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渐渐的,刘香梨双眼露出凄迷神色,樱口中的香舌和丁二狗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再也没有犹豫,再也没有顾忌,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两人互相吸吮,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吮、含,交换彼此的唾液,彷佛对方口中的唾液包含了彼此间的爱。
  刘香梨紧紧抱住丁二狗,将自己的酥胸紧紧贴在丁二狗胸膛,遮住胸前的一对傲人玉峰,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挺立着,合乎比例的*房充满匀称的美感,淡粉红色的乳晕娇媚,微微挺立的*头诱人,平坦的小腹上镶嵌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丁二狗看得血脉贲张  。  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虽然刘香梨感到很丢脸,但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
  活色生香的曲线全部呈现在丁二狗眼前,他双手握住了刘香梨的*房,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只觉得触手温软,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攀上了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
  刘香梨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身体,舒畅的感觉让她不禁芳心颤抖,丁二狗右手中指缓缓的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红艳花瓣,而此时刘香梨已是急不可耐,空旷了很久的蜜洞扫榻以待,伸出小手扶住丁二狗的狗东西引导至蜜洞门前。

  刘香梨第一次被丈夫外的男子闯入了玉门虽然内心有一种羞耻感,但另一股充实、饱满的感觉,清晰地由全身传到了大脑中,虽然天性坚贞的她不断强迫自己不能出声,但一阵快意的波浪,彷佛把她推上了九霄云外。
  丰满润滑的玉体,大汗淋漓,紧紧的贴着丁二狗的身体,两条笔直的玉腿紧紧缠在丁二狗的虎腰,一刻也不想离开,一死也不想分开,空旷了许久的身体和精神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是第一次尝到了做女人原来可以如此的美妙。
  虽然刘香梨得到了满足,但是丁二狗还没有将身体里的邪火发出来,一阵大开大合的进攻,将刘香梨折磨的气喘吁吁,光洁的小脚伸的笔直,时而随着身体的变化而弯向脚心。
  当晚,丁二狗和刘香梨拥被而眠,直到鸡叫三遍时,刘香梨才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准备穿上衣服回家。
  “不要走了,还早着呢,再睡会”。刘香梨刚刚坐起来,就被丁二狗拦腰抱住,重新拉回了被窝。
  “小冤家,不行啊,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在梨园村没法做人了”。刘香梨被丁二狗一阵爱抚弄得气喘吁吁了,但是还是坚决的推开了丁二狗,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一大早,县委办公室打来电话,让陈畅鸣于九点到县委开会,这倒使得他受宠若惊,以前开会时也就是见见县长而已,看来今天还能见到书记郑明堂,自己当这个农业局长已经好几年了,他还是上一任书记提起来的,他一直想动一动,一直没有和郑明堂书记接触的机会,但是今天这个机会来了。

  九点一刻,接到通知的人都到了县委会议时,但是前来参加会议的陈畅鸣心里越来越忐忑,从前来参加会议的人看,哪一个都比自己的官大,除了一个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赫敏之外,其他人全是常委,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今天这个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郑明堂最后进了会议室,抬头看了看大家,然后问道:“农业局长来了没有?”
  “郑书记,我在这里”  。陈畅鸣急忙站起来答话。
  郑明堂点点头,没有说话。
  “今天会议之前先让大家看一段短片,然后各人发言”。随后一看秘书,秘书急忙将会议室的帘子拉上了,会议室的墙上徐徐落下荧幕,秘书操作着电脑,将昨晚的新闻联播关于卖梨哥的新闻重新播放了起来。 
  新闻很短,播了两遍也不到一分钟,陈畅鸣这下子懵了,昨晚他在外喝酒,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而且他也没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
  “好了,大家说说吧,昨天晚上谁看过这条新闻,农业局长看过吗?”郑明堂突然提高声音,点了陈畅鸣的名,此时他不得不站起来回答。
  “郑书记,我昨晚确实没有看过”。
  “没有看过,好,还有谁看过,举举手,我看看”。郑明堂居然为了这件事让大家像小学生一样举手:谁会这道题?
  县长楚鹤轩感到很窝火,他窝火是因为郑明堂不事先打招呼,搞突然袭击,但是他也得承认,这件事他也是刚刚知道,昨天出差刚回来,睡得很早,根本就没有看新闻。
  “都没看过,好,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追究了,但是我还是很奇怪,各位领导同志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上网,这事在网上炒得这么热了,你们居然都不知道,你们上网都在干什么?有的同志上网一上上一天,搞得肩周炎都出来了,看电影,打牌,更有甚者,在办公室里看黄片,我想问一下,你们还是公务员吗?你们干的这些事是公务吗?”郑明堂声色俱厉,说的每个人后背上凉风直冒,虽然在座的这些人除了农业局长陈畅鸣之外,郑明堂并不能决定他们的命运,但是给你小鞋穿那是分分钟的事。

  “小江,你立刻打电话让临山镇的书记和乡长到这里来开会,一个小时赶不到,以后就不要来了”  。郑明堂冲身边的秘书蒋明杰说道,蒋明杰立刻出去打电话去了。
  一干常委加上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赫敏都低头画符,一个个看似在记着什么,但是没有人发言,陈畅鸣不断的用纸巾擦着汗。
  “郑书记,我是县长,这件事我来承担责任,之前我们也确实没有接到梨园村卖梨难的反应和报告,如果有这回事,我们县里肯定会有所行动的”。楚鹤轩看到大家都不吱声,自己再不说话,肯定会被大家认为他楚鹤轩是怕了郑明堂的,那到时候谁还会跟着自己呢,所以他不得不出面承担一下,很多时候,没有担当就是窝囊的表现。
  “老楚,这不是承担责任的问题,你刚刚出差回来,这件事和你没有多大关系”。郑明堂轻描淡写地说道。
  靠,什么叫没有多大关系?还是有关系啊?
  语言上的艺术有时候是很巧妙的,尽管楚县长出面揽了一些责任,但是好像郑明堂的目的不在这里,轻而易举的就将楚鹤轩的目的化解了。
  “这件事,临山镇的两位主官肯定知道,我们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到时候再定责任也不迟”。郑明堂说的斩钉截铁。
  楚鹤轩心里一哆嗦,来了,原来郑书记的目的在这里啊,两位主官,哼,他一定知道书记田家亮和他老楚走得很近,两家的关系很好,楚鹤轩在当镇长的时候,田家亮就是组织委员,两人搭档得很好,而另一位主官寇大鹏是前任县委书记的人,但是现在是否已经投靠了郑明堂,现在还不知道,既然郑明堂提到这个事,看来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那是谁也不信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