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66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脑海中却忽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何不趁胡立权回家以后自己一个人在场的时候,偷偷拿上一两件?只要不被他知道,自己又不跟任何人提起,那就永远不会被外人知道……这个念头一旦生出,就再也挥之不去,口干舌燥,心里兴奋得厉害,暗想,就算以后在官场遭遇挫折,发展不下去了,也有件宝贝依仗着,可以确保后半生过得无忧无虑,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此时,忽又想起自己之前教育胡立权的话,说古墓里的宝贝都是国家的,个人不能占有,又觉得汗颜。

  可转念又想,那些话都是哄人的,无主的东西从地底下挖出来,凭什么就属于国家了?应该是谁发现就归谁,最不济也是见者有份。自己表现得已经够好的了,没有把古墓里的东西跟胡立权二一添作五全部分掉,而是只拿一两件,将剩余的大部分都交给了国家,理应受到奖励才对呢。自己拿上一件两件,就当给自己的奖励好了。
  再说了,这些宝贝就算上交出去,也不是交给国家了,而是交给政府了,政府把他们陈列在窗明几净的博物馆里,美其名曰是珍藏、是更好的保护,实际上老百姓想看还要交钱买票,等于是他们敛钱的工具了。身为国家公民,固然要爱国,但也不能盲目的认同政府的某些做法。
  “这些宝贝上交给文物部门后,如果他们可以做到公开免费的任由人们参观,那我就可以做到一件不拿;反之,如果他们利用这些宝贝展览敛财,那就没资格指责我私吞国家财产。我这不过是小贪,哼哼,就怕某些人大贪!”
  他的思想斗争结束得很快,没办法,心里的贪欲实在是太强了,因此很容易就给自己找了若干理由,干脆利落的击败了内心的正义感。
  打定主意之后,李睿拨通了一一零报警中心,说在龙王庙乡小龙王村的小陵山上遭遇了盗墓贼,盗墓贼正在盗掘一口古墓,墓里可能有价值不菲的陪葬品。
  最近的报警中心也在寒水县城公丨安丨局,公丨安丨局一一零指挥中心的值班警员得到消息后,不敢擅专,汇报给了值班领导,领导听说是盗墓案件,非常重视,一方面电令龙王庙乡派出所的干警出动,立即赶往小龙王村处警;另一方面也在局里组织了精干力量,作为第二梯队,连夜驾车赶了过去。
  电话打完没一会儿,胡立权从洞里再次钻了出来,道:“李处长,那我就先回家去了。过会儿丨警丨察来了,你可别说我来过。”李睿笑道:“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说呢?这也是天意啊,该着你拿宝贝。”胡立权嘻嘻笑着道:“就是,确实是天意。刚才我去找谢三平说有人在山上放炮的事,他要是跟我一块来了,说不定我一件都拿不着呢。可他个傻比就知道睡觉,呵呵,他就睡吧,我看他光睡觉就能发财了?哈哈,我回去啦。”李睿嘱咐他道:“回去以后,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妈你媳妇都不能说,免得惹出事端。等以后你蝎子养殖搞起来,再想法卖掉那条金龙,那时候你富起来就没人多想了。”

