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就这样堕落下去?”田清茹说道,说这话时脸有点红,因为刚才田鄂茹告诉她为什么那个男孩叫丁二狗时,她竟然意外的有了反应,她知道,这是她空旷太久了,可是这话她没有办法向这个妹妹说,因为她还要脸面,她不想人家知道她也生活的不幸福。
  “姐,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堕落,我怎么了,我这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
  “可是那孩子也太小了,你比他大十二岁啊”。
  “咳,管他呢,现在流行姐弟恋,只要你情我愿的,你管他大小呢”。

  “这要是让他家里知道了,小心人家家长来找你算账,骂你勾引人家小孩子”。
  “嘿嘿,不会的,他家里没人了,就剩他自己了,姐姐,你要是有机会的话,帮帮他,他现在还是个联防队员,你能帮他搞个丨警丨察的编制吗?”
  “得了吧,我可没有那本事,丨警丨察的编制多难搞啊,要是普通的事业编还好说一点”  。
  “事业编也行啊,我就是要他知道,只有我能帮他,我要他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我要他欠我一辈子,一辈子都值我的情”。
  “哎哎哎,是我帮他,不是你帮他,搞清楚好不好?”田清茹不乐意的说道。
  “哦,二姐,难道你也看上他了,这下可好了,他不知道得有多高兴呢,二姐,我这人开放的很,不介意和你共用一个男人,怎么样,我给你牵牵线”。
  “你这个死丫头,脸皮这么厚啊,看我不掐死你”。说着,田清茹扑向了田鄂茹,姊妹两个在床上闹作一团。
  “呵呵,姐,二姐,不要闹了,我可以先让你验验货……”田鄂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丁二狗和张强几个人都晚来一步,不但没有在王老虎家里找到王老虎,就是连刘麻子和陈标子家里也没有找到,这就更加的显示出,王老虎就是那个放火的人。

  “老大,怎么办,明天就要选举了”。
  “这也没有办法,乡里肯定是不会同意另外定选举日期的”。霍吕茂有点伤感的说道,他和李建设的关系不错,所以很为李建设感到惋惜,不然的话,这一届的村支部书记还是李建设的。
  “釜底抽薪啊,这招太毒了”。丁二狗嘟嚷道。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霍吕茂转身问丁二狗道。
  “老大,你说会不会不是王老虎干的,而是另有其人”。
  “这话怎么说,王老虎这条线不是你说的吗?”

  “是我说的,我也只是听李凤妮说的,但是有件事我们没有考虑到,那就是这场火的受益人是谁,我看了你给我的书,有个词叫做犯罪动机,这场火的动机是什么,谁能在这场火里得意呢”  。
  霍吕茂眼睛一亮,“你是说选举?”
  “有可能,如果除了李支书,谁最可能当选这个村支书,那么谁的犯罪动机就最大,是不是老大?”
  “那这事可就有意思了,等明天选举完就知道了,二狗,李建设这人不错,你给我盯死了,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我挖出来,要给李建设一个说法”。

  “老大,我知道,这里没什么事了,我想去医院看看李支书”。丁二狗语出至诚,但是霍吕茂心里一笑,这小子难道真的看上了王老虎的女人。
  “去吧,我给消防车说一声,你跟着他们去县城吧,可能在县城医院呢”。霍吕茂很痛快的答应了。
  丁二狗站在门外,看着屋里一个女人的身影,很明显,这个女人的右臂受伤了,不但缠着白色的绷带,还吊在了脖子上,而床上还躺着一个人,他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浑身包裹的像是木乃伊一样。
  丁二狗没有进去,而是到了医生值班室,“医生你好,我想问个问题”。
  “哦,你是哪个病房的,有什么事吗?”
  “我是今晚送来的那个烧伤病人的侄子,我想问一下他还能治好吗?”
  “很难说,我们这里条件不好,你也看到了,按说烧成那个样子应该在无菌病房里,但是我们这里没有那样的病房,所以这样感染的可能性很大”。

  “哪家医院治疗这样的病最好?”
  “那当然是省城江都了,那里有家烧烫伤医院,是我们华江省最好的烧伤医院了”。
  “那我叔叔现在能转院吗?”
  “嗯,如果租一个好一点的救护车,再配上医生和护士,应该可以的”。
  “好,医生,我们马上转院,请你帮忙联系一下省城的医院和救护车吧,我出高价租车,谢谢,请快点,钱不是问题”。丁二狗急切的说道。 

  “二狗,你怎么来了,这是,这是要干什么?”吊着一只胳膊的李凤妮开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丁二狗还有丁二狗身后的几个医生和护士。
  “凤妮姐,这里的条件太差了,我们去省城,都是我不好,是我惹下的祸,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走吧,你不用管了”。
  “什么呀,这不干你的的事,再说了,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去省城看病啊”。李凤妮将丁二狗拖到一个僻静处小声的说道。
  “凤妮姐,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是王老虎干的,但是我觉得我也有责任,所以你就听我的吧,不然的话我会一辈子不安的,老支书不能不治,你看看这里的条件,根本不行,只有省城才有无菌病房,所以必须走,马上走”。
  这个时候,医生和护士已经将李建设推了出来,李凤妮看到车上的父亲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心里也是一阵难过,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
  “凤妮姐,你放心,钱不是问题,我有的是钱,放心好了,听我的”。丁二狗挺起腰杆,胸脯拍得咚咚响,看到丁二狗强装大男人的样子,李凤妮心里不禁一酸,自己最需要男人帮助的时候,没想到会是他,再想到那天早晨在村委的床上被这个毛孩子压在身下强吻的情境,脸色渐渐的红了。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救护车加上医生,一共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居然收费三千元,但是这点钱对于丁二狗来说还不算什么,所以痛快的支了钱,将李建设和李凤妮送进了江都大学附属医院,这里是治疗烧伤烫伤最好的医院  。
  一进医院,先交两万元的押金,然后将李建设转到了无菌病房,有专门的护士二十四小时看护,而丁二狗也将李凤妮安排进一个单独的病房,这样可以让她更好的休息,在大病房里太吵杂了。
  “一共花了多少钱?”丁二狗将李凤妮安排好之后,坐在病床前给她倒了杯水,这个时候李凤妮才问丁二狗。
  “凤妮姐,不是告诉你了吗,钱不是问题,我有的是钱,你只要在这里安心养病,外面的事情你不用管,老支书那里有护士呢,二十四小时看护,没问题”。

  “你看你,都热了一头的汗,天这么晚了,你也睡会吧,我也休息会,这一晚上折腾的”。李凤妮伸出手帮丁二狗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丁二狗心里感觉暖洋洋的。
  怎么说呢,田鄂茹那个女人是一个典型的狼女,只要和丁二狗在一起,必定会想着干那事,永远没有知足,好像丁二狗就是一个油井,她每天就想着将丁二狗榨得干干净净,在男女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满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