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丁主任,你屋里电话响了”。丁二狗的手机关了,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他现在已经不敢用手机了,生怕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梨园管区这个电话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
  “喂,我是丁长生,哪位?”
  “是我”。里面传来杨凤栖疲惫的声音。
  “哦?有消息了?这么快?”
  “唉,你现在就关心你的梨,也不问问我的情况”。杨凤栖语气里稍有不满。

  “我听出来了,很累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别提了,昨晚一直在打电话,凡是认识水果贩子的朋友我都找遍了,还联系了一些大的果汁生产厂家,这样吧,你要是有时间能出来的话,最好到上海来一趟,我联系了几家大的厂家和水果贩子,你们面对面谈一谈,带一些样品过来,如果谈得成,直接就可以签约或者带着这些人回你们那里看一看,这样效果会好一些,还有,我在北京有几个朋友是做传媒的,你要是需要他们打广告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

  “打广告,我们可没钱付广告费啊”。打着电话,丁二狗一抬头,看见窗户外面站着的刘香梨正聚精会神的听他打电话,心想,这个女人真是为了卖梨魔怔了。
  “谁让你付广告费了,你这个人,也不关心一下新闻联播了或者看看电视,中央七台有个农业节目专门为农产品滞销卖难打广告,都是免费的,还有新闻联播也可以的,这样的节目要是能帮你报道一下,你想想,你们那点梨还够卖的吗?”
  “真的,要是这样就太好了,这样吧,我今天就出山,估计明天能到你那里,你帮我们约一下水果商,争取能见个面,我带点样品过去”。丁二狗一听很是兴奋,这样的操作他没有做过,但是偶然间看到过电视上播放哪里大白菜滞销了,土豆滞销了,可是那毕竟是电视上播放的事,谁能和这些人接上头呢,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这些事联系上,所以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 
  “好,我定好酒店等你”。这句话杨凤栖说的声音很低,但是丁二狗分明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兴奋,对于这一点,丁二狗只能是表示默然。

  丁二狗挂断电话,将意思简单说给刘香梨听,别看刘香梨平时咋咋忽忽的样子,很是泼辣,但是一遇到这样的事,还真是有点麻爪。
  “你是说让我也一起去?”刘香梨有点担心的问道。
  “那当然了,你这是梨园村的村主任,你不去谁代表梨园村,再说了,要是签合同卖梨的话,你不签谁签啊?”
  “可是,可是我也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啊,不去不行啊,他们要是想要,就让他们来呗”  。
  “哎,我说刘姐,现在是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啊,咱能卖出去就不错了,说不定去了谈一谈还能卖个好价钱,你要是不去,这事我也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这费劲巴拉的帮你联系好了,你还推三阻四的”。丁二狗假装不高兴了。
  “小丁主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事我也得和村里的干部们商量一下吧”。
  “那好,你商量去吧,我就等你两个小时,待会我给寇乡长打电话,让杜山魁接我们去白山市火车站”。
  “好好,你等着啊,我这就去”。刘香梨几乎是跑着去了广播室广播开会卖梨的事,听得出来,她语气里那个兴奋劲还没有完全冷却下来。

  听着刘香梨广播开会,他给柯子华打了个电话。虽然人的命不同,但是不得不说,柯子华这小子的好命来的就是时候,那一期培训完之后,别的人包括丁二狗都是哪来的回哪去,但是柯子华不知道动了哪里的关系,硬生生留在了白山市,而且还升了一级,现在是白山市火车站站前派出所副所长。
  别人也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丁二狗知道,肯定是成功那小子动了关系,才将柯子华从清水县调到了白山市,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啊。
  “老同学,有件事帮帮忙吧”。一打通电话,丁二狗就直接要柯子华帮忙。
  “哈哈,你这家伙,自从回去就像失踪了一样,这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是办公室没人,柯子华翘着二郎腿拿着手机和丁二狗在那里胡侃乱吹。
  “哎呀,一言难尽,我大约晚上会到你那里,你给我买两张去上海的火车票,要卧铺,对,今晚的就可以,我去了见面再聊吧,我这里开会呢”  。
  这点事对于一个站前派出所的副所长来说就像是去厕所拉个屎一样简单,当然了,便秘除外。其实大家都是丨警丨察系统的,稍有风吹草动就会传得很远,丁二狗在海阳县那点事早就被他原来那帮在警校培训的同学传遍了,当然,柯子华也知道,但是一直没有和丁二狗联系,他这个人比较现实,用一句时下经典的话就是我用不着你干么巴结你,但是成功给他的理念又不一样,那就是没有用不到的佛,只有烧不到的香。

  杜山魁依旧是小心的开着车,丁二狗坐在副驾驶上不时和他说着话,而刘香梨则一脸凝重的坐在后座上,到现在都像是在梦里一样,这个谈笑风生的年轻男孩昨天才到梨园村,今天就要让自己陪他去上海卖梨,他是什么背景,为什么会认识上海的人,为什么他的朋友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帮他们联系好水果商,这些都是未知数,她发现,从昨天一见面,她就低估了这个年轻的男人。
  “杜哥,你那师父可真是够逗的,以为给我一本破连环画就把我打发了,我到现在都没有看明白是什么意思,回头我还得去找他,现在想起来,那天他是不是对我催眠了,要不然我怎么会那么轻易睡着了呢”。
  “呵呵,这个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外面喝茶呢,至于你们谈的什么,我真不知道”。
  “切,我发现杜哥现在越来越狡猾了,不愧是一浊道人的弟子啊”。丁二狗揶揄道,但是杜山魁不为所动,双手把着方向盘聚精会神的开车,丁二狗往车窗外看了一眼,赶紧回了头来,车外两米就是万丈深渊,怪不得杜山魁不敢稍有疏忽。
  “这破路真是该修修了,每年这里出不少事吧”。丁二狗自言自语道。
  “这条路,每年都会死几个,农村有拖拉机或者机动三轮的,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轻则重伤,重则车毁人亡,但是谁修呢,镇上的领导十年八年来一回,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刘香梨愤愤不平的说道,本来丁二狗没想说这事,但是没想到被她接上了话茬。
  “修路是要钱的,临山镇哪里有钱,发了公务员和教师的工资就剩不了几个了,还不得留下吃吃喝喝,没办法,到哪里都是这样”。虽然丁二狗是个政府工作人员,但是说起话来都是带刺的,这就是年轻的缘故吧,愤青啊。 
  肯为老百姓说话的官员一般都会赢得老百姓的尊重,但是前提是你本身要有正气,像那些台上讲的头头是道,下台后就蝇营狗苟的人,只会让人更加的恶心。
  显然,刘香梨认为丁二狗说的是真心话,所以一路上两个人谈了很多,事实上,丁二狗也不完全是一个浑人,自从当上了联防队员,他就迷上了看报纸,以前的时候,派出所里最多的是公丨安丨报和法制报,而寇大鹏那里更多则是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所以从报纸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