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6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哎,怎么说话呢,她是一个大姑娘了,马上就是大学生了,我能迷惑她,真是开玩笑,她是真心喜欢我的,我也是真心喜欢她的,说不定,我将来要娶她的,你就等着当大舅哥吧”。丁二狗拍拍屁股一边看装修的了,将一脸愣神的陈二蛋晾在了一边。
  “我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问你,那你和这家的闺女又是怎么回事?”
  “谁啊?”丁二狗装傻道。
  “别给我装,我在这里干了快三个月了,你在芦家岭那点事我早就打听清楚了,你敢说你和那个李凤妮没事?”陈二蛋一脸的不信  。
  “你知道了,我们俩,有事,但是关你屁事啊?”丁二狗继续向前走,就是不愿意理他。
  “哎,你们俩有事,那我表妹又是怎么回事?”
  “二蛋,我呢,劝你一句,我和你表妹的事,我们能处理,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给我盖好房子,过段时间呢,这里要来一个大项目,到时候你去那里干,有我吃的,就有你喝的,放心,咱俩是一个村的,又是生死之交,所以,该管的事你要管,不该管的事就不要管了,明白吗?”丁二狗长得比陈二蛋要矮一点,倒是拍拍肩膀还是够得着的。 
  “大项目,什么意思?”
  “可能过段时间要在这里开矿,到时候你去矿上当个包工头什么的,挣钱的事我不会忘了你的,对了,子涵的肚子大了吧”。
  “嗯,大了,大了,医生说是双胞胎,还是龙凤胎”。说到这里,陈二蛋已经将表妹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挣钱,不然的话只能是媳妇向娘家要,那样子真是太丢人了,所以只要有钱赚,其他的都可以放一放。
  “是吗,你媳妇地好啊,能不能也帮我生一对,我付五十万”。丁二狗笑着说道,而陈二蛋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丁二狗说的什么意思,等明白了之后,抄起一把铁锹朝丁二狗追去。
  芦家岭山头很多,而且还有不少的山洞,夕阳渐渐西下,染红了西面的半边天,这个时候,芦家岭后山上的一处山洞边的草似乎动了一下,仔细一看,里面渐渐伸出了一只手,这只手小心翼翼的拨开掩藏洞口的草,露出了一张疲惫憔悴的脸。
  他就是王老虎,昨天回了一趟村里,只是去了一家族叔家里要了点吃的,他的族叔告诉他,村里似乎没事了,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那场火是王老虎放的,但是王老虎坚决否认,他也不敢在村里住,当初走的匆忙,身上没有带多少钱,藏在家里的钱也没有带走,这次回来就是看看情况,如果不行就走,但是要回家收拾一下,打算走了就不再回来了。
  狡兔三窟,大家都认为王老虎好赌,一贫如洗,肯定不会有钱,但是这些年王老虎还是攒了点钱的,所以这次回来也是想将钱带走  。
  “你说这家伙回来是不是会回家看看,至少,那里是他家啊”。丁二狗问身边的张强道。

  “这个不好说,他家里还有什么?家徒四壁,还有什么值得惦记的?”
  “也是,那你说他能去哪里呢?”
  “这个谁知道?没准会来这里看看呢”。张强站在李建设家新建好的大门前说道。
  “来这里干什么,再点把火,绝对不会”。丁二狗否定道。
  “呵呵,谁知道呢,我们这里不是重点,外围才是重点,今晚你去哪里住?”张强问道。
  “我就在这里住吧,我看着这些装修的人装修,他们晚上加班”。
  “兄弟,没想到你来真的,那个李凤妮真有这么好?你还年轻,她都多大了,你这么做值得吗?”张强摇摇头表示难以理解。
  丁二狗笑笑没说话,看着张强走了,他在想,今晚王老虎真会来这里看看吗,他的心里诡异的一笑,只要你敢来,我就让你这辈子也走不出芦家岭了。
  夜,渐渐深了,王老虎将家里收刮了一遍,把该带的都带上了,千不该万不该去原来的老丈人李建设家附近看看,他听族叔说了,那个丁二狗出钱帮李家新建了宅院,他就知道李凤妮现在和丁二狗已经走到哪一步了,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毕竟那是自己的女人,想想现在正在丁二狗身下婉转承欢,他的心里就如同着了火一样。
  已经三个小时了,丁二狗就以同样的姿势站在一处黑影里,注视着李建设家大门口的方向,那是来人的必经之地,长时间在黑暗里注视,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所以就着星光看的很远。
  远处那座新起的宅院就是李家新宅,族叔说的没错,整个芦家岭谁都没有这样的房子,看来李凤妮这个贱货真的把自己给卖了,卖给了那只狗。
  丁二狗悄悄退下来,来到院子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很小的动静都能传得很远,丁二狗凝神屏气,他在等着王老虎靠近,再靠近。 
  “张哥,王老虎今天要是敢来,我们能不能逮到他?”丁二狗说道。
  “嗯,不好说”。

  “是啊,这家伙太狡猾了,要不是上次陈标子报告说是他放的火,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他放的火,你也知道,凤妮现在跟了我了,我是希望能尽快逮住王老虎,这样我就放心了,我还打算让凤妮给我生几个孩子呢,陈标子说王老虎是个性无能,这才和凤妮生不出孩子的,嘿嘿,想不到王老虎看上去是个男人,实际上是个废材”。
  “嗯,难说啊”。
  “唉,要说局里给陈标子的奖励还是太少了,五万块钱奖励,看上去很多,但是他给我们报信要担不少风险啊,这次要不是他报告,我还是不知道王老虎已经回来了,估计这次奖励也少不了”  。
  “嗯,可能吧”。
  这个时候王老虎的肺简直要气炸了,陈标子,老子一直那你当兄弟,你单干背地里捅刀子,本来想砸门问个清楚的王老虎这才想起来对方是官,而自己现在是贼,于是悄悄向后退,一直到消失在夜幕里。

  “算了,睡吧,不知道王老虎去哪里了呢”。丁二狗嘟嚷道。而这个时候王老虎已经走远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瞎嘟嚷什么呢,还不睡?”陈二蛋被尿憋醒了,起来上厕所,看见丁二狗还在院子里站着自言自语的,不禁问了一句。
  “我也是撒尿,我都睡了一觉了”。丁二狗答应道,边说边回了屋里。
  王老虎几乎是暴走着到了陈标子家,现在整个芦家岭只有张强和丁二狗两个丨警丨察,其他人全都埋伏在进村的路口和山背后的采药人小道上。

  “谁啊,这么晚了?”陈标子听见敲门声,不禁很奇怪的问道,自从杨凤栖走了之后,他是又当爹又当妈,实在是玩不转了,干脆将孩子送给了自己的父母养活,他依然是吊儿郎当不务正业。
  “虎哥,你,你怎么回来了?”陈标子大惊,他也知道现在虽然表面上松,可是暗地里还在逮他,这个时候王老虎回来,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嘿嘿,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回来了吗?”王老虎狞笑着,但是伸到背后的手将一柄三棱刀握在了手里。
  “我,我哪知道,我这不是第一次见你吗?”

  “是吗,最近见过丁二狗吗?”
  “没有啊,没见过,好长时间没见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