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李凤妮一点也不配合,不停的扭动着身子,而且牙关咬的死死的。
  过了一会,李凤妮见不能挣脱,索性闭上杏眼,芳心微微跳动着,被动的将温软嫣红的香唇吻在了丁二狗嘴上,丁二狗还在努力着,他在努力的冲破李凤妮的牙关,可是李凤妮还在坚持着。 

  丁二狗用力允吸李凤妮的红唇,然后用舌尖不停的攻击着李凤妮的每一个牙齿,终于,随着丁二狗的双手摸上自己身下的两座山峰,李凤妮苦守良久的牙关终于告破。
  在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丁二狗的舌头追逐着李凤妮的香舌,随着丁二狗手上的动作逐渐的深入,李凤妮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此时的她,很想从被子里伸出双手抱住亲吻自己的男人,可是她动弹不得,只能是被动的等待着她湿滑的舌头和这个小流氓的粗壮舌头缠在一起。
  日期:2015-09-11 06:00
  一会儿,丁二狗感觉自己的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李凤妮嘴里抽出来,没想到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丁二狗的嘴里,激情的用舌尖四处舔动,在丁二狗的口腔壁上来回舔着,丁二狗热烈地回应,李凤妮浑身在颤抖,更用力的和丁二狗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感。
  “这下你满意了,放我起来”  。李凤妮俏面寒霜的说道。

  “凤妮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情不自禁,我,真的”。丁二狗有点语无伦次,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是放李凤妮起来,大白天的,他也不敢再作进一步的动作。
  李凤妮起来之后,拍了拍身上,什么话也不说,低头出门而去,但是丁二狗在李凤妮的眼睛里看到了难掩的羞涩,心里一喜,看来还有以后,一下子在床上跳了起来,可是乐极生悲就是形容丁二狗现在的情况,这张床也不知道有多年了,在丁二狗一跃之下,喀嚓一声,整个床都塌了。
  整个村里现在都在议论一件事,那就是王老虎将自己的媳妇输给了梆子峪的丁二狗,这是现在芦家岭天字一号的大新闻,就连派出所的同事都知道了。
  “丁二狗,听说你在芦家岭赢了一个媳妇,啥时候过门啊,弟兄们也好给你贺贺”。同是联防队员的王虎牙调侃道。
  “对啊,二狗,把弟媳叫来,先给大家看看,大伙好替你把把关哪”。张强也来凑热闹。
  “哎哎哎,别胡说啊,我在这里郑重声明,这是谣言,绝对是谣言,这是看我第二个最近的工作不错,这是想抹黑我,再说了,你们几个,平时咱老大是怎么教育你们的,作为国家干部,要不信谣,不传谣,更不能造谣,你看看你们,做到了吗,我真是替咱所长感到痛心啊”。丁二狗义正言辞的说道,说的那是慷慨激昂正义凛然啊。
  “ 是吗,你还替我痛心,给我滚到屋里来,我有话问你”。丁二狗话刚说完就听到身后霍吕茂的声音。
  “哎呦,老大,我正要向您汇报工作呢”。
  “好啊,到屋里汇报吧,听说有你在芦家岭,那里太平多了”。霍吕茂讽刺道。
  日期:2015-09-11 06:14

  “呵呵,主要还是所长的虎威在,没人敢生事,不然的话,我丁二狗咬死他”。
  “把门关上,说说吧,赌媳妇是怎么回事?”
  “谁说的,我没有赌啊”。丁二狗一百个不愿意,死活不认。
  “谁说的,这你就不要问了,我问你,有没有这回事,有没有打着警察的旗号在外面赌博”  。
  “没有”。

  “再说一遍,有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要是有这事,所长,你立马开除我”。
  “哼,谅你也不敢,不过这事传得沸沸扬扬的,这也不是个事啊,你想个辄,怎么才能平了这事”。
  “所长,我有一个办法,你还是把我退回去吧,我不在这里干了,别人来找你,你可以说,这家伙是临时的,已经开除了,这多好,也省事了”。

  “你小子是不是讽刺我,我霍吕茂干过对不起兄弟的事吗?”
  “不敢,我说着玩呢,这警察我还没有干够呢”。
  日期:2015-09-11 06:16
  “好了,你先别去芦家岭了,先避避风头,过段时间再说”。
  “好,反正那里的床也塌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不去也好,正好可以休息一下,我这段时间很累的”。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安排别人去芦家岭”。
  从霍吕茂办公室出来,正好看到田鄂茹站在远处户政大厅的门口,他想低低头混过去,可是田鄂茹偏偏不让他混过去。
  “丁长生,过来,有点事找你”。田鄂茹一身笔挺的警服,还戴着警帽,飒爽英姿,怪不得当初寇大鹏能迷上她呢。
  “田姐,什么事啊,我待会还得听所长指示呢”。他在提醒田鄂茹,不要乱来,你老公可在屋里呢。
  “也没有什么事,我今晚回娘家,你在半路等着我,你要是敢不去,小心我宰了你”。田鄂茹就像是一个美女蛇一样,笑吟吟的盯着丁二狗,没错,他分明看到了田鄂茹舔了一下嘴唇。那个样子像极了毒蛇的蛇信。 
  对于这样明目张胆的约会邀请,丁二狗除了目瞪口呆之外,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想不去,可是他不敢,因为自从那天早晨糊里糊涂的变成男人之后,他总感觉自己的把柄被田鄂茹抓住了,正想以前自己有田鄂茹的把柄一样,但是这个心理优势现在一点都没有了,现在,他成了那个焦躁不安的人。
  他想,去就去,今晚一定要把事情和田鄂茹说清楚,自己那天真的不是有意的,这样两人都掌握了对方的把柄,那就算扯平了吧。
  “老大,我想今晚回家看看”。丁二狗又去向霍吕茂请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