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5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18 00:12:00
  ———————更新线———————
  现在已经是正当午,我足足昏睡了有七个钟头……叔父和何卫红呢?猫王呢?
  我被灿烂的太阳光给刺的双眼生疼,左右看不清东西,又赶紧闭上使劲挤了挤眼泪,这才又睁了开来四下里去看——我瞥见了翻倒在一旁的大卡车,沟里长满了荒草和低矮的灌木,原来我从卡车里给掼出来了……却没有看见叔父和何卫红,难道他们俩还在车里,也晕过去了?
  突然听见脚下草丛里“喵”的一声,低头看时,却是猫王正仰着脸看我,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线。

  “都是你这小东西害的大家翻了车!”我恨恨的伸手指戳了戳猫王的脑门。突然间脑中一闪念过,猛地惊喜起来:我能好好说话了!?
  念及此,又猛的意识到原本极痛难忍的感觉也没有了!
  我急忙低头看脚,只见右脚已经恢复原状,变成了肉色,如漆之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消失不见!
  我大喜过望,无药自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因祸得福,翻了车受了撞击,反而医好了自己的怪症?这可真是脚痛医头了。
  日期:2016-03-18 00:13:00
  我细看脚底板上,见还有一道血口子,知道那是猫王用爪子划出来的,此时此刻
  道钻进了我的鼻子里,我不由得使劲嗅了嗅,觉察出源头似乎是在我的右脚附近,便缩回了腿,伸头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右脚附近的草丛歪倒了一大片,我原以为是被我给压倒的,可是仔细看时,才发现那些歪倒的草,颜色发黑,竟有些焦枯,而草底下下还趴着一大片虫子,蜈蚣、蚰蜒、狼蛛、蠼螋、蝎子、马陆都有!大眼一瞟,黑乎漆乌、密密麻麻的聚在一起,足有上百只,令人毛骨悚然!

  我连忙起身,跳了开来,惊悸之余,心中也十分诧异,这些毒虫都应该是夜间出没的,怎么这大白天里跑出来了这么许多?!
  但再瞥一眼,又感觉不大对劲儿,那些毒虫全部都一动不动。我凑近了仔细去看,猛然发觉,这些毒虫全都是死的!无一例外!
  我不禁惊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白天怎么会突然弄出来这么多的死虫?而且草也死了一大片?
  “喵!”猫王在旁边又叫了一声。
  我不由得瞥了它一眼,心中暗道:“难道是这家伙捣的鬼?是它弄出来了这么多的毒虫,然后又把它们都杀了?可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哎,不会是猫王吃剩下的吧?嗯,这家伙不能以常理推断,一般的猫吃老鼠,这猫王说不定真吃毒虫,可是那些死了的草……”
  胡思乱想了一阵,不得要领,还是作罢,赶紧去看看叔父是不是还在车里。
  走路的时候,脚底板微微有些痛感,但是比起之前的痛楚,程度可算得上是天差地别!
  只后脑勺还在隐隐作痛,我伸手摸了摸,鼓出来一个大包,还黏黏湿湿的,像是渗了血。看来之前翻车摔得不轻!
  卡车是侧翻在地上的,沟两侧的树木倒了许多,显然是被这卡车滚压所致,我跑到车头前,往驾驶室里一看,叔父和何卫红果然都在里面,东倒西歪,都不省人事。
  日期:2016-03-18 00:14:00
  叔父的额头上鼓起来了一个硕大的包,看上去令人心惊。想来以叔父的本事,骨肉外功修炼的早就异于常人,皮肉骨头的密度均非一般可比,能弄出这么大个包来,可见当时摔的有多严重!当然,如果车里只有叔父一个人,他受伤的几率几乎为零,翻车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保护我和何卫红,所以合身扑来,想要抱住我和何卫红的脑袋,结果自己反倒遭受重创!
  卡车副驾驶室的那面车窗玻璃碎了,我应该就是从这窗中飞了出去,驾驶室那边的玻璃倒是完好,但是车门受撞,挤成一团,我焦急的喊了叔父几声,叔父在里面没有反应,我便去拽那车门,只觉极紧,寻常的力道根本不能动之分毫!

  我吸了一口气,准备调息用功,没料想一个运转之下,四肢百骸气息鼓荡,悴不及防间,有股大力喷薄而出,“哗”的一声响,那扇车门竟被我给拽飞了出去,落在两丈开外!
  我愣住了!
  自己的底细只有自己最清楚,以我往常的功力,虽然不弱,可算得上是玄门江湖二流水平,但是拉断一扇车门并非易事,虽然这卡车翻倒受损,未必像完好无缺的时候那样结实,但是却也不会像刚才那样,被我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拽掉并丢出去两丈来远!
  那股大力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6-03-18 00:16:00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感觉血脉都比平时要粗壮,脉搏跳动的雄浑有力,略一提气,就能感到身体中蕴含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
  我试着提了一口气,以“塌山手”之法朝着车头一掌拍下,那车“砰”的一声,瘫下去个大坑,车身也剧烈晃动了一下!
  我不禁又惊又喜又怕!
  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觉醒来,怪症好了,功力又大幅提升了?
  难不成我现在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梦境?其实我还正处于昏厥之中?又或者连翻车都是梦境的一部分?
  想到这里,我伸手要掐自己的胳膊,却听到“咳咳”两声,只见叔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是我刚才大力击中卡车,震醒了叔父。
  叔父动弹了几下,旁边的何卫红也悠悠醒来,目光呆滞,喃喃道:“这是在做梦么……”
  连何卫红也说做梦,我便朝自己脸上使劲摔了一巴掌,“啪”的一声,泪水迸流,疼的要死,原来不是梦,我暗骂自己是个信球,打的太用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