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0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不过是一种看法。”近卫接着说,“1904年2月4日,明治天皇召见了伊藤博文,问他日本能否打败俄国。伊藤回答说,我们能够在朝鲜边境上抵挡俄军一年,同时请美国出来调停。明治天皇听后才觉宽心,于是便批准向俄国宣战。在目前情况下没有第三者出面调停,因此必须谨慎行事,特别是美国在物资方面有巨大优势时更应如此。”
  日期:2016-03-16 22:33:21
  (正文)
  最怕听到“谨慎”二子的东条已经气得毛发倒竖,当年和大清以及和俄国的战争大家都说打不赢,最后不都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吗?于是他挺直了身子,对近卫说出了一句很著名的话:“人也要有勇气去做点不寻常的事,就像从清水寺的舞台上跳下去一样,两眼一闭就行了。”——这句话成为东条英机催促开战的宣言,也是他战后作为甲级战犯被判处绞刑的主要证据之一。
  清水寺是日本京都一座有名的寺院。其正殿面前是悬崖,建有楼间,称为“舞台”供游客眺望。由于经常有人来这里投崖自杀,此处便成为日本的自杀“名地”。东条以此要求近卫要有决死一战的信心。
  近卫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作为个人来说,这种场合一生中也许会遇到一两次,真那么做也未尝不可。但若考虑到2600年的国体和一亿国民的事业,作为一个身处领导地位的人就不能干出这样的事。”
  东条再次表示,“撤军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本届政府任内不可能”。
  近卫回应道,“最终的实质是我们意见上的不同,我想请你再想一想”。

  东条语重心长地说,“我倒认为这是我们性格上的不同”。
  近卫劝告东条的的努力再次宣告失败。
  上午10时内阁会议正式召开。东条再次在会议上大放厥词。“关于撤军我半点让步也不会作!这样做会破坏军队的士气。”东条喊道,“这意味着美国把日本打败了——这会是日本帝国历史上的污点!外交的方法并不是老在让步,有时也需要进逼。我们如果一味地让步,满洲和朝鲜就会丢失。”他把满肚子怒火都倾泻在海军特别是及川身上。在东条眼里及川是地地道道的懦夫,连坦率地表态能否打败美国都不敢。近卫和其他内阁大臣默默地坐着,被东条“丨炸丨弹般的发言”惊得目瞪口呆。

  “陆军尊重9月6日御前会议所做的决定,我认为现在就应该中断与美国的一切交涉,向美国开战。”好不容易送走了喋喋不休的松冈,又来了个更霸道的东条,会议基本变成了东条的独角戏。
  东条和近卫已经彻底决裂,内阁意见分歧已成为公开的事实。会后近卫喃喃地说:“我多想做个孩子……”他甚至通过沃尔什主教最后向罗斯福发出进行会晤的绝望请求,遗憾的是还没等到回音就黯然下台了。
  东条以做事果断著称。在白天内阁会议上投出了第一颗丨炸丨弹之后,当晚22:30东条就找到了他和近卫的共同好友、企划院总裁铃木贞一,他要求铃木去劝说近卫提出内阁总辞。在东条心中,天皇就像太阳一般无比神圣。既然御前会议做出的决定得不到执行,就必须有人对此承担责任,换句话说就是参与做出决定的内阁必须引咎辞职,另由新内阁负责重新制定国策。
  铃木询问东条由谁接任首相最合适,东条回答说,“我看除了东久迩宫亲王之外没别的合适人选了。连近卫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请皇室成员出面了”。东条认为,如果决定对美妥协的话,那么皇室的东久迩宫稔彦王正是既能实现和平又不致在陆军引起反叛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也只有带着军方背景的皇室成员才能收回9月6日御前会议做出的决定。

