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5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20 00:37:00
  更新线----------------------
  我们三人连同猫王从深沟里爬上大道,倒也不费什么事……
  大道之上,车来车往,平静如常,没有谁注意到我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车祸,也没有谁发现沟里还翻着一辆大卡车。
  我们三人一猫没走上几步,便听见身后阵阵自行车轮转链之音,又忽听见有人大叫:“是二哥吗?!弘道?!”

  听那声音熟悉,我和叔父都止住了脚步,往后去看,却见是汉字辈排行老五的陈汉名打头骑着自行车快速驶来,后面还跟着几辆,都是年轻的弘字辈兄弟,有弘智、弘仁、弘义,纷纷骑车到了跟前,称兄道弟叫叔叔,好一番热闹。又都打量何卫红,不知她是何许人也。
  “老五啊。”叔父道:“你带着这几个小子跑这儿干啥?”
  “还不是找你们?”陈汉名道:“好家伙,我们兵分了好几路!三哥带了几个人,四哥带几个人,还有老七也带几个人,从陈家村到源兴镇,从源兴镇到陈家村,大路小路,都撂圈儿找你们呢!”
  “哦……”
  我和叔父这才明白,必定是陈汉礼先到了家,见我和叔父都还没有回去,便奇了怪,又想着我得了怪症,越发的不安,这才闹出大动静。

  日期:2016-03-20 00:38:00
  叔父道:“老七把曹步廊带回去了?”
  “带回去了。”陈汉名道:“那家伙废了。”
  “废的好!”叔父骂道:“不是东西!”
  “废人一个就不用提了,再不是东西也作不出什么浪花来。”陈汉名说:“二哥,你和弘道到底藏哪儿了?我们怎么一路上都没碰见你们?”
  “甭提了。”叔父道:“开车翻沟里了。那车还是源兴镇老路的车,这下他该心疼毁了,我都不好意思亲口给他说,你抽空还了他吧。”
  “车倒是小事。”陈汉名道:“人没事吧?”
  我和叔父都摇头:“没事。”
  陈汉名又看我:“听你七叔说你得了什么很严重的怪症?”
  我挠了挠头,道:“是得了,不过又好了。”
  陈汉名道:“那是怎么弄的?”
  叔父道:“我们现在也正纳闷儿这事儿呢,回去再说。”
  “中。”陈汉名道:“族长在家等着呢,也急得不行。”
  我道:“老爹没去上班?”
  “亲儿子、亲兄弟都丢了,谁还有心思上班?”陈汉名笑了一回,又看何卫红道:“对了,说了半天,忘了问这姑娘是哪位啊?看着面生。”
  叔父“嗐”了一声,道:“南边来的女红兵,以前认识,非要跟着回陈家村,念缠的很。”
  日期:2016-03-20 00:39:00
  何卫红冲陈汉名腼腆的笑了笑,道:“你也是弘道的叔叔吧,弘道救过我,我特意来感谢他的。叔叔好,弘道的叔叔真多。”

  “哦,哦,是挺多。”陈汉名胡乱应了几声,见我模样不顺,叔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何卫红神情又忸怩,知道其中定有古怪,也不再问了,只分派道:“二哥你上我的车吧。”回头朝陈弘仁、陈弘义说道:“你们俩带上你们大哥和这位姑娘。”又对陈弘智说:“你去寻寻你爹、你四叔、你七叔,跟他们说人已经找到了,叫他们也回吧。”
  众人纷纷答应。
  各人都有力气,把车轮子蹬得飞转,于路无话,须臾便至陈家村。
  爹、娘、二舅、弘德都在家里,见我和叔父平安,皆大欢喜。

  何卫红冲着老爹和娘又叫伯父又叫阿姨的,老爹只是淡看了一眼,轻应了一声,便转了目光,不再和她言语。
  娘的眼睛却亮了,看了一圈何卫红的模样身材,连声夸好,又问何卫红的籍贯家世,听说父母都是干部,不是术界中人,更是大喜,极为热情的请何卫红入屋,何卫红没料到我娘竟是这个态度,受宠若惊,高兴的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弘德也殷勤起来,端茶送水,搬凳腾桌,走路抬头挺胸,脚不旋踵,里外的忙活,只显得着他。
  日期:2016-03-20 00:40:00
  陈汉名等人辞去,我和老爹、叔父、二舅在院子里说话,老爹脸色很不好看,低声责问我道:“你从哪里弄回来个小姑娘?!”
  我赶紧说:“是,是路上遇见的,非要跟着回来。”

  “不怨道儿。”叔父道:“这姑娘是南方的,我和弘道在大宝禅寺遇见过的红兵,犯了春心,稀罕道儿,非说道儿宰了乌龟是救了她的命,要报答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呐!死皮赖脸的跑来,寻死觅活的跟着,没招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爹脸色铁青,指着我道:“你不要看人齐整就乱来!明瑶在,不许别的女人进门!你是长门长子,敢学弘德败坏家风,我打断你的腿!”
  我诚惶诚恐又冤枉,也不敢辩解,只能说:“儿子不敢。”
  叔父道:“你少说他了,都告诉你不怨他了,你有本事你去把她撵走!”

  老爹被叔父抢白,也不责备我了。
  叔父叹道:“瞅瞅大嫂热的跟泥儿似的,恨不得把人家搂怀里喊闺女,大哥啊,你可难当家了,我的道儿有的作难了。”
  “嗐!”二舅道:“说这些男男女女的有什么意思?刚才我听陈汉礼提了一嘴,说弘道得了什么怪症……这事儿是大事!”
  “对啦,这才是正事!”叔父把我罹患怪症又不治而愈的事情对老爹和二舅详细说了一遍,二舅也啧啧称奇,连声叫“古怪”,然后都看老爹,盼他解疑。
  日期:2016-03-20 00:40:00
  老爹沉吟起来,半晌才说道:“缘起是踩毁那梼杌,救命是猫王的功劳。”
  叔父道:“说是这般说,可道理呢?总得有个由头吧!咱们得弄明白其所以然,要不以后道儿突然又病了,突然又好了,突然又功力大进,突然又功力大减……这谁受得了?”
  老爹想了半晌,道:“其实不难说明白,这是异五行邪教所谓的圣兽阴阳相济给闹的!”

  “阴阳相济?”叔父和二舅对视一眼,都问:“怎么讲?”
  老爹没有回答,转而问我道:“我记得你说过在大宝禅寺除掉那只巨龟时,曾经咬断它的脖子,喝了它的血。”
  我点了点头,说:“对!”
  “这就是了。”老爹道:“南火北水,火阳水阴,异五行应该是这么个道理——南木堂为阳,北木堂为阴,南木堂的巨龟活血至阳,北木堂的梼杌死气至阴。弘道喝了至阳的血,又被至阴的气所冲,因此火从心起,寒从脚生!只不过,因为弘道是童男身,元阳气重,所以喝了至阳的龟血,火从心起也能压伏的住,可是被至阴的梼杌死气一冲,就受不了。受不了梼杌死气冲击,又撩拨的龟血发作,两下里鼓荡起来,阳居于上,阴居于下,所以弘道才会脸红脚黑,这是阴阳相隔,阴阳相抗,弘道体内既没有疏通阴阳合济的路,又没有阴阳合济的引子,于是就痛起来,难以抵挡。这就是怪症的由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