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8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利益前面,看到真金白银,那才是关键。
  刘云若那边催的紧,赵正扬这边关于政府出资的事情又迟迟没有消息,贾珍园就知道政府出钱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张富贵是不会同意这么做的。贾珍园只好命令负责拆迁的工人先开始从态度比较软一些老百姓家里开始,毕竟拆迁工作先动起来一些,自己跟刘云若也好交代。
  不管是哪个朝代,都是捏软柿子。
  没想到,这个软柿子一捏,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老百姓见拆迁合同还没有最后定下来,拆迁用的挖土机就已经开到了家门口,简直那就是土匪,***,这还是党的干部吗。
  老百姓立即跟拆迁队员发生了摩擦,老百姓人员众多,不仅把过来拆迁的工人给打跑了,还把战火蔓延到了二期建设的工地上,老百姓扬言,不把三期工程的拆迁标准谈妥当,二期工程就别想动一砖头。
  洪老板的工人,有过前车之鉴,哪里还敢阻拦老百姓在工地上阻拦施工,看到农民拿着棍棒到了施工现场,一个个赶紧撤离了工地,这种时候,自然是小命要紧。

  刘云若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事情发生的下午,监工经理到二期工地上看看工程进度,没想到,却看到一帮老百姓在看场子,任何人都不准入内。监工经理立即意识到,二期工地又出事了,赶紧联系洪老板问问情况,洪老板苦着脸说,工人们都被老百姓闹的有些害怕了,还是请刘总赶紧把事情解决好,再通知工程队复工吧。
  监工经理立即把情况向刘云若做了汇报,刘云若接到这个消息,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她琢磨着,前一段时间不是还说得好好的,贾珍园是可以把河流乡的局面控制住吗,怎么才几天的时间,又出事了。
  刘云若刚想要打电话给贾珍园,却接到了贾珍园的电话,贾珍园在电话里很无奈的口气说,真是对不起了,刘总,河流乡的情况的确是很复杂,特别是拆迁的事情,有些问题超过我的想象,所以,这件事恐怕还要请刘总想想别的办法。我这边是解决不了了。
  刘云若原本想要质问贾珍园,她不是说的好好的,一定有把握掌控河流乡的局面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想到那个二期工程已经停工,那可是不能再拖的事情,于是就是,拆迁的事情,怎么办二期的工地再次的停工了。
  贾珍园很无奈的解释说,这些老百姓那是乱联系,认为二期停工了,那么三期就要可以要个好价钱。
  刘云若说,我不关心什么情况,贾县长,我还是请你能够把工地先恢复建设,至于拆迁的事情在慢慢的说吧。

  贾珍园心里也很不满,***,这个女人工地建设了,就想三期的土地,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就想先把二期建设恢复正常,哪能什么事情都按照个人的意图发展,于是说,刘总,现在的事态发展不是一个人能够控制的了。
  刘云若很不满意,就问,那该如何解决?
  贾珍园说,刘总,这件事情的解决,可能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不过我会尽力的。
  贾珍园却心虚的把电话抢先挂断了,贾珍园也算是个聪明人,原本风平浪静的河流乡地面上,一天之内,老百姓不仅推翻了拆迁队员开去的挖土机,打跑了拆迁队员,还把二期工程逼的停工,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事情发生后,她特意到一些村干部家里亲自做工作,这些村干部的言论竟然进人的一致,他们都表示,这件事是老百姓的自发行为,作为村干部来说,他们也感觉很无奈,毕竟在拆迁补偿款的问题上,上面定下的标准的确很低。

  贾珍园以副县长的身份请一帮村干部吃饭,结果竟没有一个人村干部到场,无奈之下,贾珍园找到村里的书记罗圈腿,想要让她帮自己再做做村干部的工作,并表示,自己一定尽力帮老百姓争取最大的利益。
  罗圈腿却斜着眼睛一副好言相劝的口吻说,贾县长,你在县里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到这村里来掺和呢,关国将乡长这么嚣张还不是因为工程这块的事情进去了,河流乡的情况比较复杂,咱们这个村的情况更加复杂,我瞧着贾县长是个女同志,家里还有孩子老人的,多说两句,这趟浑水,贾县长还是不趟比较好,关国将这个人就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所以变成这样。
  贾珍园简直有些目瞪口呆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村里的党支部书记,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里头包含太多的意思,只要静下心好好的想一想,就会明白其中的深意。
  贾珍园这时才意识到,这种时候,自己要是再不抽手,只怕到最后要落得关国将一样的下场。一个干部,谁能够没有问题,但是为什么有的干部能够全身而退,而有的人却被人弄了进去,那就是因为贪心太多,想要不该要的东西,当然就被人举报进去。

  贾珍园想到,到底开发区是秦书凯的地盘,既然秦书凯想要周德东当开发区的一把手,任何人来争,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好在,自己清醒的还算是及时,虽然当不了开发区的书记,副县长的位置想要保住还是没问题的。如果,继续闹下去,自己离进去也就不远了,想到那个一直和秦书凯斗的郝竹仁,那是多么的牛逼,谁知道弄得最后也被纪委带走了。
  因为发现事态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为了自保,贾珍园打起了退堂鼓,至少实际行动是这样,这可让刘云若一时之间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原本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贾珍园身上,现在贾珍园临阵脱逃,她一时竟然也愣住了,不知道该找谁帮忙解决此事比较好。
  刘云若想了很多人,都感到不合适,后来只能把电话打到了赵正扬的手机上,毕竟他是县长,说话的威信别人是无法相比的。
  赵正扬一看见来电显示是刘云若的电话,就知道她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尽管内心并不想趟这趟混水,却还是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说,刘总,有什么吩咐啊?
  刘云若说,赵县长,事情还是河流乡的事情,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百姓再次闹事,工程有停工了,损失那是很大的,希望赵县长能够认真的帮助解决啊。
  赵正扬心里想,

  我他妈为什么要听你的饿,于是解释说,刘总,河流乡的情况比较复杂,老百姓的态度比较强硬,这种时候,贾县长出面协调好像也丝毫不起作用,而县里根本就拿不出钱来补助拆迁款,再说,这样的事情到了常委会议上也通不过,所以,这件事现在相当麻烦,连个适合接手的人都没有。不过会慢慢的想办法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