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路上王老虎也想过了,他认为自己是偷偷过去的,丁二狗不可能发现自己,所以那番对话应该是真的,而且如果这次陈标子说见过丁二狗,那自己或许该饶了他,毕竟单凭丁二狗和那个人的对话,他还真不能对陈标子下手,但是陈标子却说没有见过丁二狗,这使他很窝火,这不是矢口否认吗?否认的背后是什么,否认的背后就是隐藏  。
  刚刚有点平息的火又被点了起来,特别是想起丁二狗说的让李凤妮给他生几个孩子,还有陈标子居然说他王老虎是性无能,终于忍不住,将手里的刀子插在了陈标子的后心上,陈标子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准备,转过脸,看着王老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确实如此。
  这让人不禁想起了那句话,朋友和刺客唯一的区别是:刺客在背后捅你一刀,你回头痛苦地说,啊,你是?----朋友在背后捅你一刀,你回头惊讶的说,啊,是你!

  陈标子也是痛苦的回过头来:“你,是你,为什么?”一句话说完就倒在了地上,不过是趴在地上的。
  王老虎是跌跌撞撞跑出陈标子家门的,虽然他平时好勇斗狠,但是杀人还是第一次,所以忍受着巨大的惊慌和不安,偷偷逃离了陈标子家。这时候在远处的黑影里,一个人慢慢踱出来,一直看到王老虎消失在黑夜里,他才慢慢走到陈标子家门口,看着院子里躺在地上抽搐的陈标子,心里不禁升起了怜悯之心,但是他随即想到了杨凤栖,慢慢转过身,什么也没做,返回了李建设的新宅睡觉去了。

  “丁二狗,丁二狗,起来起来,出大事了”。一个小时后,张强出现在李建设的新宅大门口,咚咚敲着大铁门。
  “怎么了,张哥,出什么事了?”丁二狗穿着一条大裤头就出来了。
  “哎呀,快去穿衣服,王老虎逮住了,但是出人命了”。张强急吼吼的说道。
  “啊,王老虎死了?”丁二狗问道。
  “哪儿啊,是陈标子死了,流了一院子的血,这下我们俩有麻烦了,在村里就我们俩,我们是要承担责任的”。
  “不会吧,关我们什么事?”丁二狗边说边回去拿衣服,边穿边和张强向陈标子家走去。
  等走到陈标子家门口时,霍吕茂已经在那里了。
  “你们俩个做的好事,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能睡得着,回去再和你们算账”。 
  霍吕茂看着这个局里来的钦差大臣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是他还得强压住火气配合对方的工作,没办法,谁叫人家是海阳县的刑警队长呢。
  “老霍,我知道这事你挺窝火,但是查清了不是更好吗,现在王老虎一口咬定他去杀陈标子是因为听了丁长生和张强的对话才去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准备逃亡时再去犯案,这不是给自己惹事吗?”
  “好吧,既然是局里的意思,我也没有话说,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张强和王老虎没有过节,但是丁长生和王老虎那是有过节的,这件事我相信你也调查清楚了,那是丁长生在做联防队员时替芦家岭前支书李建设出头才惹恼了王老虎,所以不排除王老虎是想临死拉个垫背的,这一点你一定要注意,丁长生这孩子我是了解的,可以说,他能走上丨警丨察这条路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调查问题就是调查问题,不能搞刑讯逼供,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同志”。

  “老霍,呵呵,你想哪去了,我们怎么会对自己人动手呢”,刑警队长苗振东笑笑说道。
  “不会最好,我只是提醒你,局里已经决定了要对几个月前梆子峪那次枪击事件的主要人物丁长生大力宣传,所以,你要注意你的方式方法”  。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吧”。苗振东神色一滞,保证道。
  “那好,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两人从昨晚到现在就没有在一起,你一个个问吧”。霍吕茂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这件事苗振东也是很挠头,昨晚突审王老虎,居然牵出了两个自己人,本来很简单的事,一下子就复杂了。
  “你昨晚在哪里?”苗振东对面坐着的是张强。
  “昨晚在村里巡视了一边之后就到村委会睡觉去了”。
  “几点去的村委会?”
  “大概八点多吧”。
  “谁能证明?”
  “看门老头,我和他住隔壁,而且要出村委会,钥匙在他手里呢,他晚上一般不会睡觉”。
  “那,你八点多和丁长生分手后有没有再见过面?”

  “见过”。
  “什么时间?”苗振东精神一震。
  “晚上我正睡的好好的,突然接到霍所电话,说是王老虎逮住了,而且还杀了陈标子,我赶紧起来到李建设家的新宅子叫醒丁长生,那家伙和一个民工都穿着裤头出来开的门,就是那时候见了一面,然后各忙各的,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面”。张强说的很仔细,而且很有条理,这使得苗振东感觉很沮丧。
  “好,先这样吧,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要是有新的问题想起来随时向我们汇报,你说的那些事我们会核实的”。苗振东将张强送了出去。
  “队长,这件事不好办哪,按说这陈标子和王老虎无冤无仇的,而且以前还是赌友,应该不会痛下杀手才对啊,可是除了丁长生和王老虎有过节之外,丁长生和陈标子没有什么过节吧,就像是王老虎说的那样,是听了丁长生和张强的对话才去杀陈标子的,可是丁长生为什么会将祸水引向陈标子呢,这也说不过去啊”。
  “你说的没错,假设是因为陈标子和丁长生有过节,那么很可能丁长生就是借刀杀人了,而且他还和王老虎有夺妻之恨,这样就是一石二鸟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丁长生的嫌疑就大了”  。
  “可是,证据呢,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吧,没有证据别说我们自己过不去,就是霍所那里也过不去”。
  “是啊,先叫丁长生进来,看看情况再说”。

  看着丁二狗进来点头哈腰的鞠了一躬,苗振东真不愿意去想这个人就是策划了这次杀人案的主谋。
  “丁长生,你和陈标子有仇吗?”
  “陈标子?没有,我和陈标子倒是认识,还在一起赌过一次钱”。
  “是不是王老虎赌老婆那次?”苗振东问道。

  “对对,就是那次”。
  “那,你知不知道王老虎和陈标子有仇?”
  “这个倒是没听说,不过据芦家岭村的人说,王老虎和陈标子,还有刘麻子这三人是很好的赌友,要说有没有仇,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
  “昨晚你给张强开门时,你身上穿着什么?”
  “昨晚,我想想啊,哎呀,你这一说,我这脑子还有点迷糊,昨晚,我听见敲门,然后出来,哦,对了,我记起来了,好像是穿着裤头,然后张强说出大事了,我这才回屋拿了衣服,跟着他一块去了陈标子家,那时候我们霍所已经在那里了”。

  苗振东问的很跳跃,这样就有可能使得被询问对象露马脚,而且如果这样询问,对方对答如流没有丝毫考虑的话,那很可能是事先想好的,如果对方想想再说而且基本能答上来,就基本可以认定属实了。
  苗振东很忙,在梆子峪枪击事件时,他正好出差追捕潜逃犯人,只是听说了这么件事,没有听到关于丁二狗的后续情况,而丁二狗今天这些表现,基本来自三个月的警校培训,如何审讯以及犯罪嫌疑人会如何回答等,没想到会首先用在了被审讯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