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8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建德接过话茬:“如果他真的没问题的话,他也用不着瞒啊,而是应该积极上报,及时抢修才对啊!”
  梁健也觉得于建德说得有道理。他们看着纪中全,纪中全摇了摇头,说:“这也是我弄不懂的地方。”
  梁健说:“不管怎么样,水灾的事情,总是要有个结论出来的。不然,对不住长清区的老百姓。这样,关于他们两个人如何处理的问题就不上常委会了,你们两个回头商议一下,拿出一个方案来,方案出来后,我们再放到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纪中全听了问:“那长清区的班子问题,还查吗?”

  梁健回答:“当然查。闫国强也要查。我总觉得这其中有问题的。不然说不通。”纪中全点头。
  “那长清区那边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中全同志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去忙吧。建德同志再留一下,我跟你聊几句。”梁健说。
  纪中全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告辞出去了。等他走后,于建德问:“书记想跟我聊什么?”梁健回答:“我想跟你聊聊常建同志。”
  于建德看了梁健一眼,然后问:“书记想换秘书长了?”
  梁健笑了一下,说:“你看出来了?”

  于建德说:“刚才你在会议室外面训常建同志,里面不少人应该都知道了。”梁健点了点头。于建德迟疑了一下,说:“书记你刚才冲动了一些。”
  梁健笑了笑,说:“可能因为还年轻吧。”
  于建德说:“年轻不是坏事。但这样一来,你跟钱市长之间,算是彻底的对立了。”梁健回答:“这是必然的结局。既然注定如此,又何必在乎早晚。反而,早些挑明了,还好做事些。你说呢?”
  于建德愣了愣,然后笑道:“年轻果然是有冲劲的。”
  梁健跟着笑了笑,然后问于建德:“你觉得我关于常建的事情我是直接跟省里提比较好,还是转几个弯?”
  于建德回答:“我听说现在的代理省书记,跟书记的关系匪浅。既然如此,书记就秉承一贯做事风格,直接提就行了。该利用的还是要利用的。”
  梁健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打算了只是有些犹豫,听了于建德后,就坚定了这个想法。梁健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后,忽问于建德:“你觉得,闫国强跟钱江柳同志之间,关系怎么样?”
  于建德想了一下,回答:“这个不好说。但我想关系可能不会很好。否则的话,青龙潭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钱市长如果知道,肯定不会任由闫国强胡闹。”
  梁健听了,却说:“未必。钱江柳同志又不是没胡闹过。”
  于建德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那不一样。你已经去了那里,青龙潭水库要是还是没保住,他钱市长是没什么主要责任的。他是可以有话说的。但如果他知道,却瞒了下来,这出了事,他可就是主要责任,他就是来头再大,也很难扛得住这责任。”

  于建德说得也有道理,梁健皱了眉,说道:“那你觉得,钱江柳今天把闫国强和卫明叫过来,到底是为了点什么?”
  于建德斟酌了一会,回答:“不好猜。”
  “你随便说。没关系。”梁健说。于建德这才说道:“如果硬要猜的话,可能钱江柳是不希望闫国强或者是闫国强和卫明两个人,换人吧。无论闫国强和钱江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但起码现在闫国强算不上是你这边的人。但如果闫国强走了,那接棒的人,就不一定能跟他钱江柳站一边了。毕竟你才是一把手,他还是有点怵你三分的。”
  果然姜是老的辣。于建德这么一分析,原本梁健心里想不通的地方,都想通了。钱江柳和闫国强并不一定是同一个阵营的,但钱江柳绝对不希望接棒长清区的那个人是梁健这边的。所以对于钱江柳来说,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闫国强还能待在位子上。
  这么一想通后,梁健忽然有种想跟他对着干的想法。他不想长清区区委书记换人,梁健就偏让他换了。但,这也只是梁健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想法,如果要换,他还得把一切想周全了。比如,谁来接班?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像钱江柳不希望闫国强的下一任是和梁健一条船的,梁健也不希望。对于永州市的整个班子,梁健还不够熟悉。所以,这是一个对双方都有风险的问题。

  梁健正想着,于建德开口打断了他的沉思:“梁书记,我认为,闫国强暂时还是不要动为好。这一次的事情,稍作惩罚就可以。一来,可以给中全同志争取时间,让他深入调查。二来呢,也能卖闫国强一个人情。闫国强现在还不算是钱江柳的人,不是不能让他站过来。”
  梁健点了点头,说:“你说得不错。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吧,中全那边你跟他去沟通吧。”
  于建德点头。事情谈到这里也差不多了。于建德告辞出去了。他才出去,常建敲门进来。梁健抬头看了他一眼,人坐在沙发里没动,问他:“常秘书长有什么事吗?”
  常建走近了几步,站着回答:“我来跟梁书记认个错。之前闫国强同志和卫明同志的事情,是我想得不够周全。我承认错误。”

  梁健听完他的话,笑了一下,有些冷,说:“好像自从我上任到现在,常秘书长这种想得不够周全的情况,已经有好几次了吧。”
  常建脸色变了变。梁健没继续说下去,常建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一会后,梁健抬头看他,说:“常秘书长还有事吗?”
  常建有些颓丧地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那你出去吧。”梁健说。
  常建走后,梁健坐在那里,拿着手机,有些犹豫。如果梁健打了这个电话,对于常建来说,他的仕途,今后很可能就不会再有大的起色了。但如果梁健不打这个电话,常建这种总是摇摆不定的做法,会让梁健的工作很没有安全感。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卖了。
  梁健狠了狠心,终究还是打了这个电话。就像于建德说得那样,该利用的还是要利用的。张强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江中省,趁着他还在,将这件事给定了,也是件好事。
  张强对于梁健提出的要求,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当初,周部长来送梁健上任走的时候,就曾提过,他当初应该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回去的时候应该是跟张强说过。张强没问什么,只是说,会尽快给梁健安排。
  末了,张强忽然告诉梁健,新的省长人选消息已经有了,是从省里提拔。但是省书记这个位置,到底花落谁家,还不确定。

  梁健想了一下,说:“我相信,上面一定会让明珠蒙尘的。这迟迟没有消息,或许上面只是在想,是不是能有更大的舞台能给首长你发挥。”
  这是梁健第二次给张强的暗示了。张强笑了笑,说:“我都这个年纪了,要是真能再上一步,那肯定是好的。如果不能,我也不强求。在这个位置上,这么多年,看得多了,也看开了。”
  梁健笑着说:“这可不像首长您的风格。再说了,您这个年纪,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日期:2015-09-18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