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3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喊道:“明明是你们打了我们,我们没有打过你们!你不要血口喷人。”
  她们骂道:“你那么不要脸。我们进去拉人,你关上门让你们的人拿着电棍打了我们!不然这些伤,哪里来的。”
  我说道:“那都是你们自己打我们摔倒的,关我们什么事!”
  监狱长怒叫:“都闭嘴!”
  我闭嘴,她们也闭嘴。
  有两个还在嘀咕:“监狱长,她们打了我们的。”

  监狱长骂道:“闭嘴!听不懂人话!”
  她们才闭嘴了。
  监狱长问道:“你们说他们打了你们,你说她们先动手?”
  我说:“对!”

  监狱长说道:“查监控。”
  我说道:“那里没监控,刚弄好的监室,没装。”
  监狱长说道:“没装?”
  我说:“是的,上面还没下来装。”
  狱政科科长说道:“监狱长,你好好看看吧,她们这些伤,摔倒的有那么严重吗?”
  狱政科几个人附和着:“是的,肯定不是摔倒,你看这里,这里。”

  我说道:“好吧,有除了我们两边人之外的另外证人吗,说我们打了你们!”
  狱政科的人马上说道:“哦,监狱长!防暴队的朱队长也带人去了的,那些人和我们一起过去了的!”
  监狱长说:“叫她来!”
  监狱长派人去打电话叫朱丽花来。

  我们暂时静下来了。
  一会儿后,朱丽花昂首挺胸走进来了。
  朱丽花进来后,监狱长让狱政科科长和她说了刚才的情况,然后问朱丽花,刚才都看到了我们打架的那一幕了吧。
  朱丽花说:“看见了,起了冲突。可我没拦到。”
  监狱长问道:“为什么,防暴队为什么不拦着。”
  朱丽花说道:“狱政科的人进去监室拉女囚出来,女囚不肯,叫得要死要活,她已经疯了。b监区的人怕她出来的自杀,怕担负责任,就不给狱政科的人拉着她出来,狱政科的人把门关上,打了b监区的人。”
  狱政科的人马上反驳插嘴道:“我们打了她们吗!门是她们关的,不是我们关的,是她们打了我们!”
  “乱说!”
  监狱长道:“闭嘴!”
  她们只能闭嘴。
  监狱长对朱丽花说:“你继续说。”
  朱丽花说:“一边人要抢人,一边人不给,狱政科的人先打人,b监区的人先是忍受,后来实在忍不住,才要推开狱政科的人,防止自己被暴打,可能用力猛了,所以,对狱政科的人造成了一些伤。抱歉,我们当时在外面,没有能进去阻止。”
  狱政科的人骂朱丽花:“朱队长!你这么昧着良心胡说,是因为他们给了你好处吗!”

  监狱长冷着脸,问狱政科的人:“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狱政科的人辩驳:“监狱长,冤枉啊,你看看我们这些伤,如果说她们是推我们几下,我们怎么伤得那么重,肯定是被她们打了的!”
  监狱长骂道:“活该被打!谁让你们先打了她们的!”
  狱政科的人辩解:“我们真的没有打了她们,是她们打了我们!”
  监狱长说道:“这有证有据,你们还想说什么!”
  狱政科科长骂手下:“都闭嘴了!滚回去!”

  狱政科的人冤枉的痛苦着,气愤着,出去了。
  监狱长对狱政科科长说道:“这次我就算了,你回去给我好好教训你们的手下,别太为所欲为了!”
  朱丽花问道:“监狱长,我可以走了吧。”
  监狱长点头。
  朱丽花也离开了。
  朱丽花,谢谢你,下班我要请你吃饭。
  我抗议道:“监狱长!我抗议!她们打了我们的人,还恶人先告状,你却放了她们!没有惩罚,这个我们有意见。”

  监狱长看着我,问道:“你有什么意见。”
  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就是明摆着告诉我,她要把这事化了。
  我说道:“监狱长,她们打了我们!”
  监狱长说道:“你们也打了她们!”
  我说:“我们没打她们。我们在自我防卫而已,都没有还手。”
  监狱长说:“她们伤了,你们呢。”
  我说:“她们不经摔,那不怪我们,但是她们打人。”
  监狱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说:“难道说,在监狱里,也没有规矩了?打人的反而可以没事了一样?监狱长,我试问你,你以后还想要怎么管人!”
  监狱长愣着。

  狱政科科长说道:“怎么,你还想逼着监狱长惩罚我们的人吗。”
  我说:“我这不是逼着,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下次还有这种事情,也要这么处理吗。假如我们下次也是这么打了她们呢。”
  监狱长在我的逼迫下,很不爽的对狱政科科长说道:“把你们的刚才那几人,通报扣一周工资处分。”
  我心想,靠,那也太轻了。
  不过,好过不处分了。
  狱政科科长只能点头。
  监狱长想要说散了的时候,我说道:“监狱长,我还有个问题想问问。”
  监狱长问我道:“什么。”

  我说:“刚才说的那名女囚的情况,如今她已经是这样子了,是不是说,她不够资格进去那个监室,就真的不能放进去。”
  监狱长看着总监区长。
  总监区长回答道:“理论上呢,是不可以的。”
  主任说道:“规定是不允许的。”
  监狱长说道:“对。”
  然后,狱政科科长说道:“如果开了这个先河,以后一旦有别的女囚,也要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进去那一类监室去,那怎么可以。”
  我问道:“别的女囚还敢随便进去?如果不是因为这名女囚比较奇怪,我们难道会让她进去那里吗。监狱里是有不少要自杀的女囚,但像遇到这种情况的,被人捅杀后,活下来,然后心理疾病的,几乎没有的吧。”

  狱政科科长说道:“怎么没有,多的是。你怎么不把她们都放进去?”
  我说:“我是心理医生,她是我病人,这段时间,她是在治疗期,等我把她治了差不多我会把她放出来。”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一个心理咨询师,你还敢违反规定不成!”
  我说道:“得,我放她出来原来监室,如果她还跳楼死了,或者上吊死了,你负责吧。监狱长!请你为我作证,请这里的各位都给我作证,假如,我放了她出来,她却死了,那么,责任不在我身上。”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监狱长说道:“你也别说了,人命要紧。你们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但千万不要让人死了,如果死了,那该怎么处罚还是要怎么处罚。”
  我说:“行。”
  心里窃喜,这就好了,以后我看还有谁来闹,老子揍死她。
  散会了,我回去了b监区。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等朱丽花。
  这次,朱丽花很快的就出来了。
  朱丽花出来后,我拦住了她的车,她看到我了,但板着脸。
  我让她开了车门,上了车。
  上车后,朱丽花问我道:“有事吗。”
  日期:2016-03-20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