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65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翠芬惊喜的问道:“几千万的扶贫款?真有那么多吗?”谢三平得意的说:“李处长还能骗我吗?”黄翠芬皱眉道:“就算真有这点钱,你真能抠出来?”谢三平哼道:“我跟老王连县里的扶贫款都能抠出来,还抠不了这些钱?”黄翠芬道:“你可别吹牛,县里管得松,市里可是管得严。”谢三平打了个哈欠,道:“道理都一样,只要能申请下来,咱们就能往外抠钱。你想想,这些钱既然是扶贫用的,就肯定要送到贫困户手里,这个过程中就必须要经咱的手,只要经了咱的手,就算蚊子也得给它挎下块肉来不可。”

  黄翠芬欢喜的说:“真要是能抠点钱出来,你给我多少?”谢三平道:“还不知道呢,不过我尽量多分你点,咱俩也不是一天的交情了,不照顾谁也得照顾你啊,你说是不是?”说着话,大手又往她腿间去了。黄翠芬抓住他手不许动,道:“市里下来这些扶贫款谁管啊?是李处长吗?”谢三平点头道:“对,就是他,他自己这么说的。”黄翠芬哦了一声,不说话了。谢三平见她沉思起来,在她屁股上猛地拍了一把。黄翠芬如同母老虎被摸了屁股一般,立时跳起来骂道:“我擦你妈,你瞎特么拍什么?”

  谢三平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你特么想什么呢?不会是想着往李处长跟前凑,甩开我傍上他,直接从他那抠钱吧?”黄翠芬哼了一声,道:“你别管,你也管不着,我能不能从他那抠钱出来是我的事。”谢三平不屑的道:“切,你别做白日梦了,李处长那是什么人物,人家是市委办公厅的领导,大人物,年轻,又长得帅,会看得上你这个农村老娘们?你特么白给他干他都不吊你。”
  这话说中了黄翠芬的心事,直接让她恼羞成怒,回身一脚蹬在谢三平胸口上,把他踹倒在炕上,骂道:“老娘就愿意白给他干了,你特么怎么着?你吃醋啊?你嫉妒啊?你妈个臭比的,缺心眼,你特么好好想想,老娘这几年不是白给你干的吗?”谢三平被她踹了一脚,本来要恼羞成怒的,可是无意间看到她的脸色,又改了主意,嘿笑着爬起来,道:“我胡说八道你也给信了啊?不说这个了,赶紧的,再干一回,干完了睡觉。”说着厚着脸皮往她身上凑过去。

  黄翠芬也不愿意过分得罪他,毕竟以后还要在村里混,哼了一声,道:“想干容易,先伺候我。”谢三平笑嘻嘻的说:“好啊,我最爱伺候你了,你躺下吧。”
  几分钟后,谢三平与黄翠芬正做某种亲热勾当时,小院外边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与喊叫声。
  谢三平皱起了眉头,暂时停下来,埋怨道:“特么的,今晚上怎么这么多事,还让不让人活了?”黄翠芬道:“别停别停,正舒服着呢,继续。”
  可是院子里的敲门声与喊叫声还是不断响起,最后谢三平忍不住了,道:“不行,我得出去看看,瞧瞧是哪个缺德家伙半夜不睡觉乱砸门。”黄翠芬打了个哈欠,道:“去吧,我困了,我要睡觉了。”谢三平忙道:“先别睡,我马上就回来,等我啊。”说完下炕,蹬上鞋子跑出去了。
  黄翠芬鄙夷的瞪了门口一眼,自言自语的说:“等你……等你干屁,你特么的干得了几下啊?老娘刚开始舒服,你特么就不行了。老娘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跟了你。”说完想起刚才尿了自己一头的李睿来,心里却对他生不出半点恨意,又想到他手里握着几千万的扶贫款,心中开始活动起来。
  谢三平走到院子里,大声骂道:“特么隔壁的谁啊,让不让人睡觉啦。”开了门栓,把门拉开,定睛往外一瞅,门外站着的似乎是村西山上住着的胡立权,大怒,骂道:“胡立权,你特么的跟我有仇是吧,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生。你不睡觉挠南墙去啊。”胡立权也怒了,道:“谢三平,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过来是向值班的村干部反映情况来了,你一开门就骂骂咧咧的,这是当干部的态度啊?”谢三平骂道:“滚你妈比的,要态度跟你儿子要去,我特么不欠你一分钱,凭啥给你好态度?滚滚滚!”

