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3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也许是。有了心理恐惧。”
  沈月说道:“那么严重,那怎么办。”
  我说道:“她被打怕了,有了被害妄想症。”
  沈月说:“可是我们不都是守着吗。”

  我说:“没用的,她会以为还有人捅她,毒害她,杀了她。只能慢慢用心理疗法治疗。”
  沈月问:“能治得好吗。”
  我说:“尽量试试吧。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她有自杀的机会。”
  沈月说:“关她在那里,她也会跳下去啊。”
  兰芬盯着柳智慧,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柳智慧,是啊,这个精明的女人,疯了,傻了,她们不会相信。

  要知道,柳智慧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平时在监区,她们都对她敬畏几分。
  可现在她居然疯了。
  我说道:“转到别的地方,不要让人接触到她的地方,也让她无法自杀的地方去。”
  沈月说:“那只有那几个监室了。”
  我说道:“对,不是刚搞了几个专门关大官的监室吗,有海绵,可以防止囚犯自杀的监室。”
  我们监狱,个别监区弄了一些专门关那些当官的监室,住的还挺好,还有冷暖气,墙壁地板什么的全都有海绵,防止她们自杀。
  为什么要搞这些出来。
  呵呵,有些原因,我就不想说了。
  但即使是有这样的监室,监区和监狱里,也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沈月问我:“送她去那里?她不够资格。”
  我说道:“够不够资格,是谁说了算。”

  沈月说:“徐男。”
  我说:“那你觉得够不够资格?”
  沈月拉着我出来外面,说道:“队长,你看上了她,是么。”
  我说:“你说呢。”
  沈月说道:“好吧,那就这么做吧。我怕上面怪责下来。”
  我说:“这怪责下来有什么呢,不就是被骂一顿,你看现在建造来也没人进去。”
  沈月说:“好。”
  我说:“以后你们好好去守着,不要让她自杀。因为我喜欢她!”
  沈月只能说是。
  然后沈月说道:“可是,你还是去和徐男自己说一下吧。”
  我说:“行。你们给我看着她。”
  沈月兰芬说好。
  我去找了徐男,把我的想法和徐男说了。

  徐男说道:“我以为多大的事情。”
  我说道:“可是上面会派人下来查。”
  徐男说:“查就查。又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有那些够条件进去的,我们自然让她们进去,可现在没有。”
  我说道:“上面来查,会打扰她。她的精神方面已经出现了问题。”
  徐男说:“查就让她们看看。”
  我说:“如果是有人故意来闹呢。”
  徐男说:“这种问题还要问我吗兄弟,打死她们好了。”
  我说:“哈哈,够兄弟。我去了。”
  我出去了,让她们带着柳智慧去了海绵监室。
  这监室,在监区后面的地方。
  两栋小小的不起眼的四方小房子里。
  要穿过幽暗的走道,唯一的走道,过去到最后,然后才能上楼去。
  里面的装修,很好,很舒服,就是小,而且,只有一个小窗,唉,还有电视,当然只能看一些健康向上的台,还是统一播放。
  不过让我进去呆了一会儿,我就想疯了。
  我让沈月兰芬出去。
  我说要对柳智慧进行心理治疗。
  她们出去了。
  连门都是特制的,不仅防止自杀,还能隔音。
  不过那门上有个小窗口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
  我说道:“这里,还好,就是很压抑啊。”
  桌上还有一些报纸和书类。
  柳智慧把后面窗户的窗帘一拉,说道:“没感觉。”
  我说:“对你这类强人,是肯定没感觉,让我这么呆着,我就要疯了。”

  柳智慧说:“装傻装的像吗。”
  我说:“靠,你不说我都忘了和你说,刚才你那样子,那眼神呆滞,恐惧,真是,无敌的表演。”
  柳智慧说:“你见得这类人也多了,你也能演得像。”
  我说:“嗯,估计我也会演的。话说回来,你猜她们什么时候来查?”
  柳智慧说:“就这一两天。她们会让这监区的同党来查,到底我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或者是跑出去了。”
  我说:“你的敌人也真够厉害的。”
  柳智慧说:“不厉害也不配做我的敌人。”

  我说:“呵呵,这倒是。你看这里需要什么,你和我说一下。”
  柳智慧说道:“什么都不需要。”
  我问:“需要男人吗。”
  柳智慧说:“不需要。”
  我说:“开个玩笑嘛,笑一下。”
  柳智慧说:“没心情。”

  我说道:“好吧,那我们就按原计划进行吧。你这么冷冰冰对我,真让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柳智慧说:“你可以走了。”
  我说道:“要赶我走了啊?真绝情的。”
  柳智慧说:“走!”
  我说:“好吧,也别那么凶啊。”

  唉,在她面前,我真是贱得可以了。
  我要走的时候,她站了起来,从我身后,抱住我,说:“谢谢。”
  我感到她柔软的身体靠着我。
  很温暖的感觉。
  我说:“这也算是对我的奖励吧。”
  柳智慧说道:“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说完,她在我脸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然后放开我。
  我说道:“唉,虽然我心里也是高兴的你亲我抱我,但我都觉得习惯了这样,反正你不会让我进行下一步。”
  柳智慧说:“等出去了,再说。”

  我说:“真的?”
  柳智慧说:“之前的承诺,现在一样有效。你帮我出去了,我可以让你。”
  她没把话说完,但我已经兴奋难以自制。
  我说道:“让我为所欲为!”
  她说道:“不过我怕你更忘不了我了。”
  我说:“是吗,忘不了就忘不了吧,能有这么一次,此生死而无憾了。”

  柳智慧笑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抚媚而又狡黠。
  我说道:“好了我走了。”
  柳智慧看着我,目送我走了。
  出来了外面后,沈月和兰芬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心理治疗效果不算很好,她很不配合。被捅伤了,这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兰芬问道:“她是心理医生吧。”

  我说:“是,但心理医生也能得心理病。”
  兰芬问:“你也有吗。”
  我一瞪她,她方才知道自己不该乱说话,低着头退后。
  我说道:“我也有。”

  兰芬看着我。
  我说:“我得了相思病。这算不算心理病。”
  沈月呵呵笑了。
  兰芬问道:“那她多久能治好。”
  我说:“像失忆一样,可能很快,可能永远不好。”
  兰芬说:“那么严重。”
  我说:“对。”
  兰芬问道:“可是,她得了病,怎么看你好像都不伤悲难过呢。”

  靠,我他妈太不会装了。
  我假惺惺说道:“唉,她是我女神,我一直都没能接近她,走不进她的生活,这下好了,我可以经常接触她了,慢慢治好她,搞不好,她就对我以身相许了!”
  日期:2016-03-19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