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狗,你回来了也不去我那里,我这都快忙死了,还得来找你”。陈二蛋一身西装显得很精神,嘴里叼着根烟,还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你忙你的,我明天过去就是了,耽误不了你的事”。
  “嘿嘿,一年多没见你了,这不是想找你唠唠嘛”。
  “唠个屁,你媳妇呢,怎么不过来见见我这个大哥,忒没规矩了你”。
  “嘿,小子,你搞清楚,到底是谁大,还大哥呢,你,屁都不是”。陈二蛋也不着恼,只是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相互贬损着。
  “哎,我问你,你这媳妇是怎么搞到的,不会是买来的吧,我现在是丨警丨察,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事可是犯法的,要真是买的,赶紧退了去,或者是放人家回去”  。
  “哎,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要说这事也有点麻烦,比买的还麻烦?”
  “什么,你到底惹什么祸了,是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丁二狗不动声色的问道。
  “二狗,你我是在一起玩大的兄弟,所以这事我也不瞒你,这个女人她,她是我老大的女人”。
  “你老大?什么意思,你混社会的?”

  “哎,这还不是刚刚到温州时,不懂得轻重,怕受人欺负,所以就入了一个什么小帮会,但是后来的事情逐渐就不是我想的那样了,我是不受人欺负了,但是我们要去欺负别人,这个女人家里还是很有钱的,但是他老爸和我们老大争夺一块地皮失败了,被我们老大逼得走投无路,要说还是这个女人有本事,自动出来跟了我们老大,这事才算完,可是哪知道她喜欢上了我,在半个月前,夜里睡觉时,把我们老大给阉了,我们在温州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所以跑回来了”。

  “哎呦,这个女人那是个极品啊,你就不怕她晚上阉了你?”丁二狗偷偷笑道。
  “这个不会,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是,就是不知道明天结婚时,温州人会不会找到这里来,所以叫你来给我撑撑场子,你不是丨警丨察吗,我们结完婚就走,也算是给家里有个交代了”。
  “二蛋,你既然回来了,还出去干么,干脆留在家里我们一块干,我认识一个大老板,过几个月要在这里投资建一个大矿,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下,当个小包工头什么的,毕竟,混社会也不能混一辈子吧”。
  “真的,开什么矿?”
  “这个我现在也不是太清楚,不过要是真能开成,给你找份工作还是有可能的,这个你放心”。
  “那好,走,跟我回家,我们今晚好好唠唠”。
  “你明天结婚,今晚我和你唠什么呀?”
  “正因为我明天结婚,今晚就不能和我媳妇睡一块,不然的话还结个屁婚啊?”
  “哦,今晚叫压床是吧,行行,不过我明晚得坚决回来,你不能在留我了”  。
  “滚吧你,你明晚就是想留下,我也会把你扔出来”。
  “可是,要是万一嫂子看上我,要留我呢”。
  “放屁,你嫂子才不会这么没眼力呢,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毛都没有长全的小瘪三”。
  丁二狗笑笑没有说话,自从和李凤妮、田鄂茹以及杨凤栖接触之后,他对自己的魅力信心成几何倍的增长,他真的倒要看看陈二蛋这个媳妇长成什么样,居然能让陈二蛋背叛自己的老大。
  “媳妇,媳妇,我回来了?”一进门陈二蛋就大喊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完,跟在他身后的丁二狗就觉得自己脑后一阵凉风,随即自己就被扼住了喉咙。
  “啊,啊,陈二蛋,救我”。丁二狗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哎哎,媳妇,这是我兄弟,我给你说过了,丁二狗,他就是丁二狗”。陈二蛋一转眼看见丁二狗已经被自己的媳妇罗子涵给拿下了。
  “哦,是吗?我以为是那个混蛋派来的人呢”。新娘子罗子涵急忙将丁二狗扶了起来。
  “哎呀,二蛋,你这回可是有福了,家有悍妻啊”。丁二狗一边咳嗽一边说道,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罗子涵的脚已经踢到了丁二狗的屁股上。

  “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刚才不过瘾啊,要不再来”。罗子涵看了丁二狗一眼,不过这一眼看的很不一般,一般人看别人时都会看脸,但是这个生猛的新娘子居然盯着丁二狗的裆部看了一会。
  看的丁二狗一阵发毛,急忙将陈二蛋拉到了一边,“二蛋,你不会是连我这名字的由来也告诉你媳妇了吧?”
  “是啊,这有什么?”
  “哦,当我没说,这样吧,我明天再过来,今天还有点事,告辞了,别送了”。还没等陈二蛋和罗子涵反应过来,丁二狗已经是窜出了门,快的像狗一样。 
  “二蛋,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丁二狗,也看不出什么来嘛,熊蛋一个,这点事就吓得不行了”  。罗子涵撇了撇嘴说道。

  “子涵,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啊,我说过多少次了,在家里不要动刀动枪的,你看看你,我本来是请丁二狗过来当伴郎今晚压床的,你这一下子给弄走了,我去找谁呢?”陈二蛋有点为难的说道。
  “真的?哎哟,这事还真是不好办,你再把他请回来就是了,再说了,我爸妈明天就到了,婚礼的事可以简单,但是不能马虎,知道吗,我这辈子可是第一次嫁人”。
  “哎,我说罗子涵,你什么意思,是不是现在就想好再嫁一次了”。
  “二蛋,你是不是找抽啊”。罗子涵怒气冲冲的向陈二蛋冲过去,但是陈二蛋早已躲进了屋里。
  丁二狗实在是想不通,像陈二蛋这样的家伙怎会找这样一个生猛的女人,那女人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在单位时张强教过他,那是正宗的擒拿手,而且是一招制敌,怪不得会将黑社会老大的命根子给切了,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没有人敢要,一个不乐意就要阉人,这谁受得了,等着吧,不定哪天不高兴了,陈二蛋就会成为第二个被阉的倒霉蛋。
  一大早,大红的彩虹门就用鼓风机给吹了起来,正中间写着新郎和新娘的名字。陈二蛋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这都是村里过来帮忙的,在农村就有这样的习惯,谁家要是有个红白喜事,村里的老少爷们都会过来帮忙,这是一种自发性质的,而且谁家的人缘好,谁家有事时帮忙的人就多。陈二蛋的爹是一个石匠,平时没少给村里各家帮忙,所以来的人不少,基本不用主家亲自动手,这些帮忙的都已经自发的做着各自的事情。

  “二狗,你这套衣服不错,脱下来让我穿”。看到丁二狗衣着光鲜的站在自己身边,陈二蛋立马显得有点寒酸,于是要求和丁二狗换衣服。
  “你人长得不行,换什么衣服都是白给,是不是嫂子?”昨天没有来得及仔细的观察罗子涵,今天一看,他不禁有点赞赏陈二蛋的眼光了,心说这家伙为了这个女人的姿色背叛老大也是值得的,不禁是小巧的瓜子脸,就连身材也是一级棒,最遗憾的是肤色有点黑,要是再白点,和田鄂茹真是不相上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