个意思。
  顾大海听了这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没好气的说,行了,行了,你想要怎么折腾是你的事情,你只要能够把问题解决好就行了,河流乡的事情,一定要尽快解决,绝对不能再出任何的反覆了,你要知道,河流乡总是出事,总有一天要把狼招去。
  刘云若自知这件事的确是自己处理的相当不到位,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因此赶紧低声下气的说,行了,牢固,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解决问题的,不会出现任何事情的。
  晚上,
  红黄蓝大酒店的包间里,秦书凯,刘云若,周德东,以及人事局里秦书凯的两位下属,总共五个人坐在宽阔的包间里,场面显出几分说不清的冷清。
  日期:2016-03-24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