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6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1 23:18:00
  更新线----------------------
  摆脱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消灭敌人!
  二舅还不知道异五行的底细来历,在旁边询问,我们所知也不甚多,讲不出个所以然来,老爹说道:“异五行要在十月十五举行冬例会,各路堂主都会到达,南木堂收到的消息是要在十月十三到达开封,北木堂则是十月十二,其他堂口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肯定不过左右而已。而且,我估计,异五行冬例会的举行地点,应该就在开封。”

  “很有可能。”叔父道:“十月十五举行冬例会,南木堂十月十三到达开封接头,剩余的时间还不到两天,难道还能跑到别的城市?”
  老爹“嗯”了一声,道:“开封北临黄河,七朝为都,城池历史太久,有不少的术界门派盘踞其中,异五行在那里发展,也不足为怪啊。”
  叔父道:“我看我和道儿就假扮是北木堂的人,去开封赌城找接头的人,然后顺藤摸瓜,就在冬例会上把这群妖人全歼!奶奶的,教主和堂主全死光了,我看其余的人还咋混?”
  老爹摇头道:“只你们俩人去不中。”

  叔父道:“咋不中?不说我,单凭道儿现在的本事,足可以独当一面了!”
  日期:2016-03-21 23:22:00
  老爹道:“异五行的南、北木堂灭了,南水堂也被五大队毁了,可是还有北水、南北火、南北金和南北土七个堂口,正副至少十四个堂主,再加上教主、副教主,能人太多,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不驾群狼,只你们俩人去,恐怕凶多吉少。”
  叔父不服气道:“他们可不是有大本事的人,不然干嘛要藏头藏尾做缩头乌龟?”
  老爹道:“血金乌之宫那么大的基业不还是藏头藏尾?你敢说血玲珑没有大本事?你能说血金乌之宫的九大长老没有本事?时事所趋而已。”
  叔父道:“血金乌之宫已经没了!”
  老爹道:“那是销声匿迹,并不等于彻底覆灭。就连咱们的父亲也说过,没有亲眼看见血玲珑死,就不能说血金乌之宫覆灭!”
  二舅在旁说道:“汉琪啊,你就听你大哥的话吧,这可不是冒险逞能的事情!”
  叔父沉默了片刻,道:“那依着大哥的意思呢?”
  老爹道:“你和弘道做一路,假扮北木堂的人,再叫三弟和七弟一路,假扮南木堂的人,还有六叔和五弟一起,扮成闲人,暗中策应。有你们六个,我才算是放心。另外,我会想方设法通知五大队,告诉他们异五行要在开封举行冬例会,叫他们派遣高手前去,也能做你们的助力。”

  日期:2016-03-21 23:32:00
  老爹口中的“六叔”是麻衣陈家“天”字辈排行第六的陈天福,我称之为“六爷”,而今已经是七十三岁高龄了。
  叔父道:“我和六叔、三弟就能彻底毁掉术界江湖中一个一流门派了!再加上道儿、老五、老七,灭掉一个异五行绰绰有余,何必再叫五大队?将来要是传出去,说咱们是靠了五大队,才灭了异五行,有面子吗?再叫人说咱们麻衣陈家和五大队打连连,不更丢人?”
  “现在是什么社会?”老爹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以咱们麻衣陈家一家之力灭掉异五行,如果叫五大队知道,能不引起他们的忌恨吗?剿灭邪教是五大队的职责所在,你抢了他的功去,岂不是要做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老爹这一番话说出来,我便想到了之前与五大队相处时,那个邵如心的态度,心中不禁惴惴,连忙道:“大,我觉得老爹说的话很有道理。管他谁的力量,只要是灭了异五行,不总是对咱们,对术界有好处吗?”
  二舅道:“叫五大队得个功劳,总比叫五大队对咱怀恨在心强!汉琪啊,你这得听你大哥的,好胜心太强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世上可没有面子、里子都能得的好事,就看你是要里子还是要面子了。”
  日期:2016-03-21 23:32:00