  铃木径自赶到荻洼庄,他带来了东条的第二颗丨炸丨弹。铃木告诉近卫他是替东条来传话的,东条要求内阁进行总辞。“本来我不愿意来的”,铃木说,“因为这只会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早有辞职之意的近卫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铃木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认为自己已尽了全力,对于辞职可以坦然地接受。
  他问铃木东条有没有提出继任的首相人选,铃木说东条的意见是东久迩宫亲王,近卫对此表示赞同。他甚至表示,“东久迩宫亲王这人好极了,我很了解他。他是反战的。明天进宫见驾时我会向陛下奏明此事。”
  10月15日下午17:00,近卫入宫向天皇递交了辞呈。打倒近卫内阁的是以东条为首的陆军,而倒阁的起因则是“中国撤兵问题”,当年决定扩大对华作战的恰恰也正是近卫内阁,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圆满”。近卫在辞呈中写道:“此际政府与军部正协同一致尽最大努力促使对美谈判取得成功,中国撤兵问题成为最大的障碍。臣曾推心置腹努力劝说东条陆军大臣。对此陆军大臣虽十分谅解臣之苦衷,然因出于维护军队士气,对撤兵问题表示实难同意,并一再主张此际应不失时机地同意开战。臣虽与他畅谈四次但终未取得他之同意。”

  裕仁接受了近卫的辞呈。至此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近卫内阁黯然倒台。近卫显然是个失败者,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第一次内阁他进行了对华战争,第二次内阁签署了三国同盟,第三次内阁想刹车已经不可能了。他的贵族血统并没有成为他有效领导能力的保证。他做事往往前后不一,常常赞同他内心并不支持的提议。战后近卫在自杀前曾自我评价道:“我是一个被命运摆布的不幸之人。战争前由于软弱遭军部欺负,战争中被别人斥为和平运动家,战争结束了我又成为罪犯。”

  东条作为司炉工不断挥臂往煤仓里加煤导致火车越开越快,向着断崖飞奔而去。就在即将冲下去那一瞬间,司机近卫师傅成功跳车,司机变成了原来的司炉工东条。此时东条就是想刹车也已经无能为力,只好闭上眼朝着断崖冲了下去!
  就在近卫入宫请辞的同一天,佐尔格的重要助手尾崎秀实被捕。没有人相信他会是俄国人的间谍。三天后,理查德.佐尔格在清晨六点的美梦中被叫醒,十几个丨警丨察给他戴上了手铐。佐尔格正在做着永远离开日本的准备。日美关系的不断恶化使佐尔格十分高兴,因为这至少确保了日本不会马上去进攻苏联。几天前的10月4日,他刚刚庆祝了自己的46岁生日。就在这一天他向莫斯科发出了一条语气肯定的信息:“如果美国不在十月中旬做出让步的话,日本将会袭击美国,然后是马来亚、新加坡和苏门达腊。”他认为在日本呆了八年已经够长了,于是询问莫斯科自己能否回到苏联或者被派往德国。现在看来那些地方都不用去了,他要去的地方是东京著名的巢鸭监狱,——战后日本的那些战犯也都关押在这里。

  虽然受尽了严刑拷打,佐尔格还是否认与苏联的所有关系。受此事影响,西园寺公望的孙子西园寺公一、原首相犬养毅的次子犬养健等要人都被牵连,连近卫文麿也受到调查。民间甚至传说近卫的辞职正由于此。
  由于苏联政府和佐尔格本人都否认其苏联间谍的身份,佐尔格未能与日本战俘实现交换。1943年9月29日,佐尔格被日本法庭判处死刑。在知道获救无望后,佐尔格向日本当局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希望在11月7日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这一天对他执行死刑”。日本还真答应了他的要求。1944年11月7日,佐尔格和尾琦秀实被秘密绞死。
  二十年后的1964年莫斯科公开了佐尔格的秘密,同年11月5日佐尔格被追授为苏联英雄并授予金星勋章。苏联媒体发表了一系列文章,颂扬他在二战中对苏联作出的巨大贡献。莫斯科的一条大街、苏联的一艘油轮分别以佐尔格的名字命名。1965年春,苏联为纪念他还发行了一枚面值4戈比的纪念邮票,其红色背景是佐尔格的肖像和一枚苏联英雄勋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