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是,哎,小丁,把车子推进来吧”田清茹一转身,拉着田鄂茹进去了,只留下丁二狗将车子抬上高高的台阶,还有田鄂茹给老太太买的礼物  。

  “你老实给我说,这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你身上这事什么味啊,好像是,好像是……”田清茹闻到了田鄂茹身上不一样的味道,但是那个味道她是很熟悉的,可是她还没有说完,就被田鄂茹一把捂住了嘴。 
  “嘘,小声点,你是警犬吗,就知道闻味”。田鄂茹白了田清茹一眼。
  “你和他真的?那霍吕茂还让他送你来?”田清茹一脸的不相信。
  “不该管的事别瞎管,妈呢,你们做好饭了吗?”
  “做好了,就等你了,你先进去吧,我去看看那个小孩”。
  “哪个小孩啊?”田鄂茹一愣。
  “嘻嘻,就是你带来的那个小孩啊,我看看怎么样,刚才天黑没看见”。

  “去,警告你,他面子薄,不要吓人家”。田鄂茹心里一暖,她和这个二姐最贴心了,来的路上还在想还怎么样告诉她,也好让她帮帮丁二狗,这下子好了,靠她的狗鼻子居然就能猜到两人刚刚干什么事,我身上真有这味道嘛,田鄂茹抬起自己的手臂闻了闻,没有啊。
  丁二狗将车子搬到院子里,正在往下卸东西。
  “嗯,不错,是比霍吕茂那家伙强,喂,小伙子,几岁了?”田清茹调侃道。
  “吓我一跳,你好田姐,我叫丁长生,别人都叫我丁二狗,今年十八了”。丁二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也不由得抬头看着这个据说是检察官的女人。

  此刻的田清茹,没有一点检察官的严肃,倒是颇有一番成熟女人的味道。刚才只看见田清茹穿着一身白色女士西装,现在看的更加的清晰了。
  田清茹看起来是属于端庄优雅型的,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比起已经是蜜桃一样的田鄂茹,她这个二姐更加的有女人味,让人心动,让人迷醉  。
  这个时候她侧着身子扭头看着丁二狗,这样的女人是最有看透的,因为只有侧影才能看到一个女人最完美的曲线。
  那白色的上衣包裹下的美丽侧影,该高的高,该底的底,凹凸有致,曼妙丰隆,令人热血沸腾的是她胸前那两座怒耸的山峰下急剧变化成一段纤细的腰肢,看上去盈盈一握,丁二狗真想知道一只手揽过去是什么滋味,再往下的曲线又急剧扩张成肉感十足的丰臀。
  丁二狗能想象到那两条白色的库管里隐藏的修长双腿是什么样子,即使是穿着白色的西裤,他依然能感觉到那婀娜动人的曲线。
  “丁二狗,呵呵呵,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啊,你在家排行老二啊?”
  “不是,是那个,那个,不好说这事,田姐,你和那个田姐说一声吧,我走了,送到她我就放心了”。

  “哎哎,不行,没有她的同意你走了我怎么交代啊,啊,呵呵”。田清茹逗丁二狗道。
  “那,麻烦田姐替我给她说一声吧”。
  “真走啊?”田清茹问道,她也考虑了,今晚是老太太的生日,不适合有丁二狗这个外人在,虽然老太太不喜欢霍吕茂,但是老三这样将人明目张胆的领到家里来也不是个事,要是老太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肯定会生气的。
  “嗯,我走了,再见田姐”。
  看着这小子消失在夜幕里,田清茹心里有点莫名的感觉,这感觉可能来自妹妹田鄂茹,也有可能来自这个刚刚走掉的男人,想不清楚是为什么。
  “小丁走了”。田清茹坐在田鄂茹身边说道。
  “走了?不是说好要留下吃晚饭的吗?”田清茹怀疑是姐姐说了什么话才使得丁二狗跑掉的。
  “这个和我没关系,他自己要走的,看得出,是一个很有眼色的家伙,什么来路,今晚跟我睡,好好和我聊聊”。田清茹低声对田鄂茹说道。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老太太问道。 
  夜幕笼罩了整个大地,天上星星点点的星光,给这漆黑的夜晚一点生机,毕竟,光亮对于人类来说是希望的象征。
  丁二狗走在这黑暗里,他在消化从田鄂茹身上得到的消息,他感觉到了自己又多了一条路,原本他想紧紧抱住寇大鹏的大腿,一步一步的向上走,但是现在看来,他有了另外一条更好的路,而且这条路起点更高,当然,这条路的风险很大,再怎么说,田鄂茹是一个有夫之妇,而且她的丈夫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带自己入丨警丨察这个门的师父,万一让人知道了自己干的好事,那么他在临山镇是呆不下去的。

  有时候他也有一种负罪感,特别是在面对霍吕茂时,这种感觉愈加的强烈,可是少年的心性,向往人上人生活的丁二狗,已经被田鄂茹画下馅饼深深的吸引住了,他知道,自己上了田鄂茹这条船,就很难再摆脱这个女人了,但是他不怕,和得到的东西比起来,他还可以承受这种若有若无的束缚。
  他不想再过穷日子,不想再过被人看不去的日子,他想过让人仰慕的日子,就像是上次开寇大鹏的车回家一样,那种被人羡慕的感觉是他心里最大的享受。()
  “丁二狗,你在哪儿呢?”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张强打来的电话  。
  “我在家呢,怎么了?”
  “马上回派出所,或者直接去芦家岭,那里出大事了”。
  “啊,到底出什么事了,老大不是在那里吗?”丁二狗脑袋一蒙,不知道是不是所长出事了。
  “老大在现场呢,支部书记李建设家被人点火了,现在生死不明,赶紧赶到现场”。说完张强就挂断了电话。
  “喂,喂……”他想问问李凤妮怎么样了,但是张强已经挂断了电话,丁二狗呆站在路上,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圈来,但是也就是愣了那么一小会,撒开双腿向芦家岭跑去。
  他脑子里全是那个穿着朴素,但是难掩她美丽姿容的女人,那个给了他第一次真正的亲吻,让他知道亲吻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的女人,可是现在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呢,丁二狗离开了大路,大路拐着弯,路远,晚上虽然视线不好,可是丁二狗毅然放弃了大路,抄山间小路,直奔芦家岭。
  前几天还在这里吃饭呢,现在已经是一片的残垣断壁,几间屋子已经烧成了白地,连后院的柴禾也烧没了,丁二狗感到嘴里一阵发苦,难道李凤妮和李建设都没有了吗?
  “老大,什么情况?”丁二狗凑到人群里的霍吕茂身边问道。
  霍吕茂回头一看,下了一条,丁二狗脸上青一块黑一块的,全是泥巴,再看看身上,警服已经是被扯的一条一绺的,“你,这是去哪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我在家里呢,张强给我打电话说芦家岭发生了大事,需要紧急支援,我想了想,你在这里呢,是不是你遇到什么是了,所以就抄山间小路跑过来了,怎么样,没晚吧”。丁二狗虽然心里惦记着李凤妮,但是现在不是表现的时候。
  “你小子,没晚?你看看,消防队已经救完火了”。

  “哦。对了,老大,这火怎么烧起来的?”
  “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人为纵火,不过现在还没有定论,所以不好下结论”。霍吕茂小声说道。
  “老大,我知道是谁放的火”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