  胡立权说了声“我知道了”,快步下了山去。
  李睿目送他身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回过头望着那个幽深的洞口,想象着里面的巨大财富,有些压制不住内心的贪欲,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唇,慢慢的走过去,蹲在地上,先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里面自然是黑糊糊的什么都看不到,凑头过去,还没往里面钻,先就嗅到一股阴森森的空气味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阴气”吧?
  他犯起了犹豫,进吧,倒是可以拿到稀世奇珍,但不可避免会沾染阴气,说不定还会带着什么晦气上身,甚至可能影响自己今后的运道。再说了,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未来给省城吕家做女婿的好运,如果不出什么差错,官路只会步步上升,还会缺钱吗?多这一件宝贝少这一件宝贝对自己影响大么?可是不进吧,又觉得有些不甘,眼睁睁看着那么多的宝贝从自己手边溜走,说不定以后在博物馆里看到还会后悔。人,怎么能轻易留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是进还是不进,蹲在洞口拿不定主意,就在此时,忽听下山方向那里传来了“啊”的一声惨叫,听声音似乎是胡立权发出来的,吓得打了个突儿,忙站起身往下山方向望去。
  夜色黑漆漆的,自然是什么都瞧不见。
  “难道是他下山的时候不小心失足滚下山坡了?”李睿心里默默的想着,忽的脑中一闪而过几个人的影子,哎呀,怎么没想到那几个盗墓贼?他们虽被自己与胡立权两次吓跑,但内心不甘可想而知,说不定就会在山坡某处藏匿起来,寻机报复自己二人,胡立权很可能是下山的时候被他们报复暗算了啊。
  想到有这个可能,他心里打了个寒战,那个老大动不动就说做了谁,那可是心狠手辣的主儿啊,胡立权要是跟他们遭遇上,还有得了好?倒吸一口凉气,弯腰拎起柴刀,大步甩开往山下冲了过去,唯恐那几个盗墓贼对胡立权下杀手,边冲边大声叫喊着,希冀可以吓跑他们。

  此时,正有三人围着倒在地上的胡立权,为首的正是盗墓贼里那个老大。他飞快的拿出手机,点亮屏幕后对着胡立权一顿乱照,见他手里与身上都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怒道:“特么的,难道这小子不是黑吃黑我们的那伙人?”有人出主意道:“老大,搜搜他的兜儿吧,说不定兜儿里有东西。”老大道:“好,你摸看。”
  话音刚落,山坡上面传来李睿的叫喊声与脚步声,咋咋呼呼的,声势非常吓人。
  老大脸色一变,道:“不好,被他们的人发现了,赶紧跑。”说完转身就往山下跑,两个小弟也在后面跟着。
  李睿来到胡立权身边的时候,见他倒在山坡草丛里面,用手电一照,后脑那里红呼呼一大团血,只看得吓了一跳,嘴里叫着他的名字,蹲下身去试探他的呼吸,手指凑到他鼻子下方待了会儿,哪还有半点呼吸?惊得心跳都要停住了,又找到他的手臂,伸手指搭上他的手腕,静静的待了会儿,同样是感受不到脉搏。
  这可把他给吓傻了,腾地站起身来,有些无所适从,愣了愣,这才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电话通了后把情况简单一说,对方听说是在山村里边,道:“从县城赶到你那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你估计等我们赶过去还来得及吗?”李睿很少打急救电话,哪知道这种问题怎么回答,道:“怎么估计?”对方不耐烦地说:“你看看他,是出气儿还是进气儿?”李睿急急的叫道:“我不都说了嘛,已经没呼吸了,连脉搏都没了。”

  对方道:“你试试他颈动脉,如果颈动脉也不跳了,你再摸他裤裆,裤裆要是湿了,人就完了。”李睿就按她的提示,触了触胡立权的颈动脉,结果发现左右两边都不跳了,再去他裤裆里一摸,早就湿透了,忙把情况跟对方说了。对方说:“小便失一禁,说明差不多脑死亡了,你们跟当地医院联系一下,准备后事吧,急救车就没有出动的必要了,就这样吧。”说完就挂了。
  李睿呆呆的举着手机,看着地上这条黑影,打死都不敢相信,刚才还跟自己并肩战斗的大活人,这么会儿说没就没了,说来也怪,此时内心没有太多悲切,有的只是凄凉,似乎是兔死狐悲那种感觉。
  他傻傻看着胡立权的尸体,只觉得心窝越来越凉,手上却积聚了无数的力量,握着柴刀的柄几乎要把木柄握碎了,只恨不得找到那几个盗墓贼,将他们一个个千刀万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