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帮罗子涵装被套的伴娘凌杉脸色红了一下,扭头狠狠瞪了这个在危险时刻非礼自己的家伙,要不是看在他救了表哥一家的份上,自己今天肯定和他没完。
  “怎么了,他是不是在说你?”罗子涵瞄了一眼凌杉问道  。
  “谁理他呀,疯人一个,今天尽说疯话了”。凌杉没想到罗子涵会这样问,所以一时间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措辞。
  “丁二狗,凌杉说你是个疯子”。罗子涵转脸对正在喝酒的丁二狗说道。
  “是吗,那我就做一个疯子吧,小妹妹,跟哥哥交个朋友吧,看我是不是比你表哥强得多?”丁二狗醉眼朦胧的问道。

  “说你疯,你还真是能装啊,来,我和二蛋敬你一杯,丁二狗,今天的事谢谢你”。罗子涵转身回到炕上,坐在小炕桌边,端起一杯酒对丁二狗说道。
  “蛋嫂,你这句话就见外了,我和陈二蛋那是什么关系,我叫丁二狗,他叫陈二蛋,我们都是属二的”。
  “什么蛋嫂,这么难听,大恩不言谢,我们这里别的不说了,都在酒里呢”。说完,罗子涵也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陈二蛋和丁二狗相互看了看,都赶紧一饮而尽。
  本来丁二狗已经回派出所了,但是陈二蛋非得请他回来,不回来还不高兴,没办法,丁二狗只能是回来吃这个饭。
  过了一会,丁二狗感觉有点尿急,于是下了炕趿拉着鞋去出门找厕所。
  农村的厕所都是男女混用的,一般的情况就是厕所有个篱笆门,要是里面有人的话,会把篱笆门带上,但是今晚丁二狗喝的有点多了,也没有注意到篱笆门关着呢,于是伸手一拉,将篱笆门拉开就进去了,只听见一个女孩尖叫一声,但是随即又没有什么声了,只听见里面悉悉索索的在提裤子穿衣服。
  这一声尖叫也将丁二狗惊醒了,这里面有人啊,想了想,该不会是凌杉吧。丁二狗看到一个黑影出来了,于是向后撤了一个身位,但是凌杉出来时被厕所篱笆门的门绳绊了一下,一下子向前一倾,作为一个男人,丁二狗不可能袖手旁观啊,于是一伸手将扑进来的凌杉抱了一个正着。
  丁二狗感觉到一具稍显消瘦,但是满身散发着处子芬芳的女人身体就这样抱在自己怀里,他又不由得想起白天那半片丰满而充满弹性的丰臀,他的手一下子直奔目标而去,只不过换了另外半个丰臀。 
  凌杉正是青春年少,少女思春的时候,特别是在白天亲眼见了丁二狗的神勇之后,对丁二狗的好感迅速升高,虽然在白天大庭广众之下非礼了自己,但是后来想了想,那个滋味是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浑身酥麻,心跳加速,更要命的是她感觉自己的蜜壶里居然有东西流出来,而且还伴有丝丝酥痒,这使她更加的好奇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迫切的想要再试一试。
  平时的学习压力很大,特别是现在又面临高考,老师的眼睛永远就是盯着你的学习成绩,包括她的父母也是这样,但是越是这样越会产生一种叛逆的情绪,但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种情绪在学校里还不敢表现出来,但是现在是在亲戚家里,而且他在白天不止一次的偷偷观看自己身边这个伴郎,发现他比自己的表哥长得还好看。
  但是好感是一回事,真要付诸实施又是另一回事,特别是像凌杉这样没有经历过男女欢爱的小姑娘,对这件事又是好奇,但是从内心里还有一种抗拒。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后果,本来陈二蛋家的厕所就在后院,只要凌杉大一点声呼救,前院的人马上就会听到,但是凌杉没有,她只是很小声的向丁二狗央求着放开她。 
  “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凌杉小声的央求道,其实这句话还不如不说呢,这样更加使得丁二狗变本加厉,他的左手揽住了凌杉的后腰,另一只手腾出来居然袭上了凌杉的丰胸,白天的时候,丁二狗就看到身穿束身毛衣的凌杉本钱不小,到现在一上手,更加的验证了他的猜测。
  “你,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叫人了”。刚才丁二狗的无礼她还可以承受,但是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居然敢这样对自己,特别是在后院的厕所旁,一家就只有这一个厕所,万一来个人看见怎么办,所以凌杉这才觉察到刚才自己的软弱正好纵容了这个家伙,于是张嘴就想叫人,这一次不是威胁了,而是实实在在的要叫人了。
  可是她的嘴刚刚张开,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来,就被一张带着烟味和酒气的大嘴给封住了,她本能的想要闭紧牙关,但是丁二狗没有给她机会,粗壮有力的舌尖顶开她想要闭合的牙关,一直伸到她的口腔深处,不停的吸允着她的香津,更是肆无忌惮的追逐着她的香舌。
  丁二狗这一次真的是酒壮怂人胆,这是在白天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身心的极度放松,但是这种放松需要一个发泄口,霍吕茂在家,他不敢去找田鄂茹,而李凤妮又远在省城,所以在他喝了酒之后,就盯着这个伴娘凌杉不放  。
  虽然陈二蛋警告他,这是他表妹,不要让他打坏主意,但是丁二狗是谁,如果他听了陈二蛋的话,那他就不是丁二狗了。
  开始的时候凌杉是在不停的躲避,两只手撑住丁二狗的胸膛,想要将他撑出去,然后逃离这个家伙的束缚,而且她的香舌也是在不停的向外推搡丁二狗粗大的舌头,但是这正好给了丁二狗机会,等两条舌头一碰撞,丁二狗就紧紧缠住凌杉不放,渐渐的,凌杉失去了反抗的力气,或者说她渐渐的适应了这种接吻的方式。
  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热,这种热不是因为天气热或者因为运动而使得身体出汗发热,这是一种由里到外的燥热,整个人好像是在火炉边烤,不对,应该说是因为心里有一个火炉,正在燃起熊熊的火焰。
  在手上的温度逐渐升温之后,丁二狗已经不满足这样隔靴搔痒,他的手向下掀起凌杉的毛衣下摆钻了进去,开辟了第二战场。但是这一次还是没有达到目的,因为凌杉里面还穿着一件秋衣,而秋衣的下摆被腰带扎进了腰带里,但是这样已经很好了,隔着薄薄的棉质秋衣,他的手已经能感受到奶罩的轮廓和更加真实的肉感。
  在丁二狗的挑逗之下,凌杉渐渐的开始有了回应,表现之一就是她的香舌不再拒绝丁二狗的纠缠,而是不停的顺从着丁二狗的纠缠,虽然她的手抓住了丁二狗侵入她的丰胸的大手,可是并不是那种坚决的抵抗,反而是有点欲罢不能的尴尬,鼓励也不是,放弃也不是,可见她心情矛盾到了极点。
  正在这时,前院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是一阵吼破了喉咙的咳嗽,这是陈二蛋的爹,他一步步来到后院,也是想要上厕所,但是现在有了儿媳妇,所以他格外谨慎,又是咳嗽,又是加重了脚步,目的就是告诉后院厕所里的人,如果有人在就喊一声。

  丁二狗拉住凌杉的手,迅速躲进了一堆柴禾的后面,只要不是刻意找,绝对不会发现的,但是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就在二蛋爹想要进厕所时,凌杉一跃而起迅速的奔向了前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