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从小就生活在乡村里,但是丁二狗还是很向往城里的生活,特别是十里洋场的大上海,要不是周老板急着将梨运出来,丁二狗真想在这里过几天醉生梦死的生活。
  “周正浩这个人不简单,我们回去之后就要马上组织车队将大家的梨都先运到县城来,他的车队已经等在县里了,可是一想到梨园村到县城的路,我这心里还是不踏实,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出事,要不然为了卖梨死几个人就得不偿失了”。下了火车,丁二狗边走边对身边的刘香梨说道  。
  “这个事我也想了,但是没办法,人家周老板只肯在县城里收梨,我们只能是运出来”。
  “这个老狐狸,不过不能让他玩咱,咱也得玩玩他,你回去告诉乡亲们,梨不要捡好的卖,先卖小一点的,大的放在上面充充数就行了,留下大的好接下来卖给水果商,周正浩是做果汁的,大点小点没关系”。
  “小丁主任,真看不出来,你还真鬼,我现在都有点佩服你了,你刚来的时候,我真是很生气,这乡里也太不重视梨园管区了,给我们派一个毛蛋孩子来,能干啥,可是这一次跟你去了一趟大上海,你还真是挺有本事的”。()
  “那是,我的本事你还没有全部见识过呢,等有机会……”

  “等一等,你就是丁长生吧”。就在两人出火车站时,两个年轻人出现在门口,一左一右堵住了就要出站的丁二狗和刘香梨。
  “是,我就是,你们是?”
  “我们是海阳县检察院的,这是我的证件,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情况,跟我们走一趟吧”。高个的年轻人亮了亮手里的证件就要装起来。
  “别急,拿过来我看看”。丁二狗向两个人伸出了手,那意思就是要检查一下两人的证件,而刘香梨则站在一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高个的男子显得很不耐烦,“给你,给我看仔细了,胆子不小,还敢看证件”。
  “这年头,什么没有冒充的,我看看怎么了?”丁二狗白了他一眼,心想这事还真是让田鄂茹说对了,这帮人说不定在这里等了他几天了呢。
  “嗯,好像是真的”。丁二狗将两人的证件翻了翻递给两人,扭头对身后的刘香梨说道:“回去之后赶紧找车往外拉,别耽误事,路上小心点,我有点事要办”。
  “你,你去哪里,他们是谁啊?”
  “他们是海阳检察院的,有事找我了解情况”。丁二狗说的很淡定,但是刘香梨可不这么看,她看得出来,丁二狗和这两个人并不认识,而且还看了他们的证件,虽然她不是体制内的人,但是她也是党员,也知道检察院是干什么的,所以心里忐忑起来,可是这时丁二狗已经跟随那两个人上了一辆标有检察的桑塔纳里走了  。
  “怎么办,怎么办,这事不能这么就不哼不哈吧,告诉谁呢,哎,对了,向刚不是说这个丁长生是哪个领导家的孩子吗?对,找向刚”。一时间,刘香梨脑子里转了十八个弯,终于想起了向刚。
  “喝点水,坐下慢慢说”。寇大鹏也是一脸的严肃,他本以为霍吕茂时危言耸听,但是没想到检察院还真是敢干。

  “哎呀,寇乡长,你还不急,我都急死了,这次去上海谈卖梨的事,几乎都是小丁主任包办的,人家周老板要是来了一问,好家伙,小丁主任被检察院带走了,我这怎么说这个话啊”。刘香梨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之后又开始发牢*了。
  “你说说是个什么情况,我才能托关系找人啊”。寇大鹏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反正我们一出火车站大门就被拦住了,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我以为小丁主任认识那两个人呢,后来我看到小丁主任又是看他们的证件,又是给我说他们是海阳县检察院的,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来黛小丁主任的,寇乡长,小丁主任没犯错误吧”。
  “别瞎说,没事,放心吧,你先回去吧,先卖梨,小丁的事我来想办法”。
  海阳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田清茹坐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的看着桌子上的卷宗,里面是海阳县刑警队审讯王老虎的原始卷宗,在询问笔录里,王老虎一口咬定是听了丁二狗和张强的对话才愤然去杀陈标子的,因为丁二狗说是陈标子向公丨安丨局告发是他烧了村支书李建设的家,而且丁二狗还说是陈标子说的他是个性无能,所以和李凤妮生不了孩子,如果王老虎说的是真的,那么丁二狗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任何一件事都得用动机吧,没有动机的案子很少?

  “田检,我回来了”。在车站堵丁二狗的高个子进了田清茹的办公室。
  “押回来了?”
  “嗯,这家伙还算老实,乖乖的跟着回来了”。
  “是吗,袁方,这件事你怎么看?” 

  “说不好,但是我就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丁长生和王老虎就掐到一块的,到现在都不是很明白”。
  “袁方,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这两人中必有一人说谎,但是要是让你来判断这两人谁是说谎者,你会认定是谁?”
  “我会,认定是丁二狗说谎”  。袁方迟疑了一下说道。
  田清茹心里一凛,“为什么?”
  “因为从今天遇到丁二狗开始,我就觉得这个人太镇定了,镇定的好像笃定我们找他是错误的,到后来我都感觉自己的底气不足了”。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关键是证据,还有就是丁二狗将祸水引向陈标子的目的是什么,调查了这么久,没有一个人知道丁二狗和陈标子是什么关系”。田清茹若有所思,她也知道这是一个关键点,但是刑警队对这件事的调查是没有结论,那么她也没有兴趣继续侦查下去,但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告诉她,丁二狗和陈标子之间绝对有事,只是现在没有人能拨开这团迷雾。
  “是啊,我们不能单单凭王老虎的话就对丁二狗采取什么措施,目前还只是协助调查,要说嫌疑都算不上”。()袁方说道。
  “袁方,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丁二狗和王老虎的矛盾”。
  “这个我看了卷宗,里面说的很详细,关键的就是那场赌博,丁二狗赢了,而且将王老虎的媳妇都赢走了,田检,这算不算夺妻之恨啊”。袁方笑嘻嘻的问道。
  田清茹没有说话,但是她心里渐渐宽了下来,从接触到这个案子,她都在似有似无的引导着所有办案检察官的思路,那就是无论王老虎说的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作为一个正常人来说,他的的确确是杀了人,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杀的人,那并不是很重要,对于杀人这一点,王老虎是供认不讳的。
  “丁长生,知道为什么将你带到这里来吗?”袁方问道。此刻的田清茹就坐在技术室里,一台显示器上正现场直播袁方讯问丁二狗的画面。
  “知道,还是因为王老虎杀人的事吧,我在刑警队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再问一遍还是那个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