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知道?谁?”
  “王老虎”。
  “你怎么知道的,快说说”。霍吕茂将丁二狗拉出人群,找了个僻静点的地方。
  “老大,你还记得我为什么和王老虎赌博吗,就是因为这小子想阴我,我才下的手”。
  “他和你没什么仇吧,为什么阴你?”
  “我也不知道,这都是李建设书记女儿告诉我的,她说那晚她想回去拿几件衣服,但是走到门外时,听见刘麻子、陈标子、王老虎三人商量设个局引我上钩,骗我输一大笔钱,以后就能听他们的话,他们还说到了这次选举的事,就是想给李建设一个教训,准备点李建设家后院的柴禾垛,我以为我赢了王老虎,他就不敢点火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敢玩真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不信你问问李凤妮就知道了”。丁二狗一脸认真的说道。
  “李凤妮现在不在这里,他陪李建设去医院了”。
  “哦啊,李凤妮没事吧?”
  “她没事,就是手臂上有点烧伤,李建设烧得不轻,估计身上一半的皮肤都要植皮,还有,这件事你告诉过谁?”
  “什么事?”

  “臭小子,就是王老虎要烧李建设的事情”。
  “没有啊,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哦,这就好,张强这下子怎么还没到啊”。
  “老大,我觉得现在就要去王老虎家看看,我觉得弄这么大的阵仗,要真是他点的火,肯定吓跑了”。
  “咱们俩个去是可以,就怕抓不到他,打草惊蛇就麻烦了”。 
  “可是咱要是不去,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跑了,到时候再去追的话,估计已经不在临山镇了,到时候让别人在别的地方抓住,咱临山镇的派出所多丢人啊”。
  霍吕茂还在犹豫时,张强带人赶到了。
  “张强,你们怎么搞得,到现在才到,你看看丁二狗,从梆子峪跑都跑来了”。霍吕茂看见张强,心里就来气。
  “所长,我们在所里就是为了等他才来晚的”。张强说道。
  “行了,不要找理由了,丁二狗,你现在领张强他们去找王老虎,看看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立刻告诉我,如果在的话,立马控制起来,还有那两个叫什么标子和麻子的”。
  “好,我知道了,张哥咱们走吧”。丁二狗前头带路。
  “二狗,为什么要去找王老虎,是不是你小子公报私仇啊?”张强很不忿的说道。
  “张哥,这次真没有我什么事,是李建设的女儿说的,她亲耳听到过王老虎和那两个家伙商量着要去李建设家点火,这不,还真着火了,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不去找他找谁呢”  。

  王老虎坐在陈标子家的堂屋里使劲挠着头皮,不时抬头看看外面,虽然那天和丁二狗赌博时,到最后的关键时刻,这两个家伙都跑了,但是要是说起来,在这芦家岭,还就这两个人信得过。
  “虎哥,这火真不是你放的?”陈标子也看了看外面,刘麻子出去打探消息了。
  “废话,要是真是我放的火,我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吗?”
  “可是,要真不是你放的,你回家就得了呗,丨警丨察也不会找到你头上来的,就是找到了,我们也会给你作证的。”
  “作证,谁信你们啊,哎呀,这事是说不清楚了”。王老虎说道。
  “虎哥,虎哥,不好了,丁二狗带着人去你家了,好像是去找你的,怎么办?”这个时候,刘麻子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说道。

  王老虎一愣,这事还真是让他猜对了,不行,得马上走,他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不该去惹这个丁二狗,他娘的,这辈子都翻在他身上了。
  “唉,看来我要出去躲躲了,这里是呆不住了,他们肯定还会找你们的,谁有钱,快给我点,我以后会加倍偿还你们的”。王老虎说道。
  “虎哥,我出来的匆忙,根本没带钱”。刘麻子说道。
  “虎哥,我这里就剩下三百多,给你贰佰,我留一百给孩子买奶粉行不?”陈标子见王老虎看向自己,连忙将家底都漏给王老虎了。
  王老虎心里一叹,他妈的,还说要给老子作证呢,一棍子下去肯定全栽老子身上,连点跑路钱都不舍得给,这十几年的赌友,也就这交情了,王老虎接过二百块钱,一句话没说,出门就窜进了夜幕里。
  灯光下,一对并蒂莲花躺在被窝里,都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绸睡衣,田鄂茹依偎在田清茹的怀抱里,她已经好久没有和二姐这么亲近了,经过了在山上和丁二狗的一阵拼杀,她现在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
  “三妮,你真的打算和这个什么二狗继续下去?”田清茹低声的说道,一只手抚弄着田鄂茹的满头秀发。
  “是啊,算看清楚了,做女人不就是那么回事嘛,我要过自己的生活,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可是这要是被霍吕茂知道了,你还想不想活啊?”田清茹很担心的问道。
  “别给我提他,二姐,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守寡,守活寡你懂不懂,你们倒是很好,两口子卿卿我我的,我呢,看着一个大男人一点用没有,你说我能怎么办”。
  “你,什么意思?”
  “唉,这件事我从没给别人说过,自从霍吕茂摘掉了一个肾之后,那个事是一次不如一次,现在直接就完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活寡妇,你懂吗,白天有工作还好说一点,到了晚上那种滋味你能明白嘛,一晚一晚的睡不着觉,偏偏你身边还就躺着一个男人,这种日子,我真的是过够了”。
  “你是说霍吕茂废了?”

  “不废也差不多了,反正就是那样了,我也没有办法,什么招都使了,我也死心了,我过我的日子,他过他的日子,我才三十岁啊,难道我就这样一辈子守下去吗?”
  “可是你毕竟是有家庭的呀,要是让他知道了,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所以你要帮我,把我调到海阳县城去,我先离开这里,那样慢慢的距离远了,到时候我就离婚”。
  “离婚?你真的这么想和那个小屁孩结婚啊?”
  “谁说要和他结婚了,我是说先离开霍吕茂,至于以后的再说吧,哎,刚才你说什么,小屁孩,呵呵,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他为什么叫丁二狗吗?”
  “为什么呀?”
  “呵呵,我告诉你,是因为……”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这杆秤有时候秤别人,有时候也秤自己,听到田鄂茹如此说,田清茹不禁又想到了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在守活寡呢,该有的夫妻生活一个月也难得有一次,这一年下来,又能有几次呢,长时间的两地分居,已经将两个人之间的激情磨灭了,也磨淡了。
  她从事的是检察官,有很多事情是需要保密的,有时候办起案子来几个星期不着家是常有的的事,而她的老公是在白山市纪委工作,也是业务骨干,他们面对的是官员犯罪,更加的需要保密,所以一年之间两口子能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