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去前面的王侯居,麻烦你扶我一把吧”。于是丁二狗搀起司嘉仪的一只胳膊要向前走,但是司嘉仪好像是伤的不轻,受伤的一只脚根本不敢着地,一直是蹦蹦跳跳的走,丁二狗看了看远处灯火辉煌的王侯居,还有近三百米的距离,这样跳过去得多长时间啊,而且跳了几下之后,司嘉仪就跳不动了,因为她的另一只脚上也是穿的高跟鞋,所以还得时刻提防着另一只脚不要也崴了。
  “这样吧,我看你这样走,我们到天明也走不到地方,我是后面警校来培训的丨警丨察,这是我的证件,你要是信得过我,我背你过去,我也是去王侯居,怎么样?”丁二狗将自己的证件掏出来递给了司嘉仪。 
  “真的假的?”司嘉仪半信半疑的接过证件一看,果不其然,还真是个丨警丨察,丁长生,她记住了这个名字。
  “那好吧,不过,我很沉的,你这么瘦背得动吗?”
  “来吧,试试就知道了”。丁二狗弯下腰,蹲在司嘉仪的面前,她将自己的包背在身上,一弯腰趴在了丁二狗的身上,而丁二狗慢慢站起身,双手向后一抄,扳住了司嘉仪的两条大腿,顺手还将她的高跟鞋给脱下拿在了手里。
  “丁,丁警官,想不到,你人看起来很瘦,力气还不小呢”。司嘉仪又将包从背上换到了手里,双手抱住了丁二狗的脖子,手里的包拿在她手里,正好丁二狗的面前一晃一晃的,这个时候丁二狗突然想起了一个画面,为了让驴往前走,在驴的前面挑起了一根胡萝卜。
  “那是,在我们村里,我曾经扛起了一头二百多斤的猪”。
  “是吗,哎呀,丁警官,你居然说我是猪吗?”司嘉仪佯怒的用小手在丁二狗的肩上轻轻的打了一下,那力道轻的连挠痒痒都不算。
  “哪能呢,我说的是真的,不过,哎,对了,您贵姓芳名啊?”
  “我叫司嘉仪,哎,对了,这么晚了你去王侯居干什么,去腐败?”
  “错了,我说是泡妞你信吗?”
  “你才多大啊,就去泡妞,我才不信你呢”  。
  “泡妞不一定非要年龄大,比如某个方面大也是可以的”。丁二狗稍微一停,使劲将司嘉仪向上挺了挺,这下丁二狗更加真切的感觉到背上的两坨软肉在自己背上摩擦的感觉。
  “那是什么大?”

  “哦,前面到了,司姐,你来这里是干什么,住宿还是吃饭,这个点估计连夜宵也没有了”。
  “我是住宿,要不是怕耽误你泡妞,我就请你吃饭了,这里是王侯居,二十四小时厨师值班的,这样吧,你把我送到二十七楼,我去房间”。
  “你也住二十七楼?”
  “是啊,怎么了,你也是去二十七楼?”司嘉仪有点玩味的问道。

  “不是,是二十六楼”。
  杨凤栖手里拿着手机在地毯上走来走去,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这家伙是不是不来了,她想再打个电话问问,但是内心里的骄傲还是阻止了她的采取进一步的渴求,正在这时,听到门外有声音,于是走到门口,从猫眼里向外看去,居然看到了一头大汗的丁二狗背着一个妙龄*郎出现在对面,女人正在拿钥匙开门,而丁二狗倚在门边的墙上大口的喘气。
  丁二狗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房号,瞪大了眼睛,这他妈的也太巧了吧,对面居然就是杨凤栖告诉自己的房门号。
  “丁警官,要不要到屋里来坐坐,喝杯咖啡?”司嘉仪笑着问道,丁二狗知道这是一种礼貌性的询问而已,于是将手里的高跟鞋递给了司嘉仪,“司姐,不进去了,你赶紧休息吧,要是实在受不了了,就打电话叫医生”。丁二狗转身就走了,司嘉仪一蹦一蹦的进了房间,随着房门关上了,杨凤栖在门后居然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这个男人了,这是为什么?

  就在她莫名懊恼时,房门轻轻响起了敲门上,从猫眼向外一看,看到丁二狗一张无比灿烂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又升起了想要掴上一巴掌的欲望。 
  虽然很气愤,但是杨凤栖是个聪明的女人,立刻拉开门,装作没事人一样。
  “怎么才过来,我等你大半天了”。现在的杨凤栖和以前那个在芦家岭奶孩子的女人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有一点始终使得丁二狗心里有点不舒服,那就是杨凤栖对待那个孩子的态度,无论如何,那个孩子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陈标子再可恨,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所以这一直是丁二狗心里的一根刺,这也是他一直对杨凤栖心有提防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都说爱屋及乌,她现在是恨屋及乌了。
  “路上遇到一个抢劫的,耽误时间了”。
  “哦?是不是被抢劫的是一个女的,而你扮演了一次英雄啊?”杨凤栖似笑非笑的问道,屋里的气温很高,很暖和,她身穿一件及膝家居裙,光着脚踩在厚重的地毯上,洁白的脚丫一尘不染,可是右脚的脚踝上有一圈疤痕触目惊心,他知道,那是近一年多的囚禁时铁链留下的痕迹  。
  “你,怎么知道的?”丁二狗有点惊奇,他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杨凤栖派人去劫持的司嘉仪了。
  “若要人不知道,除非己莫为,还将人家背到楼上来,我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WWW.
  “那是,我绑人一向很有办法,当初还不是把你给绑出来了,说实话,你也不要谢我,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缘分,没有我,你可能还要很久才会逃出来,但是如果没有你,我一样还会是穷光蛋一个,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生活,所以,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
  “不,是我欠你的,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都不贵,而自由对人来说,那不是可有可无的,一旦失去,才知道,那是多么奢侈的东西”。杨凤栖幽幽叹道,坐在了丁二狗拉开的椅子上。
  “先吃饭吧,为了你说的这顿大餐,我晚上少吃了五个包子”。
  “少吃了五个包子?你是猪吗?”
  “有你这样跟恩人说话的吗?”丁二狗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终于承认你是我的恩人了,但是恩人,我求你帮忙的事情怎么样了,你有没有放到心上?”杨凤栖旧事重提,手里拿着一根明晃晃的叉子叉了一块鹅肝放到嘴里,慢慢咀嚼起来,但是眼睛始终盯着丁二狗,那个样子,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杨姐,这鱼子酱不错,来,为了这深夜的相会,干一杯”。丁二狗不理她的话茬,干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干红,慢慢品起了味道,鱼子酱的鲜香和红酒的微涩使得人感觉有点今夕何夕的味道。
  “相会,你认为这是什么形式的相会,是男女之间的,还是朋友之间的?”杨凤栖好像是洗过澡,因为她的发梢还没有干, 喝了点酒之后,腮边出现了两抹腮红,这样的女人如果探过桌子向一个男人示好的话,恐怕真的没有人能挺得住,但是早已不是初哥的丁二狗虽然最近有点憋得难受,还没有到饥不择食的地步,有些人是碰不得的。
  “你今天找我来恐怕不是单单探讨这个问题吧”  。丁二狗说道。

  “没劲,一点情调都没有”。杨凤栖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边的油腻,将手里的刀叉都放下了,居然点起一只女士香烟,猛吸了一大口,然后一下子喷向了丁二狗。
  丁二狗虽然也吸烟,但是他很反感女人吸烟,认为这是不可忍受的。
  丁二狗皱了皱眉头,“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的?”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