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7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和秦书凯谈话的时候,姚晓霞推门进来,看到后一天很是客套了一番,说,大师兄提拔了,一定要给大师兄送行。
  秦书凯想到,这对狗男女一定有事情,于是就说,你们有事情,我就不打扰了。
  秦书凯回到开发区的时候,周德东来电话说,秦书记,他已经回到普水,想要跟秦书记面谈,秦书凯心想,正好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收拾点私人用品,于是通知周德东到开发区办公楼见面。
  周德东一副喜滋滋的表情出现在秦书凯面前,秦书凯忍不住调侃说,周主任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上去精神不错嘛。
  周德东见秦书凯笑话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他笑着解释说,我在省城都憋了这么长时间了,早就巴着回来了,可是一直不到火候,现在总算是计划成功了,我怎么能不高兴呢?
  秦书凯问周德东,刘云若跟说开发区的主任还由你一肩挑吗?
  周德东回答说,那倒没有,这开发区主任的位置对她来说又可以重新卖个好价钱,不管给谁,她也舍不得白送给我啊。
  秦书凯笑着说,你这什么比方,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点吧?

  周德东说,我可不是心口胡诌的,听说马成龙的妻弟冯久阳为了开发区主任的位置已经投资了不少本钱在刘云若的身上,我看,就算是关国将做不了开发区的主任,也轮不到我继续兼任着。
  秦书凯听了这个消息不由一愣,他没想到,冯久阳竟然会过来凑这份热闹。
  秦书凯想了一会说,开发区主任这个位置,冯久阳拿不走的,要是刘云若不给给你,也是便宜了其他人,绝对不是冯久阳。
  周德东忍不住问,秦书记怎么会这么肯定?

  秦书凯笑着说,你忘了,冯久阳上次推荐提拔的时候,就是因为有了赵喜海的坚决反对,没有提拔成功,他们俩人之间为了一个女人闹的不可开交,冯久阳又是那种藏不住事情的人,对赵喜海连个好脸色都没有,直到现在,两人还是对面不啃西瓜皮,只要赵喜海坚决反对,冯久阳想要得到这个位置就很难。
  周德东点点头说,还是秦书记看问题透彻,我倒是把这茬事给忘了,只不过,你现在已经离开了普水,只怕常委会上,赵喜海一个人也是孤掌难鸣啊,很难反对有效。
  秦书凯说,赵喜海跟张富贵也算是一帮子,在对待冯久阳的事情上,张富贵的态度应该跟赵喜海是一致的,不管我走不走,常委会上冯久阳的事情都难通过,说起来也就是赵喜海和张富贵谁做子丨弹丨,谁拿枪的问题,再说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冯久阳真的能折腾成功这件事,到了开发区当主任,你想要拿住他,还不是小菜一碟,这小子身上的毛病太多了,随便抓一条,就够他喝一壶的。
  周德东笑着说,那倒也是,就算是冯久阳来了,我也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毕竟这个人爱好很多,就好控制。
  秦书凯说,所以说,这件事倒也不算是一回事,倒是有些账目上的事情,这两天我要好好的跟你交接一下,在省委党校学习那段时间,迎来送往的花了不少银子,这笔账一时半会的恐怕走不完,如果吃喝这块消费单据太多的话,只怕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我的意思是,到了年底的时候,把单位的一些旧电脑给换了,到时候,以添置办公用品的名义把这笔钱给走一下财务程序。
  周德东问,大概有多少钱?

  秦书凯看了他一眼说,大概不到两百万。
  周德东心里一惊,想想也很正常,省里的那帮领导,个个都是财大气粗,你要是送少了,他们根本就不会在意,以秦书记的性格,自然是出手就要达到目的,不到两百万倒也算不上太多。
  这个两百万,对一个这么大的单位来说,不是大钱,但是对老百姓来说,那就是天文数字,这也是中国的老百姓,很希望自己的子女做官的主要原因,因为有官就有了一切。
  秦书凯继续交代说,另外,洪老板的事情,要全力照顾着,毕竟咱们每年都拿着人家的好处,以后大家还有更多合作的机会,这条线不能断,要是断了,想要再重新找一个像洪老板这样安全性比较强的钱袋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周德东后来问秦书凯,洪老板这个人是很讲究义气,但是工程款还是要按照他报出的数字拨付吗?不需要核实?
  周德东知道,这个洪老板现在很多时候就是自己和秦书凯的钱袋子,那么用了他的钱,在工程的预算上是不是可以追加一点,这样可以保证洪老板的最大利益。
  秦书凯说,那是当然,任何时候做事从表面上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能给人看出任何的漏洞,再说,洪老板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他不会在表面上弄出过于出格的数字出来的,至于说他如何解决,那是他公司层面上的问题,这一点处理不好,也就不会吧企业做这么大。。
  周德东点点头。
  对于周德东来说,他是秦书凯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书凯是他的大恩人,没有秦书凯,就没有他周德东的今天,不管是秦书凯要他上刀山,下油锅,他都会依照执行,这叫义气,按照周德东的想法,一个男人,要是连一点义气都不讲,那就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
  官场是一个特殊的环境,特殊的舞台,特殊的场景,同时也是一个盛行潜规则的大 “江湖”。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官场变成了江湖,党纪国法、道德操守必然荡然无存了,会让更多的“江湖中人”身不由己。
  秦书凯后来细细的跟周德东交代着一些事情处理的细节,有些不放心的地方,还仔细的叮咛两遍三遍,直到周德东完全领会了自己话里的意思,才放心,这也许是秦书凯离职前最后的谈话。
  既然要走出开发区,那么就要把很多事情交代清楚,否则,出事的话不仅是周德东的个人问题,很大有可能拉出一大批的干部。那天,两人谈了很长时间以后,秦书凯感觉有些累了,他让周德东先回去休息,自己则无力的往座椅上一倒,抬眼看着屋上的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的休息一会。
  秦书凯心里清楚,只要周德东接替了自己的位置,以后很多事情就会在周德东的任期内慢慢的淡化了,也就没有人追问了,就是郝竹仁这个前任开发区领导,如果不是相对秦书凯过分的为难,相对秦书凯采取措施,那么一定会平安无事的继续工作。
  秦书凯就想,等到周德东的位置坐稳以后,有些账面上的明显漏洞都是在周德东的手里处理的,即便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有合理的理由从这个漩涡里头退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