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9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终,交涉的结果就是谭庆虎给霍吕茂打电话,但是不知道霍吕茂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谭庆虎气呼呼的挂了电话,自己带着三个老头会计生办了。
  “谭主任,好吃好喝伺候着啊,这些老爷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可不好和梨园村百姓交代啊”。丁二狗笑着在谭庆虎背后喊着,虽然谭庆虎没有回头,但是看得出来,这家伙今天真是气坏了。
  “行了,二狗,你这一闹,没你的好果子吃,不过我要谢谢你,不然的话,这三个老头要真是关在派出所,谁有工夫伺候他们”  。张强由衷的感谢道。
  “这点事算啥,我只是觉得这谭庆虎这样做不对,计划生育是国策,这谁都知道,而且大伙也知道这工作不好做,但是他这个工作方式不行,不能搞连坐,现在是法治社会,干什么都得依着法律来不是”。丁二狗递给张强一支烟说道。
  “你小子法律学的不错啊,怎么样?晚上喝几杯”。
  “算了吧,我今晚还有事呢,我不放心这几个老头,万一出点什么事就难办了,我找寇乡长汇报一下,免得到时候被动,霍所不在家?”
  “去县局了,去向大老板汇报工作了”。

  “哦,还回来吗?我还有事儿找他呢”。
  “可能不回来了吧,最近霍所一直在活动,想调到城关镇派出所去,可能活动的差不多了”。
  “哦?真的,那你老哥是不是上来了?”
  “咳,有我屁事,陈兵指导员在这里等了四五年了,肯定是优先考虑他啊”。张强一脸的落寞,自己一个堂堂丨警丨察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整天就窝在这派出所里,真是够憋屈的,但是没有办法,没有关系啊。
  “那也不一定,你是科班出身,有希望啊,哥们,你要是想活动的话,我这里有钱,你先拿去用,关键时刻得舍得下本啊”。丁二狗低声对张强说道。
  “行,就凭你这句话,我也算没有白带你”。
  “滚蛋吧,你什么时候带我了,还不是霍所一直带我”。
  “你,丁二狗,你真是没良心啊,得得,我也不和你废话了,赶紧去吧,待会寇乡长该下班了”。
  “好,走了,有事你说话啊”。丁二狗挥挥手走了,其实张强没有注意到,丁二狗挥手的方向正好是户政大厅的窗户旁,谁也没有看到窗户后面站着田鄂茹。
  不一会,丁二狗收到一条短信:我今晚回娘家。六个字说明了一切,那就是,爱来不来。恐怕谁也想不到,霍吕茂更加的想不到,田鄂茹的每次回家都是去偷青,娘家已经成了田鄂茹偷青的安全港湾,霍吕茂要调走,不知道田鄂茹会不会也调走  。
  想到这里,丁二狗的内心有点猫抓似的,虽然和田鄂茹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但是和自己老上司的老婆偷青的*感使他欲罢不能,这是一种危险的刺激,可是这种刺激是最能激发人的欲望的,越是危险,就越是刺激,越是刺激就越是放不下,就是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使他明明知道很危险,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做。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丁二狗还有点抹不开面子,但是现在的他心里已经没有了负罪感,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就证明为了自己的感官刺激他已经放弃了内心的道德底线。
  同样的短信她也给霍吕茂发了一条,霍吕茂此刻正在陪着局长赶往饭店的路上,只回了三个字:知道了。看到这条短信,田鄂茹的心一下子飞到了自己娘家的闺房里,她是一刻也等不了啦。
  丁二狗是在晚上十一点到的田家庄,轻车熟路,大门都没有关,丁二狗将摩托车停在了村外,用柴草埋上之后才悄悄摸进村的,颇有点鬼子进村的感觉。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四五个小时了”。丁二狗一进门,就被田鄂茹抱住了,从她的表情就看出,的确是等了很长时间了,气喘吁吁,脸色粉红,一副动情的样子。
  “这不是来了吗,怎么,等不及了?”丁二狗笑笑坐在了床沿上,而田鄂茹轻车熟路的将丁二狗的腰带解开,拉开拉链,将那个软了吧唧的狗东西放出来,低头就含进了嘴里。
  丁二狗那逾常人的狗东西一进入湿热的环境,立时变得强硬起来,慢慢的,在田鄂茹的逗弄捏抚下,更是硬得吓人,那狗东西就像是一颗小鸡蛋般光亮,这时已被田鄂茹吸吮得火红而发紫,整根火腿也一抖一抖的在田鄂茹的小手儿里颤动着,看得她更是欲火焚身!只见她不再矜持,更是抛却了作为有夫之妇的道德感,更不管这家里还住着自己的老母亲,娇靥埋进丁二狗的**,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握住整根火腿,努力的张开她的小嘴,含着那涨大的狗东西,然后再度伸出*头舔着火腿上的唯一的一个小眼,小巧性感的嘴也不停的套弄着火腿四周的菱沟。

  丁二狗长出一口气,将手放在田鄂茹的后脑上使劲按向自己的身体,然后用力一顶,将那火热的头冠送进了田鄂茹的深喉中,田鄂茹不忍如此深度,不禁“咳咳咳”起来。 
  就在丁二狗和田鄂茹你来我往的不断战斗时,谭庆虎却在计生办伺候几个老头子呢,刚刚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田家亮,就被田家亮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田书记,这事也只能是这么办了,要不这些逃到外乡生孩子的不把孩子生下来是不会回来的”。
  “谭庆虎,你给我听着,你就是去外乡一个一个给我找回来,也不能私自将人家老头老太太弄到计生办来,你这是非法拘禁知不知道,再说了,谁知道这些老头老太太里面有没有得病的,要是在我们这里出了事,是你担着还是我担着,我告诉你,赶紧回去,好吃好喝伺候着,明天一早赶紧给我送回去”  。

  “可是田书记,我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这临山镇有那么多出去躲计划生育的,我怎么办啊?”谭庆虎一出溜,直接蹲在田家亮办公室门口了。
  “我不管,这次的指标你必须给我完成了,不然的话,这个计生办主任你不要干了,没那个金刚钻就不要揽这个瓷器活”。 WWW. 说完田家亮关上办公室的门下班了。
  这个时候,谭庆虎才想起来那张纸条,赶紧拿出来看看,然后拔腿向计生办跑去。
  这会,几个老爷子正在计生办的职工宿舍里喝着羊汤,吃着泡沫,抽着旱烟,抠着脚丫聊天呢,把门外的谭庆虎气得够呛。

  “我听说霍所要调到城关所去,你也跟着去吗?”丁二狗搂着田鄂茹光滑的身子,而这个女人满足的趴在丁二狗的胸前,一边听着丁二狗的心跳声,一边抚摸着丁二狗的胸毛。
  “我不想去,哎,对了,你准备在临山镇干一辈子啊,要不我和我姐说说,把你调到县城去吧”。
  “去那里干什么,那不是还在老霍的眼皮子底下吗?在这里你还可以经常回娘家,到了那里你还能这么方便回来?”
  “你说的也是,不过他走了,肯定会把我带走的,你就不想我?”田鄂茹揪着一根胸毛说道,看样子,你要是说的不好听,立马就要使劲拔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