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4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不是才怪,哈哈,刚才你做什么了啊。”
  她说:“没有,我没有!”
  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对我了,对吧。”
  她说:“不是!”
  她羞红了脸,急忙站了起来跑出去。
  想不到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孩,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一样的单纯。
  单纯,让我想到了李洋洋。

  算了。
  喝酒。
  慢悠悠的喝着酒,听着忧伤的歌曲。
  陈逊那副忧伤的面孔,这忧伤的音乐,梁语文那忧伤的神情,对饭店未来忧伤的担心,构成了我更加忧伤的心情。

  好吧,忧伤毫无用处。
  生活不是林黛玉,并不因为你的忧伤而风情万种。
  如果遇到困难,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解决它,一个是让它给解决自己。
  活着本就是困难叠着一个困难过的。
  能人与普通人的区别在于,能人很能解决人生中每一个困难,普通人只能被困难解决。
  我承认我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但我不想总是被困难解决我。

  陈逊开了包厢门,进来后,坐着和我喝酒,他说已经安排好了人。
  我说:“狠狠打他们一顿。”
  陈逊说:“会的。”
  我说道:“刚才我和梁语文说了我们饭店可能要不做了,她很难过。”
  陈逊说:“她喜欢你。”
  我说:“不仅是她喜欢我,她喜欢这饭店,喜欢这里的每个人。”
  陈逊说:“那说明我们管理很成功。”
  我说:“这份功劳应该记在你头上,是你的管理很成功。”

  陈逊说道:“我敬你一杯酒,张帆。”
  我说:“我们该不会也要散了吧。”
  他手握酒杯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酒都散了出来。
  他眼睛微红,说道:“应该不会的吧。”
  我说:“我们难道就真这么散了。”
  他说:“喝酒吧,走一步,算一步。”

  我问道:“如果你不在这个饭店了,这个饭店不开了,你会去哪里。”
  陈逊说道:“跟彩姐,继续跟着彩姐。”
  我说:“那我们不会就这么散了。”
  陈逊说:“担心彩姐做的所有事业,都做不了下去,被霸王龙全部打垮。我们也真的散了。”

  我说道:“彩姐没投降。”
  陈逊说:“如果我是彩姐,我只能选择出国离开。”
  我说:“嗯,这想法很好。拿着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离开,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陈逊说道:“留在这里,和一个强大的对手斗,不仅身败名裂,甚至还可能会死亡。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我说:“如果有机会,我会和她说的。”
  陈逊说:“我们只是小卒,霸王龙不会弄死我们,可彩姐不一样,和我们不一样。”
  我点点头。
  陈逊和我聊了很多,对未来的担忧,对被压制的不爽,对将来的期待等等。
  期待彩姐还能辉煌起来,干掉霸王龙,然后把丢失的地盘抢回来,再赶走霸王龙等等等等。
  现在考虑这些,只能说幻想了。
  到点下班了,陈逊提醒我该去看戏了。
  我说道:“嗯,好。”
  那群小混混在骨折老大的带领下,想着来抓了梁语文,把我引出去,打我一顿复仇。

  怎么让你得逞得那么容易。
  本想等着梁语文下班离开了后,再跟随她身后,然后看那群小混混动手的时候,再让陈逊让我们的人上去干掉他们,谁知梁语文下班后却上来包厢找了我。
  我看着梁语文,她推开门后,看着我。
  然后她走进来了。
  我问道:“下班了,还不回去啊。”
  梁语文说道:“想和你聊聊。”
  我说:“聊聊?在这聊。”
  梁语文点点头。
  我说道:“你还想吃我豆腐啊。”

  梁语文说:“才不是呢!我是真有事。”
  我说道:“哈哈我看你就是想吃我豆腐。”
  梁语文板着小脸。
  我心想,妈的,那帮小混混已经埋伏好了,而且我们的人也埋伏好了,就等梁语文出去了,她却在这里和我聊,这不行的,我今晚就想收拾那群人一顿,解一解气。
  我问梁语文:“你今晚想和我睡包厢吗。”
  梁语文说:“怎么可能和你睡,我要回去的。”
  我说:“那你晚一点回去,很不安全的。”
  梁语文说:“我不怕啊。”

  我说:“那我会担心你的,走吧,我边送你回去,边和你聊。”
  梁语文说:“那你睡哪里。”
  我说:“睡你那里咯。”
  梁语文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不行。”
  她说:“不行就是不行。”
  我说:“怕我怎么你了啊。”
  梁语文说:“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你不能睡我那里。”
  我说:“你睡上面,我睡下面不行吗。”
  她脸红了:“你说什么啊。”
  我说:“我说你睡床上面,我睡地板下面。”
  梁语文说:“就是不行了。”
  我说:“好吧好吧,不行就不行吧,那现在,我们出去外面走走再说吧,在这里,压抑。”
  梁语文说:“嗯。”
  我和梁语文,出了包厢,下楼,然后出了饭店门口。
  两人沿着路边走着。

  梁语文平时要走到桥头那边,然后坐公交车回家。
  那群小混混都摸透了她回家的路线,在桥头那个公交站过来的一块有树有花草的地方,埋伏好了。
  我和梁语文走着过去。
  梁语文看看我,然后看看路。
  我说道:“怎么看了我两眼,却又不说话啊。”
  梁语文说道:“我是想和你说饭店的事情。”
  我说:“好,你说啊。”
  梁语文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他那里有一块地,那块地跟我们饭店这里差不多大,在东城,我们可以搬去那里呀。”
  我说道:“搬去那里?”
  梁语文说:“搬去那里挺好的,那里是十字路口,人挺旺的。我朋友的地,我们不用出太多租金,可是要建起来,那需要很多钱吧。”
  我问道:“呵呵,停一下,我想问,那是你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梁语文支支吾吾的,说:“一个,一个朋友了。”
  我问:“说啊,男的女的。”
  梁语文说:“他是男的,他在追我,好久了。”

  我说:“哦,然后你没答应他,刚好他有地,你和他一提起来要他那块地给我,他就愿意了。是吧。”
  梁语文轻轻点了点头。
  我说道:“这算利用人家吧。”
  梁语文说:“可是我不想饭店被关门!”
  我说道:“呵呵,那也不该利用人家啊。”
  梁语文说:“我更不想你不开心。开不了饭店。”

  我看着她,说道:“该夸你还是骂你好呢。你不喜欢人家,还利用人家啊,这要骂你了,可是你对我好,我要夸你了。”
  梁语文说:“我不算利用他呢,他也要租金的。”
  我说:“但是他凭什么给你,不给别人。他还不是为了那你。”
  梁语文没说话。
  日期:2016-03-2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