  听大家都劝,叔父便泄了气,道:“那我还是要里子吧。”
  “对啦!”二舅道:“得了真实惠,心里偷着美,多好。”
  虽依允了老爹,叔父还是有些愤愤不平,道:“就怕五大队的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老爹道:“他们之中能人辈出,不过是制度限制,做事不灵活罢了。”
  叔父道:“那我们明天就走,剩不了几天了,还得找开封赌城呢,这鬼地方,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不知道要找多久。”
  老爹道:“我也没有听说过这地方——你跟大相国寺的主持空山大师不是很熟吗?你到开封以后,先去找空山大师,问问他。”
  “嗯。”叔父道:“空山老和尚跟开封地界的三教九流术界人物都熟悉的很,要是他都找不到赌城在哪里,别人就更别想找了。”
  二舅道:“正好还可以请他帮忙,共同对付异五行嘛。”
  “中!”叔父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找六叔、三弟、老五、老七他们,叫他们也准备准备。”
  叔父走后,老爹和二舅又说些别的事情,无非是术界各门各派的近闻,我在旁边作陪,却常能听到何卫红和娘在屋子里的欢声笑语,心中隐忧起来,便觉不爽,喊了一声“老爹”,问道:“曹步廊在东院吗?”
  老爹道:“嗯,在东院,你想去瞧瞧就去瞧瞧他,功力已经废了,可恨也可怜。但总算对你不错。”
  日期:2016-03-21 23:33:00
  我去了东院,院子里不见人影,功房里也无,进了里屋,见右侧屋门紧闭,伸手推开一看,昏黑一片,窗帘闭幕,也无灯火,仔细辨了辨,才看见曹步廊把身子缩成一团,坐在地上,畏在床侧。
  听见推门声,他慌忙把脑袋抬起来,失声道:“要,要杀我么——是你啊,小哥……”
  我伸手把窗帘拉开,阳光曝晒进来,曹步廊伸手遮了遮眼睛,稍稍适应后又放了下来,我见他满脸淤伤,眼中遍布血丝,头发乱糟糟揪成几撮,衣服破败,手脚不由自主的发颤,就像是得了什么怪病一样,其实是功力被废了的后遗症。
  我本来对此人满腹怨恨,但是此时此刻,看到他这般可怜相,怨恨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老爹说的是,此人真是既可恨,又可怜,但总算待我不薄。原本想骂他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踢他几脚,也于心不忍了。
  “小哥。”曹步廊勉力挤出来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实在是对不住你了。”

  “亏吗?”我道:“好端端,为什么非要去害人?而且还是害对你好的人?”
  “唉……”曹步廊叹息了一声,道:“鬼迷心窍了。”
  日期:2016-03-21 23:34:00
  “跟鬼有什么关系?”我揶揄他道:“事情是你自己做的!自作孽不可活!”
  “你,你父亲准备怎么处置我?”曹步廊道:“他是不是叫你过来,逼我自杀,或者……”
  “够了!”我厌恶道:“我们可不像你!小人之心!”
  “对,对,我是小人。”听见不是要害他的性命,曹步廊的话突然利索起来,道:“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是本性难改。我这前半辈子过的是什么生活你也知道,厌胜门里长大,学的全是骗人、害人的术,身边的人天天勾心斗角,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你好,凡是对你好的人全都有目的……所以,我会怀疑,你们平白无故为什么要收留我?你们收留我肯定是冲着《厌胜经》,如果《厌胜经》被你们拿走了,你们肯定会杀了我……我越想越怕,所以就做出了那种事……可是小哥,我知道你宅心仁厚,所以我对你可是始终没有相害之心的!”

  “那实在是谢谢你了!”我道:“你害我爹娘,还不如害我!”
  曹步廊呐呐道:“我知道错了,现在后悔也晚了,我肯定是死路一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