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啊,回去看看吧,这些天你也辛苦了,今晚我去芦家岭,你嫂子刚刚给我打电话说要回娘家,我在哪里都是独守空房,还是我去芦家岭吧”。霍吕茂有点无奈的说道  。
  “老大,你怎么不和嫂子一块回去看看”。
  “嘿嘿,他爸妈不欢迎我,我才不去触那个霉头呢”。
  “哦,那谢谢老大,我明天一早回来,芦家岭后天就要选举了,应该不会出事”。
  “行,到时候你和我一块去”。霍吕茂挥挥手将丁二狗撵了出来。
  最后一点担心没有了,原来霍吕茂要去芦家岭,而且这样看来,霍吕茂和田鄂茹的家里人相处的并不好。
  下午还很早,丁二狗就出来了,他知道,田鄂茹一般都是起电动车上班的,而且她的娘家和芦家岭正好是相反的方向,倒是和去梆子峪的方向一致。
  这里属于丘陵和山地地形,不多远就会有一座不高不矮的丘陵或者低山,在蓝天白云下,几个人穿着一样的迷彩服,扛着各种仪器在田地里走着,不时的就会停下来取样,间或还有向挖探坑一样向下挖掘,这引起了丁二狗的注意,看了一下时间,离田鄂茹来还早,所以他悄悄的跟在这几个人后边,看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也没有听说这里有古墓啊,不过看这些人还真像是盗墓的。

  “你们几个,干什么的?”丁二狗壮了壮胆子,反正现在也是大白天的,打不过就跑呗,先看看干什么的。
  “嘿,说你们呢,干什么的?”丁二狗先上来喊了一嗓子,但是没有人搭理他。
  “你是干什么的?管我们干什么?”
  “我是这里的片警,如果你们再不说是干什么的,我马上报警信不信?”丁二狗摸出手机,那个样子很是正义凛然啊。
  “哎哎哎,误会了,丨警丨察同志,我们是物探队的,就是找矿的,小王,拿我们的证件给他看看”。一个老点的物探队员吩咐旁边的人说道。
  丁二狗半信半疑的看了看证件,还有介绍信,一看大红的印章盖着,还真是找矿的。
  “我们这里能有什么矿,煤还是铁啊?”
  “稀土”  。小王随口说道。
  “小王,你胡说什么呢,赶紧干活,这到天黑干不完就不能回去了”。老点的物探队员呵斥道,看样子是不愿意让小王将这件事告诉丁二狗。
  稀土,这玩意丁二狗倒是听说过,丁二狗虽然混蛋和贪玩,但是这小子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好学,以前没有在家里时,每天晚上的新闻联播你是必看的,这到了派出所之后,只要有时间就会上网看各式各样的新闻,东南西北,没有他不关心的。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知道了稀土是干什么的,还特别关注了因为稀土这玩意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之间的矛盾,现在中国已经是限制出口稀土了,这引起了世界上很多的国家不满。
  这里居然有稀土,真是稀奇了。丁二狗躺在旷野里的沟渠边,想着稀土的问题。
  “想什么呢?”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使得丁二狗回到了现实中,正好看到一身便服的田鄂茹骑着电动车停在路边,而田鄂茹并没有下车,而是一只脚着地,骑在车子上。
  “没,没想什么,田姐,你找我什么事啊?”丁二狗脸色一红,那个样子更加使得田鄂茹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上来,走”。
  “去哪儿?“丁二狗怯怯的问道。
  “丁二狗,你还是个男人吗,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田鄂茹柳眉倒竖,倒是脸上的表情不是生气,而是一种难言的嗔怪。

  “哦,好”。丁二狗上来就要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
  “你骑着,带着我”。田鄂茹一闪身,将车子让给了丁二狗,丁二狗很无奈,只能是接过电动车骑上,而田鄂茹坐在后座上,双手一伸,从后面抱住了丁二狗的腰,丁二狗浑身一震,整个身体僵在了一起,骑车的动作都是僵硬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拐弯,去山上”。快要到一个岔路口时,田鄂茹在身后说道,丁二狗不敢违抗,只能是带着田鄂茹沿着一条小路,一路向上,此刻的小山上静悄悄的,除了风声之外,再也难闻其他声音。 
  低矮的小山上长满了灌木丛,只有一条小道勉强通到山顶,田鄂茹下了车,一句话也不说,看着西山漫天的红霞染红了整个西山。
  山上阵风习习,丁二狗摸不清田鄂茹带自己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所以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走到田鄂茹的身后,“田姐,这里冷,我们回去吧,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也是一样的”  。
  “丁二狗,你是不是特讨厌我,是不是特烦我?”田鄂茹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道。
  “田姐,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烦你呢”。这话说的有点违心,但是此时此刻,也只能是这样说,他现在想的就是尽快说清事情,离开这里,毕竟,和自己顶头上司的女人在荒郊野外的独处,这要是让人看见了传出去,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啊。

  “丁二狗,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就像是当初你看见我出丑一样,我不是也没有把你怎么样嘛”。
  “是,田姐,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我下次不敢了”。
  “丁二狗,难道你没有想到,那天早晨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嘛,那是我自愿的,是我勾引你的,你没有想过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所长对我很好,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我现在很后悔”。 
  “其实,你那次帮了我,这一个多月来,我很难熬,因为那一次,你把我的孩子弄掉了,我原本也是想个办法打掉那个孩子,可是想了很多的办法,都没有这一条路保险,你是不会将这件事告诉霍吕茂的是不是,哼,你也不敢,他会杀了你的”。
  “所以,田姐,我很害怕,我们还是回去吧”。丁二狗看了看周围,央求道。
  “丁二狗,我今天带你到这里来,是想和你说一件事,你不是想混个出人头地吗,我可以帮你,也许你不知道,也许你知道,我姊妹三个,我是最没有出息的一个,嫁的不好,熬了十几年还是个派出所长,我也没有好好上学,只是靠关系当上了这个派出所的户籍丨警丨察,和我那两个姐姐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个废物”。田鄂茹虽然在说自己的不是,但是说到她姐姐时,眼睛里的光彩,让丁二狗也是眼前一亮。

  田鄂茹看了看丁二狗,继续说道:“我大姐在市里的建设局当处长,她老公是白山市的常务副市长,我二姐本人就很厉害,在海阳县的检察院当检察官,二姐夫是白山市纪委的,你肯定说我吹牛,有这么厉害的关系,为什么霍吕茂仅仅是个派出所的所长”。
  “是啊,为什么?”丁二狗也没有想到平时悄默声的田鄂茹居然有这样关系网,这可不是盖得,所以不禁对她的话渐渐感兴趣起来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