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刘黑子有仇必报,罗子涵,你这个臭娘们,你为什么要背叛老子,是老子少你吃了,还是少你穿了,还是老子在床上不能满足你啊,你居然还敢对老子下毒手,你们两个不是想结婚吗,好啊,我让你们一家四口一起上路,嘿嘿嘿”。刘黑子的笑是那么的狰狞,这个时候刘黑子已是走到离陈二蛋和罗子涵不到五步远的地方,这是一个很安全的距离,只要罗子涵有一点动作,立马开枪击毙,这是刘黑子计算好的,因为他太知道罗子涵的伸手了,跆拳道九段,武术散打全国亚军,这些都不是虚名,那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 

  “等等,等等”。就在所有人包括陈二蛋都觉得今天这一劫是难以逃过了时,丁二狗居然在身后嚷嚷起来。
  “你是谁,滚开”。刘黑子对这个打扮的人模狗样的家伙不感兴趣,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送陈二蛋和罗子涵上西天  。
  “这位大哥,我马上就滚,我这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就放过我吧”。丁二狗一副卑颜屈膝的摸样,使得刘黑子的警惕心大减。
  “这就是你的兄弟?”罗子涵心里也是很害怕,但是还不忘了揶揄一下自己的准老公陈二蛋。
  陈二蛋砸吧砸吧嘴,没有说出什么话,这个时候外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隐约间还想起了警笛声,这使得刘黑子有点急躁,他是来报仇的,可不想将自己搁在这里,原本他的几个手下不想让他来,这点事他们几个也能办了的,但是刘黑子心里恨得很,不见到陈二蛋和罗子涵死去,他心里那是一点都不解恨,这在以后道上也没法混了。
  “快滚,不然我连你一起崩了”。刘黑子拿枪指了指丁二狗,丁二狗吓得够呛,心想这要是走了火,老子可就是真的报销了。
  “我这就走,这就走”。丁二狗忙不迟迭的答应道。
  就在经过刘黑子身边时,丁二狗的行动路径突然转向,一只手握住了刘黑子的握枪的手腕,猛地高高举向天空,同时脚下一个狠毒无比的撩阴脚,正好踢在刘黑子半个月前刚刚受了伤的**上,那地方现在还裹着绷带呢,这一下可以说是新伤加旧伤,痛的刘黑子嗷嗷直叫,但是手里的枪这个时候也响了,接连响了两枪就没有了声音,但是刘黑子还在不停的扣动扳机,不过好像是卡壳了。
  要说还是罗子涵反应快,就在丁二狗一脚踢向刘黑子的裆部时,她就明白丁二狗的意思了,一个扫荡腿将身后的伴娘绊倒在地,而右手一推,连身边的新郎也倒在了地上,也多亏是她反应及时,果然是第一枪打在了空中,但是第二枪穿过刚才他们四个站的地方,将陈二蛋家的玻璃击碎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而像这样的手枪也不是人人都有,刘黑子的三个手下身上只带了砍刀,没有其他火器,三个人根本就不是罗子涵的对手,几下子就被解除了武装,倒在地上哀嚎不断。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丁二狗,他从刘黑子手里将枪夺过来,使劲的砸向刘黑子的头,没用几下,就将刘黑子砸成了血葫芦,而且看了看这个时候都在帮助罗子涵绑刘黑子的那三个手下,坐在地上的丁二狗悄悄伸出脚,又在刘黑子的裆部使劲踹了几下,直到将刘黑子疼的蜷起了身子  。
  “丁二狗,你没事吧,这,这是怎么搞的?”这个时候霍吕茂率领陈兵、张强等派出所里的丨警丨察都赶到了。
  “所长,你要是再晚来一会,我估计自己都变成烈士了”。
  “这家伙是谁啊?”霍吕茂指了指地上血人一般的刘黑子问道。
  “这家伙是温州有名的黑社会老大刘黑子,这次来是要杀今天的新郎新娘,刚才还把新娘的父母都绑了起来,这家伙还非法持有枪支,努,这是他的枪,多亏是卡壳了,不然我们今天真的要挂了”。
  “你这孩子,为什么不先稳住他,等我们来了再说,这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我也是这样说的,但是这家伙好像是急着走,我要是再不动弹,我就成了靶子了,好歹我也是个丨警丨察,在人民群众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要挺身而出不是吗,对吧,所长,我这事好像没有做错啊?”丁二狗唧唧歪歪的说道。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起来,把这家伙先送到医院包扎一下,我这就向县局汇报”。霍吕茂挥了挥手,截住了丁二狗的长篇大论。
  “所长,我,我起不来了,这腿,这腿不听使唤哪”。这次丁二狗真不是装的,而是吓得,看到丁二狗如此情形,霍吕茂也不好再说什么,让张强将丁二狗拉起来背到了车上。
  一路上霍吕茂的脸色阴沉沉的,在自己的辖区出现了枪击事件,这在过去几十年是没有出过这样的事的,可笑的是,逮住持枪者的还不是正经的丨警丨察,而是一个联防队员,这要是向上请功该怎么报呢?“老陈,这事你说该怎么办?”