  胡立权道:“好,我滚就滚,可我告诉你,村里头要是出了大事,你想想你负得起付不起那个责任。哼。”说着转身就走。谢三平忙叫住他:“回来回来,姓胡的,你特么给我说清楚喽,什么出大事?出什么事了?”胡立权哼道:“你就这态度跟我说话啊?那我就不告诉你。”谢三平笑道:“特么的,瞧你那点出息。好啦好啦,我好好问你,立权,你告诉我,村里出什么事了?”胡立权道:“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刚才有人在我们家山上放炮炸石头,石头都溅到我们家屋顶上去了。”

  谢三平问道:“小陵山?”胡立权道:“可不就是!”谢三平道:“那山一直没人采石头,你担心个屁。好啦好啦,快点回去睡觉吧。我困死了,要赶紧回去睡觉。”说着不等胡立权说话,关上门,上了闩。
  胡立权狠狠踢了一脚木门,悻悻的转身想要离去,瞥见对面的胡同,想到里面住着的李睿,心中一动,不如把这个情况跟他反映一下,他最热心了,说不定能管这事,于是信步走进了胡同。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李睿刚刚睡着,被惊醒后既气愤又纳闷,也不知道是谁在敲门,更不知道因为什么,躲避是躲避不开的,只能硬着头皮下炕去外面开门。
  打开门一看,见是胡立权,非常纳闷,问道:“你怎么来啦?”胡立权道:“我来跟村委会的干部反映情况,谁知道姓谢的根本不理人,眼里就只有睡觉,特么的,少睡一会儿能死啊。”李睿心道,他自己少睡一会儿没事,可院子里还有个妇女主任呢,这两人一起睡的滋味当然欲罢不能了,也没点破,道:“那你找我干什么?我也不是村干部啊。”胡立权道:“你虽然不是村干部,但你是市领导,也有权力管这种事。”

  李睿苦笑道:“我早跟你解释过,我市里的干部根本管不着你们村里的事,你……要不去找王支书吧?”胡立权道:“他跟谢三平一个德行。”李睿打着哈欠道:“我管是管不了,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啊,你跟我说说。”胡立权就把小陵山上有人放炮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睿奇怪的说:“原来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是从小陵山上传来的?”胡立权嗯了一声,骂道:“他爷爷的,我们家房子都快被震塌了。”李睿说:“这种事没什么所谓吧?他放炮无非就是炸石头,盗取的都是国有财富,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啊。你就睡你的不得了。村干部都不管,你积极个什么劲?”胡立权叫道:“我的领导,你以为我担心的是石头被盗采?我靠,关我屁事,我才不管呢,我是担心炸石头的时候伤了我家人。随便一块石头从山坡上滚下来,落到我家屋顶上,就可能砸死人。特么的,也不知道从哪来的缺德鬼,大晚上的放炮炸山,没特么这么干的……”

  李睿听了他的埋怨之语,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但又无法准确的捕捉到那个细节,呆了呆,定定神,问道:“你是说,没有晚上放炮炸石头的?”胡立权道:“可不是!谁晚上放炮啊?啥也看不清,装车也不方便,最主要的是不安全……”李睿下意识说:“那就有可能不是炸石头的呗。”胡立权道:“不是炸石头的放什么炮?放炮玩吗?放炮玩也不晚上玩啊,一不小心就可能炸死摔死砸死。谁这么不怕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