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3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月不由自己的骂道:“真贱。人家都这样了你还高兴。”
  我说:“靠你骂我呢!那又不是我让她跳下去的你说是吧!她自己跳下去了,没出事,只是精神恍惚有心理疾病,已经很好了。除了现在要医救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啊。”
  沈月不说话了。
  我问兰芬:“很贱吗。”
  兰芬说道:“如果我是她,我知道了你这么想,等你治好了我,我也不会跟你这种人。”
  我说:“好吧,不跟就不跟吧,反正你们不懂我的心。”
  兰芬说:“你还有心吗。”
  我说:“靠,玩笑归玩笑,惹祸我会扁你。你们两个,安排多几个人,守着这里,不分昼夜,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沈月问道:“上面有人来查呢?”
  我说:“上面有人来查,不给查。我们自己的监区我们自己管理,她们凭什么查。柳智慧接触生人,就发狂,万一自杀了,我们怎么办。”
  沈月说:“上面硬要查呢。”
  我说:“也不给她们查!打架都不给。”
  沈月说道:“我懂了。”
  我问兰芬:“你的,也明白?”

  兰芬说:“我明白了。可是她们如果来查,一定是来闹的。”
  我说:“对,有人已经想要弄死她了,所以,不得让任何人靠近她,送饭送菜你们自己来。”
  兰芬说道:“我们自己来送?”
  我说:“是。”

  兰芬问:“就我们两个吗。”
  我说:“不是你们两个,是我们的人。不能让别的人送饭,就跟我们当时在监区里看着她是一样的。”
  兰芬点点头,说:“知道了。”
  我说道:“首先,你们要搞明白,有人要杀她,你们要防住别人杀她。其次,她要杀她自己,你们也要防住她杀了自己!”
  兰芬说:“好。”
  我抽了一支烟,说道:“记住,要看好了。她吃的,用的,都是要在这里的条件中,最好的。”
  她们点头了。
  我叼着烟,走了。
  我才刚到办公室没多久,她们就来报,说上头有人下来检查,找不到了柳智慧,一定要把柳智慧给查出来。

  没办法,我只能过去了。
  上面的人?
  狱政科的人下来了,带的是防暴队的人来了,朱丽花这帮人都来了。
  奇怪,好久没见朱丽花那跟班美女了,不干了吗。
  狱政科的人见到我过去了,便问道:“楼上那名女囚呢。”
  她们问的便是柳智慧。
  我说道:“她精神状况不是太好,我把她转移到别的监室了。”
  她们问:“在哪里。”
  我说:“在那边,我带你们去。”
  朱丽花冷眼对着我。
  我知道,她还在为我放她鸽子的事生气。

  不过,也不能怪她生气,也是我自己过分了。
  她冷着脸,我对她使眼色,她毫不理睬。
  好吧,不理睬就不理睬。
  我带着狱政科的人过去了那边。
  这才关了一会儿,狱政科就带人过来查了,肯定是有情况。
  狱政科带着防暴队人,通过小房子狭长的通道,上楼。

  到了房间的门口前,狱政科的人问我道:“在里面?”
  我说:“在里面,可是她因为上次被人捅了后,重伤进院,导致她产生了恐惧心理,总以为有人靠近她就是害她,你们自己小心点。”
  正如柳智慧所猜测,马上有人来查了。
  狱政科的人说道:“开门。”
  我说:“好。但你们自己小心。”

  狱政科的人微微皱起眉头。
  我让沈月打开了门。
  狱政科的人,进去看,我也进去了。
  只见柳智慧缩在床上的墙角,惊恐的看着我们。
  狱政科的人对了一下手上的柳智慧的资料和照片,问我道:“你们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个监室里面。”
  我说道:“为了防止犯人自杀。”
  狱政科的人说道:“监狱里明文规定,她不配呆在这!”

  我说道:“她会自杀!你觉得人命比规定还大是吧。”
  狱政科的人强调:“规定就是不能破!”
  我说道:“那好,我带她走,她如果死了,你负责。你们都听着了,是她要我带走人的,如果她自杀了,你们替我作证!”
  她愣了一下,然后说:“规定就是规定。她出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说:“她要自杀,如果死了,是我们监区的责任,我也有责任,所以我带着她来这里,就是为了防止她自杀。她有心理疾病。我是医生,我需要慢慢治疗她,你懂不懂。如果不带她来这里,万一死了,监狱要扛责任!那你听着,如果我带出去,规定是规定,但是她如果死了的话,我就跟监狱长说,那是因为你逼着我带她回去,所以她才死了的!”
  她听着,脸色非常的不好看,我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这家伙想来是受人指使的。
  我说道:“还有,你们狱政科虽然管得了我们的一些事,但是在监区里,我们把犯人怎么放,放在哪个监室,是我们监区自己的事吧。”
  这家伙说道:“我们狱政科难道还管不了你的这点事了!”
  我说:“哦,我就不让你管了!”
  她直接开口怒道:“我让你带她回去!”
  我说:“我不带!”
  她们狱政科的人马上压过来,我的人,沈月兰芬兰芳等人也马上上来,双方对峙。

  打就打呗,又不是没打过内斗的架。
  朱丽花她们防暴队的人急忙上来了,分开了我们两帮人:“有什么事,一定要用这种办法来解决吗。”
  我说:“她们想这样,我们也没办法,你也看见了,朱队长,明明是她们先想动手的。”
  朱丽花说:“去跟领导说吧,让领导来裁决。”
  我说:“得,那去找我们监区长。”
  狱政科的人说道:“你们监区长还不是向着你们这边!”
  我说道:“那你说找谁嘛。”

  她说:“我们科科长。”
  我冷笑:“那她还不是帮你们这边。”
  她说:“你连我们科科长也敢顶!”
  我说:“直接找监狱长。”
  她说:“监狱长可不会理你这点破事!”
  我说:“得了,那就别找了,我是不会让她离开这里的,你看着办吧。”
  看我如此嚣张,她很恼火,可她又拿我没办法。
  她说道:“行!找总监区长说说理!”
  我说:“找副监狱长吧。”
  找贺兰婷,贺兰婷会向着我。
  我说道:“就找副监狱长。”
  她说:“副监狱长也没空理你!这点破事还要找副监狱长。”
  我说:“是吧,你也知道是一点破事,那你为什么要跟我作对不行。”
  她说:“监狱有监狱的规矩。我们找总监区长去!”

  我心里琢磨,难道说,她是狱政科科长或者是总监区长派来的?或者说,是狱政科科长和总监区长都知道,她们两人一起派来的?
  如果让她带去找了那两人,十有八九那两人是帮她说话的。
  我直接说道:“行,你找总监区长,我找副监狱长,大家各自说理去!”
  日期:2016-03-1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