  “据实汇报吧,这件事太大,而且知道的人太多,捂不住的?”陈兵好像是没有明白霍吕茂的话,来了这么一句话。
  霍吕茂的眉头皱在了一起,据实汇报,说的轻巧,弄不好,这就是一个一等功,空手夺枪,挽救了好几条人命,而且还解救了两名人质,这是多大的功劳,要是上级允许宣传的话,搞不好还能捞个五一劳动奖章或者全国英模什么的,要是放弃了汇报,真是可惜啊。 
  “还有这事?”县公丨安丨局局长办公室里,霍吕茂紧张的站在局长的椭圆形办公桌前,眉头有隐隐的汗珠,他正在汇报丁二狗的事情,他本来的意思是在派出所内找一个民警顶这个事,但是指导员陈兵不同意,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即使要宣传树典型的话,肯定要对当事人和受害者进行采访,如果一个冒名顶替者需要造,那么接下来的所有采访对象都要造,如果一旦被揭穿,后果可想而知,到时候抹黑的不但是临山镇派出所,还有整个海阳县甚至是白山市公丨安丨系统  。

  “是啊,这事偏偏就让他摊上了,而且确实表现不错,如果不宣传一下,的确太可惜了”。霍吕茂斟酌着语言说道。
  “那个被逮住的家伙叫什么刘黑子的,如果被起诉的话,有多少罪名能落实?”
  “现在能确定的有非法持有枪械、故意杀人未遂、组织黑社会组织罪、绑架罪,大概就这些吧”。
  “嗯,这是一个大案啊,这些罪名要是能够落实,够他在里面呆一辈子了,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和政委商量一下怎么办”。 

  “好,谢谢局长,再见”。霍吕茂一个立正,行礼之后,转身离去。
  陈二蛋的家里,新娘子罗子涵早已脱掉了婚纱,换上一身非常喜庆的大红毛衣,这样更加显得有女人味了,丁二狗蜷缩在炕桌的一边,斜歪在一个靠背上,手里捏着几颗花生米,不时的塞进嘴里一颗,但是他那贼毒的眼睛却一直在对面一个女人身上巡梭。
  天气还没有到穿棉袄的程度,但是这个女人已经穿上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马尾辫用一根皮筋简单的扎了起来,略显稚嫩的脸庞白净光洁,下身是牛仔裤,将她纤细的长腿以最佳的方式表现出来,脚上一双运动鞋干干净净,里面白色的棉袜让人遐想无限。
  “喂,看什么呢?”陈二蛋一看丁二狗那双淫邪的眼睛,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于是捏起一颗花生米投向了丁二狗。
  “哦,没看什么,我在想,为什么世间所有的漂亮女人都到了你陈二蛋的家里,这让我很是嫉妒啊”。丁二狗端起一杯酒,一扬脖子,五十二度的烈酒顺着喉管奔流而下,一路上散发出辛辣刺激的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